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玄武区法院开庭 上百武警阻民旁听 暴力抽血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南京玄武区法院在锁金村第一法庭对籍建霞、熊桂珍、张超美、潘汉玉等六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张赞宁等多名律师的辩护有理有据,令法官与公诉人哑口无言。

南京市610与公安局,在当局高喊依法治国、反腐的情况下,不惜浪费人力物力,动用上百武警荷枪实弹阻止民众旁听,法院四周布满南京市及各地区610人员及便衣警察。

在非法庭审前后,南京610与警察监控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部分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派出所强制按手印、脚印,有的被强制抽血。

此次对六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之前二天,南京市610与警察,从五月二十九日就开始对众多法轮功学员上门骚扰监控,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限制出门,有的被警告,有的上街买菜被贴身跟踪。

五月三十日,熊桂珍家属向法庭提出要求旁听,吕姓法官答复:炼法轮功的家属不允许旁听。家属提出质疑,律师指出这是违反法律规定。可法官依然我行我素,声称是“上面规定”。之后家属到检察院申诉,信访接待打官腔,称参加旁听由法院说了算。

非法开庭当天,熊桂珍的姐姐、妹妹刚从家中下楼前往法院时,被社区主任等四人盯梢跟踪,熊桂珍姐妹严词谴责特务行为,依然前往法院旁听。在距离法院五百米范围之内,610、公安、特警、派出所以及社区的相关人员严密把守,如临大敌。家属刚到法院门口就被玄武区国保警察李建华堵住,一辆警车突然停在她们面前。李建华话锋一转,声称要她们“帮忙”去后宰门派出所采指纹,若不配合就绑架到车上。

就这样她们被劫持到后宰门派出所强行采血、采指纹,遭到她们严词拒绝。李建华露出狰狞面目说:“在这里法律说了不算,我说了算,我们就是法律。”

这时又来一年轻警察,态度更为恶劣,说“在这里没有为什么,我说了算,今天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指采血、采指纹),你们不服可以去告我,明慧网已经曝光我了,我也不怕再多作恶一次,你们也可以去上明慧再曝我一次。我姓王(王路),在明慧网上可以看到。”

王某叫来几个年轻特警抓住熊桂珍的姐姐四肢连拖带拽,强行掰开手指采血之后扬长而去,把她们关在办案区无人问津,直到下午三点多强行录过指纹后才被放出。

法轮功学员翟裕新在去法院的途中被秦淮区国保大队警察黄水成和610人员车卫东拦截,派出所用车将其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关押,警察称:现在全国公安搞规范化管理,建立法轮功人员数据库,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血型DNA、手印、脚印等都要入库……。警察要翟裕新配合,她坚决不从,于是他们强行按住翟裕新抽血,见她竭力反抗,五、六个人死命压住她暴力抽血,她的手背被扎出多个针眼。随后还逼迫她按手印脚印,她忍无可忍警告对方:“如果你们再逼迫,今天我就跟你们拼了。”僵持中,翟裕新告诫警察:你们不要再参与迫害好人,不要再自己害自己。最后派出所退却了,让社区主任送她回家。

据内部人士透露,全国公安建立数据库将每个法轮功学员血型DNA、手印、脚印等全部入库,是今年五月份大连棒槌岛610会议上,由江泽民残余势力下达的命令,以加紧对法轮功迫害。为此南京市紧跟,玄武区非法庭审结束后,又有不少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有的警察上门,用花言巧语骗学员说去派出所谈个事,一到派出所警察就凶相毕露,随便拿个针筒,既不消毒,也不用医护人员,强制野蛮抽血,并逼迫学员按手印、脚印。有的派出所还上门抽血,如学员不配合,就威胁说“我带有搜查证,不给采血就抄家。”有法轮功学员为躲避迫害,不得不从三楼爬水管才逃脱。

法轮功学员胡翠兰也被劫持到派出所,她在大厅高声反抗,最后公安害怕了,只好说“那就等想通后再按手印吧。”

六月一日下午三点三十分,秦淮区国保警察黄水成带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吴秀蓉家,黄水成拿出一纸,诬陷吴犯下“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吴当即叫黄拿出法律依据,黄无言以对,强行抢走法轮功师父法像、明慧年历等,随后采用暴力手段对吴秀蓉强行采血,最后在吴秀蓉奋力反抗下未能得逞。

如此不遗余力地阻挡民众旁听,居心何为呢?中国法院法庭规则法释〔2016〕7号第九条规定:“公开的庭审活动,公民可以旁听。”看来,是怕民众知道究竟谁在违法、究竟是谁在“破坏法律实施”、谁在执法犯法。

非法庭审原定于五月十三日进行,后因故被延期。五月十三日,警察就曾在玄武区法院外,非法抓捕大批未得到通知、前去旁听的法轮功学员,之后非法抄家、关押、恐吓、强制抽血等。当时光板仓街派出所就绑架了二十名左右的法轮功学员。

关于六位法轮功学员熊桂珍、张超美、潘汉玉等被绑架迫害等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十名南京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