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救警察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我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底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控告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的,第八日收到“妥投”信息。八月十九日清晨,住宅社区警察就跑到我家搞所谓回访。

警察一進门,我就看他的警号。我说:哪阵风把你一大早就吹来了?太忙了,别累坏了身子不值得,身体可是你的本钱哟。他听我这么一说有些尴尬。我顿觉他满可怜的,就让他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水,他有些感动,脸上流露出一丝歉疚,我也就在他的对面缓缓坐下。看的出,他把先前急切要说的话咽下去了,又斟酌着如何对我说。我便先与他叙家常:

我问:“你今年多大岁数了?”

警察:“五十三岁了。”

我说:“你比我儿子还小一岁呢。其实说小也不算小了,岁数过了大半百还在基层跑跑颠颠的,上有老下有小够辛苦的。”

警察:“是的是的,您能理解就好。”

我问:“孩子多大啦?”

警察:“儿子二十七岁了。”

我问:“成家了吧?”

警察:“孙子还不到一周岁。”

我说:“比我的重孙子又小一岁。我现在就要到儿子家去看重孙子,你看……”

警察:“你(他把您改成了你)等等,我有一件大事要问。”他摆出不容分说的架式。

我问:“你还有大事要问我?别搞错了,八成是问我儿子或是孙子的吧?”“不不,就问你。”他说着便拿出本子掏出笔作记录状,问:“你控告江××了吧?”

我说:“控告了。”

警察:“谁给你写的?”

我说:“别看我年纪大,告诉你:耳不聋、眼不花、脑子好使,自己写的。”

警察:“谁帮你寄的?”

我说:“自己能写,咋就不能寄?”

警察:“谁叫你控告的?”

我说:“我这个都当老太太的人了还要听别人指挥叫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叫干什么就不干了?国家搞司法改革,‘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我有大冤案,当然我要控告了,这是我的权利!你都问这些干什么?”

警察:“你告江××……”

我立即制止:“你别往下说了,你大错特错了。它江魔头下台十几年了,也是一介平民了,现在是习近平当政,今天你还如此称呼他,吹捧他,十之八九是江鬼政变集团的人(他顿时脸变成土灰色,紧张兮兮的)。阿姨看你可怜,不揪你辫子,也不打你棍子,就是要告诉你:江魔头迫害法轮功,制造了天大的冤案,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天地难容,人神共愤,今天控告它只是序幕,更大的天惩还在后面,你们这些不明真相的警察与它绑到一块作恶,擅自上门骚扰、抄家,甚至绑架、诬判修炼人……”

他惊恐的辩解道:“阿姨(变的谦恭了),我可没对您老人家无礼……”

我说:“无礼的大有人在!不过那时你还不在这个社区。何止是无礼,简直要置我于死地而后快!那是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公安、国安、610办公室一行七、八个人凶神恶煞的闯入我家,抢去了我的大法宝书、师父法像和大法资料,还有复印机等等,并强行掠夺了我租用的房子,又威逼不让我修炼,强迫转化……”

“这些我可不知道。”他急忙辩解。

我说:“你没参加我不怪罪你,这都是江鬼指使干的,他是元凶、首恶,违法违宪,不控告他?!”

我见他听得直眨眼睛,就问他:“我的诉状你看了没有?”“没有。”“你看呀!诉状里都写了,你好好看看。怎么不看?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从我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以来没花国家一分医疗费,先前身患乳腺癌、哮喘病、风湿病等等疾病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不仅如此,心性提高了,情操高尚了,家庭、邻里和睦了,在工作单位不计名利、任劳任怨……”

我见他蔫蔫的不动笔了。就问他:“记呀,怎么不记了?”他指着本子:“没有要求记这些。”我想:不记就不记,听明白就行。我就给他讲嫁祸于人的“天安门自焚”骗局,讲栽赃陷害的所谓“一千四百例”,讲中共公检法司和医院联合起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讲贵州藏字石,正要讲《九评》时,他站起来了,说:“不要说了,上面严令我们不听不看这些。”

我说:“孩子,听!这是真相,是救人的,救你命的……”我示意要他再坐下。

他说:“阿姨,我知道您是好人。您在这上签个字吧,我要走了,没有时间了。”

我顺势拿过他的本子看写的什么:污告滥诉。我正色道:“这字我怎么能签?!我们控告江鬼实姓实名,有理有据,铁证如山,可以昭然于天下的,怎么成了污告滥诉了?!至今还在制造冤案。不签!”他近乎央求道:“阿姨,签了吧,我好交差。”

我看着眼下这个警察,更觉江鬼和它的流氓集团卑鄙无耻,这些不明真相的基层警察可怜。我说:“阿姨不能签。我若签了,你就害了我了,我也害了你了。”他迷惑的说:“为什么?”

“你想想:那上面写的是污告滥诉,我若签了,他们就可依污告滥诉治我的罪,既陷害了我,又逃脱江鬼的罪;是不是我怂恿你犯罪?如你强迫我签,是不是助纣为虐?还将你绑到它们身上,让你罪上加罪? 用心极其险恶!自然,还有更深层内涵,或许你以后会明白。”

他不禁吸了一口冷气。我继续说:“我是修真、善、忍的,我要大善,也想使你也善,即使不能让你善,也不能叫你作恶。我对我的孩子就是这样说的,今天对你也这样说。阿姨猜你是个党员,退党吧!与邪党绑在一起当替罪羊,做牺牲品实实在在不值得,退党能保命……”

我在等他的回答。他也动起感情,说:“阿姨,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这么深的道理,知道您对我好。但太突然,来不及思考,待我清理清理头脑再说。我走了,去交差。再见!”我说:“我希望和你再见!”

(c)2023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