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六一零”人员的忏悔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往事不堪回首!我曾经就是臭名昭著的 “六一零”人员,一九九九年以后在大陆某城市“六一零”办公室做过办事员,当时主要的工作任务就是伙同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

我是个受党文化洗脑很深的人,遇事很少用自己的大脑思考问题,党叫干啥就干啥,服从组织分配不打折扣。刚开始被分配到“六一零”办公室时,不知道为什么叫“六一零”,不知道“六一零”是非法组织,受邪党蛊惑、蒙蔽,把法轮功看作“邪教”,工作卖力,积极参与了对法轮功的所谓“教育转化”,其实就是强制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那时,不明真相的我还觉的挺光荣呢,以为自己工作有业绩。后来才知道,当年的所谓的工作业绩就是自己犯下的错误,不,不,不是错误,而是罪过,它铭刻在心,将成为我终身的遗憾。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参与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姓名已经忘记,但当时情景却历历在目。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我所在“六一零”组织对辖区内的所有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为了避免骚扰,继续修炼,就抛弃了优裕的城市生活,离家出走了。为了完成转化指标,我们一直追查她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几经周折,在一间茅草房我们找到了她,她告诉我们,过去她体弱多病,就是因为炼功,身体才变得健康。但我们恐吓她,威胁她,让她把法轮功书交出来,不许她修炼。由于不能正常修炼法轮功,她的身体很快就变坏了,心脏病复发,尿血,两条腿肿得像大象的腿一样粗,最后我看到,她被家里人送进医院抢救。

我们“六一零”除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身体造成了伤害,还卑鄙的断了他们的生活来源。有一对老年夫妇,开了一个很不错的饭店,就因为他们是法轮功学员,我们就带上警察去骚扰他们,警车经常在饭馆门口出现,最后饭店无法正常营业,他们一家人生活没有了着落。那两位老年夫妇无可奈何的表情,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还有一位法轮功弟子,由于我们的追查,不得不离家出走。我们想方设法,最后就到小学校去找她孙女,想通过孩子了解其奶奶的去向,结果弄得学校上上下下、老师同学都知道其奶奶是修炼法轮功的,孩子受到大家的歧视、冷落、讽刺,小小的年纪,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一位女青年,由于不放弃修炼,被我们绑架押上警车,在去拘留所的路上,她还是苦口婆心的劝说我和民警:法轮功好,不要污蔑大法。她父亲坐在旁边,无奈的看着即将被送进拘留所、可能会被劳教或判刑的女儿……那痛苦表情我至今都记得!

当时我也常想,共产党搞了这么多运动,哪次打压,人都服服帖帖的,法轮功学员为什么就这么坚定?他们抛家舍业,有的甚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却不改初衷,到底为了什么?

我的一个朋友一九九六年就炼法轮功,我确实看到她炼功前后精神和身体的变化,身体好了,人也更善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我多次劝她放弃法轮功,说政府不让炼,就应该听政府的,但她不听劝,后来还是因为散发宣传材料,她被判刑多年。出狱后,我经常去她家,劝她,改修佛教也行啊。她不急不恼,给我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及所谓的法轮功“一千四百例自杀、自残”的真相。

通过理性分析,我渐渐认识到自己被邪党的宣传给欺骗了,法轮功根本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真正被洗脑的是我们这些可怜的“六一零”成员!

有次去她家,她正在看老师的讲法录像,她让我也坐下来听听,一看讲法录像,才知道法轮功哪里是“邪教”,是高德大法!后来我学习了《转法轮》,从头到尾,字里行间,都是让人做好人、修炼、返本归真,我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神圣,终于明白了法轮功学员为什么那么坚定:这么好的佛法真理,怎么能放弃?

我常常想,经常想,可以说无时无刻都在想:如果世界上的人都能认同大法,能用“真善忍”指导自己,人与人之间关系就会变得多么和睦,社会将变得多么和谐!

现在我已经修炼法轮功了。一年一度的五月十三日又快到了,李洪志师父的生日又快到了,我衷心的祝师父生日快乐,感谢师父的无量慈悲。同时我也为自己能够走进大法修炼而感到庆幸与骄傲。没有师父的浩荡洪恩,曾经作为“六一零”成员的我,在迫害中造下的无边罪业如何偿还啊,是师父救了我!

不堪回首的往事,经常让我有着一种深深的负罪感,撕心裂肺的痛折磨着我,我要向我曾经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深深的躹上一躬,道上千万声“对不起”。我知道,即使这样也无法洗去我的罪过,无法弥补给他们心灵肉体上的伤害,我知道只有把痛悔当作我修炼中的勇气和力量,才是唯一的出路,别无选择。再一次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