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本地工业区讲真相

更新: 2016年08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日】今年三月初的一个星期日上午,我到本地工业区讲真相,以下是其中的一些的经历。

人行道旁的绿化带,两个老者在剪枝,两人在忙碌着清理落地枝叶。我上前问:这么粗大的花枝都剪掉呀?一位老者回头说:再不剪就长疯啦,开的花(朵)更少。说话间我走到他们中间,借机讲法轮功真相。

我说:大哥,听说法轮功吗?他停下手中活,友好的注视着我。我接着说“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认为做好事是积德,做坏事是造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讲的都是天理。”老者说,“现在的人不懂这,是德不积,作恶多端,坏事干绝。天底下,祖祖辈辈哪有不信神的,早晚会有报应的,还是行善好啊。”

我接着说:“法轮功说真话 、办真事,处处为别人着想。江泽民妒嫉法轮功,导演‘天安门自焚’伪火,煽动民众仇恨,疯狂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犯下滔天大罪。”

他无奈的摆摆手:“造孽,真是造孽呀。别看我是老党员,也不信共产党那一套。”他搬着手指说:“‘真、善、忍’哪个不好?!” 我说:“要不世界上怎么那么多人说好呐?!现在已有两亿多人退出邪党组织,你也退出保平安吧?” “我早就想退,(留它)没啥用。”

在他的影响下,不大功夫就有三人顺利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并接过真相资料。这时,从路对面快步走来一中年男子(一起干活的),远远招呼:“给我一本!”他看到别人手中精美的小册子,顺手抢过一本“我就爱看这个。”我说:那你一定看过这方面的(法轮功)资料,他一边翻看一边不住的点头。

当我转身要走时,一女子突然喊:“别走啊,我也要个,孩子爸爸爱看。”回头一看,啊,原来是在一旁默不作声的那位女子,她不好意思张嘴要。我赶紧递过《九评》光盘和真相小册子,她双手接过,并主动三退。

工业区内,一所初建的中学工地,人们正在忙碌着,我推自行车大大方方向工地走去。一進大门就看到简易房门口一名戴安全帽的工人,以期盼的眼神盯着我,我于是照直向那人走去。工地的杂乱声中听到屋内很热闹,進屋一看有五人,我开门见山的说:送你们一件好东西。他们停止说笑,目光转向我,门口站着的那位立刻跑过来,第一个抢走我手中的《九评》光盘说,我就知道你是炼法轮功的。其他人紧问:什么?什么?给个!给个!我说:《九评共产党》——关于中共如何起家以及建政以来的真实历史,你们互相传着看吧。

我又随手拿出翻墙软件(小光盘),说还有更好的呢,你们上网吗?这是最先進安全加密软件。有人问“啥用呀?”我说:通过这个软件可以了解世界上发生的真实情况,不会上当受骗。门口那位工人说:能看到法轮功吗?我说:能,法轮功在世界已弘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各级政府褒奖、支持议案和信函三千多项。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已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这些都显示了法轮功超越民族、国界和时空的巨大威德和感召力,和央视上说的截然两码事。天安门自焚是演戏,是欺骗咱老百姓。这时有人低语:听说法轮功是行好(行善)的。另一声音说:看来共产党是完了,好坏不分,怪不得到处看到三退(党、团、队)保平安呢。

明白法轮功真相后,五人高兴的退出曾加入过的邪党的所有组织。

走出建筑场地,围墙外的人正在整理人行道,塕土机、拖拉机旁四人在拿锹干活。我迎面上前指指围墙内:“一个建筑队的吗?”“不是,俺是这村的,占的全是我们的口粮地。”“占地给钱,还是好事呢?”其中一人:“咳,你不知道,卖点地,县里、乡里、大队层层剥皮,到老百姓手里就寥寥无几了。要地没地,做生意没本钱,只有出苦力养家糊口。”年龄稍大点的插话说:“你看俺大队的干部活的多潇洒,天天花天酒地,穿的人五人六,跟县里干部似的,凭啥?!”我说:共产党的干部十官九贪。他紧抢一句,“十官十贪!没几个好的!”

我指指对面的高楼,根基都被共产党的贪官挖空了,能不倒塌吗?中国就毁在这些贪官手里。江泽民是贪污腐败的总教练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迫害善良天理难容,天要灭中共是天意。他们听的很入耳,我说:“不当它的陪葬品,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不花一分钱买个平安吧?”一老者拉长声音说:“说实话吧,抓起来的那些大官哪个不是党员?”

说话间一拉土的又悄悄停在旁边细听。我说:“是党员吗?”“不是,党员能干这活呀?!”“那一定入过团、戴过红领巾吧?”“是,入过团,也戴过红领巾。”一年轻高个唯恐落下:“我只戴过红领巾。”我们谈的既亲切又投机,七嘴八舌议论着,明白法轮功真相后,三人退出邪党的团、队组织,两人退出少先队,临走我再三嘱咐: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亲朋好友这九字吉言得福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