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酷刑折磨、十年持续迫害 黑龙江王桂香含冤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从劳教所回家十多年来,她两腿发麻、没知觉,穿鞋上床都不知道,而且总象有一根绳拽着心脏、喘不上来气,动不动就站不住就倒地上了,还要照顾被中共迫害失去双腿的儿子王新春。而十多年来,610不断的骚扰恐吓,警察半夜砸门、入室抢劫,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六十六岁的王桂香老人含冤离世。

王桂香
王桂香

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王桂香在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二年两次遭劳教迫害,被恶警扒去外衣用电棍电,再泼上冷水再电、再蹲、再毒打,最后被迫害致大腿筋蹲烂、露出骨头,后来走路一直一瘸一拐。

王桂香和丈夫王凤歧淳朴善良、对父母孝顺,在人中总是吃亏的人,他们原居住在伊春市金山屯丰茂林场,都是靠着在山上林区工作生活,比较穷困,每天很早起来上山打带刨穴采伐,工种比较累,由于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工组组长和队长合贪并脱产,造成每天一人才合八元到十元之间(有一年采伐一天1.8元,第二年冬天比第一年冬天多0.5元,每天合2.3元钱),每月不到月末粮油就吃没了,就得借粮。夫妻二人在长期劳累出现身体类风湿病,儿子王新春刚毕业又得了胰腺癌造成家庭更穷了,随后王凤歧母亲又去世,办丧事需要钱,王桂香还得到处去借钱(丈夫王凤歧是比较老实、不爱吱声),家里简直是揭不开锅了,有时还得受王凤歧弟弟的气,经常喝完酒就到家耍酒疯。

一九九八年法轮大法传到了丰茂林场,王桂香夫妻二人和儿子都走入了修炼。通过修炼大法,心性的提高,一家三人都戒掉了吸烟,并且王凤歧这些年的病类风湿、王桂香的经常腰疼病、儿子的胰腺癌都不翼而飞了。有了好的身体,三人都能劳动。当时一群炼功人组成的上班族,不贪不占,所以每月的工资也得到了实惠。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当地派出所、林场场长和书记雇佣打手到家骚扰各个路口堵截、截访。儿子王新春走出去上北京去了,丰沟派出所王守民天天上家骚扰,天天半夜就砸门,把林场炼功人都押到林场场部洗脑威胁。王守民强迫王凤歧一起到亲属家了找儿子回来,或强迫王桂香、王凤歧给亲属家里打电话问儿子在没在亲属家,威胁恐吓,造成王桂香和王凤歧每天都在心惊胆战走过一天天。

在看守所遭受迫害

在二零零零年儿子王新春要去进京没去成而遭绑架在看守所迫害,关押四十五天,放人时金山屯610政保科张兴国逼迫王桂香和王凤歧拿出二千元钱,而看守所勒索了八百元钱。王桂香被迫借钱给他们。

二零零零年四月八日林场修炼人去北京证实法,王桂香在南岔火车站候车室被丰茂林场书记谢永辉劫持到丰茂林场场部,当晚丰沟派出所毒打逼问王桂香都有谁去了北京等。第二天,公安局副局长孟宪华刑讯逼供王桂香,猛地一个大耳光,差点把王桂香打倒,又拿拳头打,王桂香的门前大牙被打松动了,后来牙从根上掉了。丰沟派出所闵长春对王桂香正反向打脸,打了几个来回。

有一天,公安局长一伙在看守所各个监号看,把王桂香绑架到政保科,恶警十多个围一圈,王桂香在中间,这些恶警围住踹她,王桂香被踹的往那边倒时,那边恶警又踹一脚,踹了几个来回后,把王桂香踹倒在地。王桂香上北京带的四百多元钱被谢永辉及其那些恶警抢走,至今还没归还。

在看守所里,恶警折磨王桂香,吃不饱,也不放人,后来王桂香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们开始绝食,被勒索一千多元钱才放人,共遭受迫害四个多月。儿子王新春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八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伊春看守所。

非法劳教一年 劫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

在二零零一年,王桂香在山上给工队做饭,丰沟派出所所长闵长春、王守民经常去干扰。一天,派出所闵长春、王守民去工队,王桂香也不知道并把书放在大衣里就去干活倒水去了,恶警把大法书抢走,当时王桂香看见就去要书,结果恶警绑架王桂香到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

在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逼迫看诬陷大法的录像,狱警用伪善的面孔来蒙骗法轮功学员,目的是使其放弃修炼,写所谓的三书。在黑窝里,王桂香受到了各种折磨迫害,整天干活,加班加点,因为坚定修炼大法,一年才放回家。

二十六岁的儿子王新春被迫害失去双脚

为了让当地百姓明白法轮功真相,不受中共谎言的毒害。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王新春去丰沟林场散发法轮功真相。被丰沟派出所王薇与另一邪警绑架。王新春走脱后,却遭到邪警的非法追击,原公安局长崔玉中调动了几十名警察将山包围。王新春被追后不慎掉到河里,鞋与棉裤全湿透了冻结了冰。

王新春在大山里被追了三天两夜,到了一位住户家。给他们讲述了自己被邪警追赶的经过,全家人都同情他。善良的女主人还为他热了一碗面条,后来女邪警王薇与另一 名男邪警边海塘闯进,进屋抓住王新春拳打脚踢,女主人气愤地并制止说:人都冻这样就别打了。

王新春被劫持到丰沟派出所,王新春在大山里被恶警追了两天三夜又冷又饿,掉进河里双脚已冻成了冰,但还能走路,脚里还是热乎乎的,女邪警王薇指使姓边的邪警 从火炉上烧的热水倒入盆中,抓住王新春的双脚就往热水盆里按,他还讽刺地说,你看我们公安对你多好,还给你热脚。邪警王薇说:我家有个亲戚也冻了,回来后 就把放进冷水缸里缓冰。王薇知道冻后必须用冷水缓。王新春的双脚用热水处理后便失去了知觉站不起来了。邪警们还不放人,一月十一日早八点区610公安局和 丰沟派出所数名邪警对王新春打耳光,侮辱谩骂,还强迫拽着手按手印。晚上五点多钟邪警们看王新春双脚肿起大泡,为了推卸责任才把王新春押回家。

回家后用烫水处理过的双脚发炎流黄水,并散发着臭味,经过十一个月痛苦的折磨王新春的双脚一点一点的烂没了。年仅二十六岁的小伙子就这样被中共迫害失去了双脚造成终生残疾。

被中共迫害失去双脚的法轮功学员王新春
被中共迫害失去双脚的法轮功学员王新春

这一次烫脚后,王新春的双脚开始起泡淌黄水,经过十个月的痛苦折磨,王新春的双脚彻底的烂掉了。

再次非法劳教三年,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儿子王新春被迫害致残,王桂香在家照顾儿子,有一法轮功学员在压力面前承受不住,就把王桂香说出来了,恶警王守民把王桂香的两胳膊后背过去,用手揪住脖子,绑架到金山屯看守所迫害,警察天天刑讯逼供,折磨王桂香。

折磨王桂香的那些公安局的人,王桂香都不认识,一恶警问王桂香“法轮大法好不好?”王说“法轮大法好”,恶警就打王桂香耳光,打完再问:“法轮大法好不好?”王再说好,那个恶警好像是他们的头,晚上恶警把王桂香锁在凳子上,恶警在床上睡,第二天,恶警就继续酷刑逼供,王桂香什么都不说,恶警就胡乱写。

第六天,王桂香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女子劳教所里三年迫害。 在劳教所里,王桂香就说炼,遭受到了严重的酷刑,有一天,邪恶的成立了攻坚战迫害,所有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要受到酷刑。

那是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东北的天气多冷啊,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地下室、开着窗户,那呼呼的风,即使这样冷,还把王桂香棉衣棉裤都扒下来,剃鬼头、脚踩着铁栏杆上,手用手铐铐在地环上,戴上手铐,站也站不起来,又拿两条布条一寸宽,两个布条系在一起,系两个扣、白花齐布条、还很厚、系一个大疙瘩,塞进嘴里,两个布袋在后面给王桂香系上,到吃饭时,再摘下来。

头三天就一顿饭,刑事犯喂几口,就不喂了,恶警用大黄胶带,把眼睛和嘴都封上,让你看不见,也不能说话,再坚定修炼,就剃鬼头,谁都认不出来,恶警叫刑事犯在每个法轮功学员身后写个纸条,写上名字,恶警经常拿着电棍、电脖子、手脸、全身都电,狱警和刑事犯经常打王桂香等大法弟子,王桂香被罚蹲时还被恶人泼水、电棍电。一天,五、六个刑事犯来打王桂香,拿鞋底打,有的掐,掐的身上没有好地方,恶警还让在每人头上顶木凳,如果小板凳掉了,就往脖子领和裤腰倒水。

一天恶警拿着一大壶水,在王桂香的头顶上倒水,后来一个刑事犯把又一大盆水在王桂香头上倒下来。十一月份正冷的时候,地下室还开着窗户,还没穿棉衣棉裤,浇完冷水,队长刘微拿着电棍就电王桂香前胸。恶警拿写好了的一个纸,抓王桂香的手要往写好的纸上按手印,王桂香不让,把手背过去,好几个人就抓住王桂香的脚印上脚印。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王桂香共被强迫蹲折磨了二十六天,身体被迫害的严重的伤害,走路非常困难,身体从心一直麻木到脚下,脚穿不穿鞋都不知道,走路老栽跟头,重活干不了,折磨的脚跟骨头都露出来了,总觉得气不够用,眼睛被迫害的看不清东西模糊,脚与腿发麻至今走路不灵便吃力。回家后,两腿发麻没知觉、穿鞋上床都不知道、而且心脏总象有一根绳拽着心脏喘不上来气,动不动就站不住就倒地上了。

持续的骚扰等迫害

回到家里,被迫害失去双脚的儿子在炕上坐着不能自理,不能走路,丈夫也是双眼近视没人雇用,生活担子王桂香还得担起来,就拖着虚弱而且两腿麻木的身子以捡废品为生。

王桂香二零零五年回到家中不久的三月十九日610肖静宇、陈咏梅、丰沟派出所闵长春、张传臣、等数名邪警非法闯入王桂香家非法抄家,绑架王桂香,劫持到丰茂车间审讯逼供。王桂香儿子手摇轮椅去场部要母亲,被邪警王守民从轮椅上打倒在地,拳打脚踢,嘴角被打出血,致残的双脚被踢得直流鲜血。

下午一点左右邪警王守民再次非法闯入王桂香的家,将王凤歧绑架到车间审讯逼供,儿子王新春到场部要父亲又被邪警王守民毒打、凶狠的用拳打王桂香儿子的脸部,打的鼻口出血。王守民还用脚猛踢王桂香儿子的轮椅。邪警们的恐吓、威胁,610主任肖静宇逼问是谁给上的网。

二零零五年四月王桂香的儿子在金山屯区学修鞋,九日被绑架在看守所折磨,而王桂香的丈夫王凤歧也被绑架、非法拘留十天。恶警有非法闯进家里抄家,威胁恐吓王桂香。王桂香心想得给丈夫和儿子送行李啊,否则没有盖得多冷啊!

王桂香在劳教所折磨的心脏和两腿都留下伤痕,没有劲骑不了自行车,就把行李用绳捆住货架子上,起早吃完饭带上两个鸡蛋,三点多,推着自行车走,推着走累了,就躺在公路边睡休息,饿了就吃个鸡蛋充饥。四十里地的路慢慢的推着自行车到了看守所都中午十一点了,才把行李给了丈夫。王桂香离开看守所休息了一会,又推着车子往回走,也是走累了就躺在路边休息,饿了没有吃的了,因两个鸡蛋上午就吃没了,这样推着自行车到家都晚上近十点了,王桂香累得直恶心要吐,吐了好几阵没吐出来,顾不得吃饭了躺在炕上就睡着了。

王桂香的儿子通过绝食被放回家,那些派出所的警察每天在王桂香家门前警车里,监视监控,一家人走到哪里警察跟到哪里,王桂香捡废品、去买东西去那些警察跟到哪里,一直到六月中旬两个月时间监视跟踪。王桂香本来就身体麻木心脏紧喘不上气来,一被骚扰恐吓更是喘不上气来。

在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王桂香被迫害致残的儿子王新春再次被绑架,晚上半夜恶警非法抄家,把家里的电脑和私人物品抢走,并威胁恐吓,逼问口供等。儿子被折磨三天三夜的晚上劫持回家,可是那些恶警也不走,就在王桂香屋里,王桂香家里就一间屋一铺炕,非常不方便,那些恶警死皮赖脸的在王屋里不走,索性就把灯都关掉,那些恶警就把灯再打开浪费着电费。

二零零九年六月、九月末、二零一零年的九月九日又被恶警非法抄家和威胁恐吓骚扰,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再一次的非法抄家,王桂香的丈夫受到惊吓后不会说话、也不能动了,这时正好金山屯政府大肆强拆迁,两个平房要给拆除,强迫住楼,拆了两个平房还要交了近两万才换了一个楼房,正好是王桂香夫妻俩两年攒的钱全部被强迫住楼而空,楼去财空,这时恶警又非法抄家……丈夫王凤歧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在王桂香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可是儿子王新春在二零一三年九月被610秦汉东迫害近四个月的时间,王桂香的担惊受怕,恶警的砸门和砸窗户。那些恶警每天拿个本子要找王桂香,王桂香索性就回娘家十多天,等回来后,王桂香每天都早点吃完饭五点多就把门锁上出去,一直到晚上五点多才回家,王桂香的儿子王新春在医院里遭受迫害绝食抗议中突然一天晚上走了,那些恶警就半夜砸王桂香家的楼门和前窗和后窗。一天王桂香回家早一点,王桂香刚打开门那些恶警就钻进王桂香家里入室抢劫,非法抄家,共翻了三个小时,非法抄家三次。十二月儿子王新春被610勒索大姑王凤英五千元钱放回。之后片警每天都上家里监视看儿子在不在家,一直持续一年。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早八点多,王桂香儿子王新春和法轮功学员李翠玲去上访递交材料被绑架。王新春被截回当地,在家里每天二十四个小时被监控,走到哪里都有人跟踪。公安局610秦汉东抢走王新春的八十元钱。

白天由伊春市金山屯区新建社区的人在王桂香家楼前或侧面左右蹲坑监视,晚上是伊春市金山屯区团结派出所和奋斗派出所及金山派出所三个派出所警车停在王桂香家楼门前轮流监视,两个片警在警车里监视,王新春走到哪里监视的人和恶警就跟踪到哪里。早晚那些恶警和社区的人就敲门,特别是奋斗派出所的副所长张晓光,敲门的力气很大,也可以说是砸门,不给开门就使劲砸门,到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日已经监视四十五天了。

二零一五年五月王桂香和儿子相继都写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法办江泽民邮寄到最高法和最高检还有中纪委。二零一五年七月金山屯610秦汉东和610李明君到家骚扰询问诉江之事,后来在八月团结派出所又多次到家骚扰和询问诉江之事。

十年里,在恶警骚扰和非法抄家多次惊吓中,王桂香被劳教迫害麻木的身体越来麻木,越来越没有力气,整个头发都变白了,到二零一五年六月走路就没力气,最后走不了、坐不住,全身冷的哆嗦缩成一团,吃啥吐啥,在二零一六年的二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父母被迫害含冤离世,被迫害致残的王新春陷入了困境。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