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恶务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八日】我(七十七岁)和妻子(七十四岁)都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修炼以来,经历风风雨雨许多魔难,在师父的看护下走到了今天。我曾因没做到除恶务尽,而由一时心不正埋下了被迫害的隐患,我俩差点被夺走了生命。事情虽过去几年了,我还是把它写出来,希望见到此文章的同修引以为戒。

我们学了师父关于清理自己空间场的法,又有师父的法身点化,于是我们开始清理,又搜出十几枚毛魔头的像章和各种气功书、杂志、还有毛魔头的各种著作两大箱之多,把它们都烧掉了(妻子曾把毛魔头的各种像章四百多枚和半身塑像都销毁了)。但一时心不正,把毛的一本诗词留下来准备以后看,就这一念之差给以后被迫害埋下了隐患。

一晃两年多过去了,我早把它忘了,也没看,也没发生什么事。突然一天,临睡前我高烧四十度,浑身象火炭一样烫,头如同裂开一样疼痛;后出现头发疼,一碰头发都象针扎一样疼,眼睛和太阳穴也疼痛难忍,越来越厉害。这真是我有生以来既没遇到又没听说过的怪事。妻子发觉后问我怎么了,我回答:“有点发烧,没事。”我们要学法却学不了,打坐发正念也坐卧不宁。我忽然想起师父在讲法中说:“邪恶在打他的时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没有想到,我求救师父帮助。”[1]我们立刻喊着师父的名字,求师父救我,请师父给加持。同时打坐发正念,用发正念口诀除恶。就这样我熬过了一夜。

第二天早饭后,要给我片各学法组送材料,就求师父给加持、看护,出去一天一切正常,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但晚上一到家,昨天夜间的一切症状又一齐袭来,比昨夜更痛苦,半夜随着夜深,症状也在加剧,又出现头像被充气的气球一样不断膨胀,头像爆炸时又开始收缩,就像喘气一样,不断的膨胀、收缩,膨胀、收缩,痛苦极了。

我知道这不是病业,我不承认它,彻底否定它。我想起师父告诉我们:“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3]我明白了,我有师父看护着,我怕什么,我们不断的喊师父的名字,求师父加持;同时不断的发正念除恶。我知道,要没有师父的保护,我的头可能真的会爆炸,被它们夺走生命。

次日又求师父加持,仍出去做三件事,这一天又是一切正常。晚上一到家,昨夜的一切又一齐攻来。直到半夜,头像喘气一样膨胀、收缩的症状虽然没了,头也不疼了,烧也退些了,但仍三十九度以上,但是头、眼睛、太阳穴疼痛的使我浑身是汗,脸上冷汗直流。这时妻子却突然害怕起来,就在我身边也吓的直哆嗦。我们知道这是又对我们开始同时迫害。我们知道有师父看护,它们动不了我们,我们不断的求师父加持下,并发正念除恶。第三天就这样熬过去了。

第四天白天,求师父加持,继续做三件事,一切正常。晚上刚一到家,昨天夜间的一切症状在我们俩身上又同时出现,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应该认真的“向内找”了。真是悟性差,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想到这个宝。这一找还真想起了两年多前曾留下的毛魔头的一本诗词,这么长时间早把它忘了,经细找,在我们床头下抽屉里,正好在我俩头下方位置把它找到了。

还真是它兴风作浪,我们立刻把它拿出来烧毁。做完这一切之后,妻子也不害怕了,我也不哆嗦了、也不出汗了,也不发烧了,头、眼睛、太阳穴都不疼了。一切正常。

这就是发生在我夫妻身上的真实故事。希望同修听师父的话,彻底清理自己的空间场,不给自己修炼留下隐患。

通过以上,我悟到:一定要听师父的话,一定要多学法,要时时牢记自己是炼功人,要牢记自己时时处处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旧势力算个啥,我们坚决不承认。炼功人没病,遇难时要喊师父救我,请师父加持,这是信师信法的表现,决不能含糊!还要做到事事“向内找”,不要忘了这个宝。总之,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