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诉江公民遭迫害情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一日】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最高法院实行“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立案登记制度之后,到目前已有至少二十万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和家人,以及正义民众,向最高检和最高法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罪行。而在亚洲地区已有超过一百二十三万人联名签署声援。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诉江大潮”,现在正风起云涌般席卷全国,以至全球。目前,诉江人数还在持续增加。截止到二零一六年二月,已有至少4177名四川省成都市公民实名诉江。

江氏集团针对诉江的干扰遍及成都 延续至今

然而,这一受到中国法律明确保护的合法正义之举,却受到仍在极力维护江氏的“610”系统和当局部分人员的种种阻挠。自二零一五年六月开始,很多参与诉江的成都公民都受到“610”人员或派出所警察各种形式的骚扰,以及对 “诉江”行为的试图破坏、甚至报复。这种干扰遍及成都的武侯、青羊、金牛、成化、锦江、天府新区几大主城区、几乎各个派出所,以及成都的各郊县、区。据保守估计,仅成都市主城区,迄今为止,对诉江公民的骚扰达数百人次,并且一直持续到现在,就在二零一六年五月中旬,抚琴派出所警察还在骚扰诉江公民的家属。

诉江受法律保护 干扰公然违法

其实,不仅“诉江”本身的正义性和合法性是毋庸置疑的,截至今天,现今中共执政的上层也没有对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作出任何形式的阻拦。东北某市有诉江公民当着上门骚扰的警察的面,直接拨打最高检举报电话010-12309,问:“我可以控告江泽民吗?”对方回答:“可以,那是你的权利。”警察立刻离开了。

然而,就在紧追江氏集团的“610”人员的策划指挥下,成都市出现大量针对合法诉江公民的违法骚扰。最基本、最常见的骚扰形式,就是相关人员(街办社区“610”人员或国保派出所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更没有两高委托授权的情况下,以上门或电话或派出所约谈等形式,向公民“询问”关于诉江的事。而“询问”的内容与控告状里面所指控的事实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追问“谁写的诉状”之类,或要求公民“不再诉江”。

这是明目张胆地剥夺宪法赋予公民的控告、检举权。事实上,以任何形式、任何名义对诉江的干扰和阻挠,都是严重违法,并公然违背《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等相关条例。而纠缠于“诉状谁写的、怎么写的”的盘问、或试探套话,不仅是侵犯公民隐私,而且透露出的江氏集团当局欲转移视线、搅混水制造混乱、伺机报复的伎俩昭然若揭。

部分骚扰者的恶劣言行 肆意恐吓

不得不承认,“过问诉江”的人员中,有一部分自知所为不合法,表示自己也不愿意,只是迫于压力走走形式;也有的一再向被骚扰的公民表示歉意,表明自己没有按“上面”要求的那样迫害;还有的在了解情况后,表示不愿再参与这些事情了。

但有的不法人员却言行恶劣,有的甚至口出谩骂之词,言论令人瞠目,有的公然叫嚣“(诉江)是违法的”,或叫嚷“江泽民卖国跟你们什么关系?”并向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对诉江公民及其家人威胁恐吓、制造恐怖。如,二零一五年下半年,成都二仙桥派出所的警察及二仙桥街道办人员到多位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并威胁要劫持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非法拘禁。

白果林小区王清霞因为诉江,被街办“610”人员申权威胁要扣生活养老金,要被非法关押。

骚扰中常见的违法行径

在表现最多的上门骚扰案例中,几乎所有的上门骚扰者都没有出示证件,不仅如此,其中大部分还持手机或执法记录仪对公民住宅肆意地非法录像。不法者表示,他们被要求对公民住宅拍照。更有甚者,则闯入或要求进入卧室查看、录像。这些行为严重侵犯了公民的隐私,已构成“非法入侵公民住宅”及“非法搜查”犯罪。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簇桥派出所、武侯国保等多人将近八十高龄的成都市医药局退休干部刘邦成从家中带至派出所,问他诉状谁写的。并在刘离开家之后,擅自拿走刘邦成的法轮功书籍、光盘等私人物品。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建设路派出所、街道办、社区一帮人闯到法轮功学员邓安莲家盘问诉江状是否是自己写的。十一月二日,这帮人又闯到家非法搜查,抢走邓安莲的书籍等私人物品。整个过程中没有人出示任何证件。就在十月二十九日这一天,成都市建设路街道办、社区人员到过多位诉江公民家盘问骚扰。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成都电子工业部二十九所高级工程师刘桂英因为诉江,被物管以“查水表”的名义敲开门后,金牛国保、茶店子派出所警察等一大群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一拥而入,非法强行搜查,抢走大量私人物品。刘桂英和先生一起被绑架,刘桂英现仍被非法关押于成都市看守所。

邪恶株连 挑动亲友反目

大量的骚扰案例中,有的“610”人员还采用了其它一些花样翻新的违法手段,比如,株连。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初青羊区草堂派出所到七十岁姚姓婆婆家恐吓她和家人,导致姚的丈夫怒打了姚婆婆,导致姚婆婆出气难受、晚上睡觉翻身都痛。除姚婆婆外,草堂派出所对其辖区其他诉江法轮功学员和家人也进行了骚扰威胁。

金牛区天回镇综治办以法轮功学员王代琼起诉恶首江泽民为由,停发了她父亲的退休金,还有她兄弟和弟媳的工资。

原本在渣打银行任职的钟华因为诉江,被西安路街办610主任申权反复骚扰。申权还不断骚扰恐吓钟华父母,逼其劝说钟华否认诉江;并多次骚扰钟华的直属经理,逼其辞退钟华。申权妄图通过这种种压力,逼迫钟华接受洗脑班人员的问询和洗脑。钟华被迫离家。

以上是成都六城区法轮功学员因诉江受到骚扰迫害的部分情况。由于信息封锁,实际情况要更严重。而成都郊县、区对诉江公民的迫害更加肆无忌惮,非法搜查、抢夺公民财物、绑架、非法关押、非法拘禁甚至暴力酷刑等严重违法甚至涉嫌严重犯罪的行为甚至大行其道,令人痛心。这或许再次印证了江迫害法轮功的无法无天,也给江的迫害罪行又添一笔。

在江泽民的罪行已日渐公诸于世、并为世人所唾弃;在追随江氏迫害法轮功的官员纷纷遭报落马、在当今的中共高层都在与其切割之时,谁还在那么糊涂地为其站台、将自己和其罪恶捆绑在一起?所有参与的人们,请三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