放下自我和利益之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

一、走入修炼无病一身轻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大法的。刚学法炼功一个月,曾经令我极度痛苦、多年没能治愈的乙肝竟然好了,还有关节炎、肩周炎也都不翼而飞了。我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修心性,在工作环境中和家庭环境中,看淡名利,不争不斗,不怕吃苦,凡事为他人着想。那时,亲朋好友、同事们,看到我都会说:“你现在气色真好!吃什么灵丹妙药了?”我每次总会非常幸福的告诉他们:“我现在炼法轮功了!法轮功使人身体健康,道德高尚!”那时的我,天天都是无比快乐的!当时单位领导看到我和另一同事炼功后的变化,还要我们俩教单位的工作人员都来炼,他们都认可“法轮大法好”。可惜中共迫害来得太快,他们被挡住了!现在我已经修炼20年了,从没吃过一粒药,为国家节省了近十万元的医药费,无病一身轻!

二、分房中看淡利益,讲真相救领导

我的房子被单位拆后,我的基本生活环境被破坏了,我经历了租房、搬房,流离颠沛中的过关,一晃就是八年。

分房了,单位先答应分给我新房,考虑到分房中有难处,我放弃了新房。领导主动提出把旧房四楼给我,并与我签好协议。四楼很好,不用装修,直接入住。可到要住的时候,另外有人坚持要四楼。我又让步为六楼。六楼是顶楼,年久会漏雨,内面又很烂。一些同事为我不平,并投以同情的目光,我没有动心。在装修六楼时,我开了一个窗户,别的楼层对应的地方都有窗户,唯有这套没有。没想到窗户刚开好,领导就要我马上还原,我二话没说,就还原了。过程中,去心是很苦的。我抓住所有能意识到的心,其中有面子心、争斗心、怨恨心、利益心等等都不放过,一个个修掉。

整个分房过程中,我把住一点:不为难领导,我是修炼人,要为他人着想。我让步、让步、再让步,我一直把分房当作我修炼提高的机会。领导非常感谢我为他们着想,我也对他们讲我是修法轮大法才这样做的。

在我把六楼装修了一大半工程时,领导突然说六楼别装了,把五楼给我。五楼可是本栋楼采光通风最好的一套。这时同事们都为我修大法有福份而高兴,师父说:“你是修炼人,你要有威德,你的威德从哪里来的?不就是你能够在这艰苦的环境中放下自己、没有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完全能够做到为法负责吗?这本身不就是威德吗?而且是在艰苦的环境中做到的。”[1]

过程中,我给领导讲过真相,当面给过他们神韵光碟、护身符、破网软件,还劝过他们三退,有人已三退了。法轮功修炼者在任何环境中都是好人,领导们从我的表现中看在心里。后来因诉江,领导来找我,我继续给他们讲真相,堂堂正正告诉他们:炼法轮功是合法的,诉江是合法的,现政府的新政策是“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以及对办案人员终身追责的新规定,是迫害者在违法。我很认真的问他们:“是谁叫你们找我的?你们告诉我,我直接找他们去,我个人做的事情我自己承担。”领导起初很恐慌,怕受到牵连,见我理直气壮,就轻松了些、也清醒些了,就没再找我做什么。因为他们心里清楚:“法轮大法好!”我还告诉他们: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三、剜心透骨中割舍非自己

师父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2]

这一次,提高心性的矛盾好似狂风暴雨般袭来,我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剜心透骨。有人到处造我的谣。有人拍门打户,气势汹汹,当面侮辱我,话语极其难听。甚至有人直逼我,要我当众同修声明我不是修炼人了,直接说我是“邪恶”、是“六一零”的人,说我转化过同修,逼我离开大法后走人。当时,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完全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是真实的,我真的有点承受不住的了。起初,我气恨、委曲、抱怨,甚至愤怒,我还是强忍了,毕竟是修炼人。

那时,慈悲的同修们帮我从法中切磋,提醒我向内找。我冷静下来,静心学法。师父告诉我:“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佛当然不管,那一难就是他设的,目地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来。”[2]师父还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3]

我加强学法,学法中我豁然开朗。我开始一个心一个心的找,我找到了好多心,其中最突出的有安逸心、依赖心、争斗心、瞧不起人的心、不重视男女有别的心、急躁心、不被人说的心、强调自我的心等等。在我向内找,一点点归正自己的时候,慈悲的师父给我把身上不好的物质拿掉了,我感到一张束缚我的无形的网被扯破了,顿时我觉的天高了、云淡了,心也亮堂了,感激师尊的洪大慈悲与佛恩浩荡!

我反思自己,深究其因,一路走来,我名、利、色、气也在去呀、在放啊,我究竟误在哪里了呢?邪恶这么对我下狠手,最后我终于悟到了:这一次我不是栽在情上、不是栽在利上、不是栽在色上,而是栽在了自我上。从小到大,一个清高傲慢的自我一直被我滋养着,都已习以为常。我怎么聪明、怎么强悍、怎么能干、坚持自我、不被人说,我要怎么安逸、甚至我的修炼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自我的无病无灾,永远的幸福。我一直在维护着那个后天的自我,不让人碰它。特别是有人妒嫉我,我就很瞧不起那人的小动作,往往是不想理睬那样的人,同时夹着怨恨。一个强大的“自我”障碍着真我不能在法中精進,迷失了回天的路。

其实每一次的矛盾中的争斗都在滋养那个自我,把假我当作是自己,其实那个自我是一个强大的私,是后天的观念和业力拼凑成的,是不善的。师父说:“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4]。师父要我们守住真我本性,要善。但平时有了矛盾,我总是抱怨,在自我的驱使下,我没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可能伤到别人时,我的那个自我却依然是麻木不仁的。那可是会造业的,是要清算的,这回讨债的来了,谁承受呢?这次难起于自我,那就到了该灭掉那个自我的时候了。

认识到了问题的本质后,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请求师尊加持,强大真我,把那个业力和后天观念形成的自我层层灭尽,把所有不好的心彻底清除,压的我痛的那个东面在削弱。

本性一出方清醒,其实不是别人恶,而是我不善,是我的那个自我不善。自我是私拼成的,要保护它,必然会有意无意间伤着别人。这一次,我彻底认清了它,解体了它。

割舍人心确实是巨大的承受,那是走出人、走向神的过程,是超越自我的境界的升华,真是脱胎换骨的变化啊,都是我的错,在这里我向所有我伤害过的人及同修道歉了:“对不起!”

师父说:“修炼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认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认为人舒服对提高是坏事,不舒服对提高来讲是好事。(鼓掌)这根本观念你转变过来没有?”[5]这时我对师父的这段法有了新的体悟,我再也不怨给我设难的人了,我还要感谢呢。如果没有这么样的大难,那个自我恐怕还会一直封住我的真我本性,挡住我让我还走不出人来,真得好好谢谢同修啊。我体悟到:无论什么时候,要做的就是包容,无条件向内找,好好修自己,允许别人的不同状态存在。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解开你的迷绊〉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