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遇、得法、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我今年七十八岁,生在农村,从小体弱多病,而农村生活习惯陈旧,缺乏卫生常识,卫生环境又差,住的偏远,缺医少药。我十岁那年经常犯肚痛病,人瘦的皮包骨头,肚子鼓鼓的,肚皮薄如纸,一发病疼痛难忍,满炕打滚,老人们也不懂得了什么病,都认为我活不到成人。看到我整日间不想吃饭,在病痛中难受的样子,看着心痛谁也替不了,都在背着我偷偷哭泣,一家人在无奈中煎熬。

神奇道人

常言道:天无绝人之路。人不该死时,冥冥中总会有救命的人出现在你身边。一天,我的奶奶一出门,迎面走来一个年长道人打扮的野医,吆喝说给人看病。一听说能看病,我奶奶二话不说,马上领那道人進我们家来。

那道人一進门看到我,一直盯着看了许久不说话。我从小怕生,从不敢与面生人相视,更不善言辞与人交谈。而我也一见那道人,心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总有似曾相识,又说不清在哪时哪地见过面。过后,那道人一看,只说这孩子肚里生了蛔虫,太危险了。家里人一听这话,当时吓的一家人屏气无语,都以为我没救了。过了一会儿,只听那道人说,不要怕,这孩子我能治好她。说完从身上掏出几粒不知什么名的丸药,对大人说了吃药注意的一些话,临出门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没要几个钱就走了。

家里老人按医嘱给我服药后,第二天上午从肚子里打下来百十条还活动的蛔虫来,家人看了都后怕。从那以后,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再也没发生过肚子痛的病。家里人每当看到我健壮的样子,就要说那道人如何好医术,有感激之情。

后来打听,那道人来我村并没有给任何人看过病,而且谁也不知道他来过,好象来去无踪影,好象专为我治病而来的。而从此以后,我常常觉的身后象有个人跟着似的,总想回头看个究竟,却没发现有什么人存在,我就心神不定,也不好和家里大人们说,而且说也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以为人人都与我一样,但从那以后我还是产生了害怕心理,夜晚一个人从不出门。可是又觉的那无形的人没有要谋害我的意图,倒象是为保护我似的。直到我得大法修炼后,我才慢慢回味过来!

二、得法

一九九五年前我受丈夫的影响,在气功热时期,想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常想老了以后不想拖累孩子们,我也选择学练了一种健身气功。练来练去,并没得到祛病健身效果,没几天就放弃了。正在犹豫要选择什么功法的时候,我丈夫从街上买回一本《法轮功》,他看到这个功法不讲呼吸、意念,简单易学,正适合我学。他练道家功法,说法繁杂、苦涩难懂,我看不懂。拿到这本书,我有一种说不清的喜悦之心,觉的这辈子安顿好了的踏实感。但因前几年受社会上那些祛病健身气功的影响,重视练动作,我迫不及待的就按书中图标比划着自己练习起来。只粗略翻看书中讲的道理很好,再没有深入细看就放下了,只急于学动作。炼了没多长时间,突然有一天,我像得了重感冒一样,浑身难受发烧,体温三十九度多,咳嗽、气短。抗了两天不行,就上医院打点滴消炎,连续三天不见病情好转,我心里只想回家,医生劝说也不听,回了家,也没吃什么药,第二天什么病都没了。修炼后才意识到,那时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了。

一九九六年春天,我丈夫也有幸得大法。他听同事说附近公园有法轮功集体炼功点,我俩同一天参加了集体活动,有幸请了两本《转法轮》

有一天我在梦中上到了一个很高很高的地方,看见在高处有个道长,他手里拿着一本线装古书送给我,我仔细看那道长就是当年看病的那个道人。我非常激动,恭敬的接过那书,随手翻开一看,没有一个字,回头再看,那道人早不见了。醒来后也不懂得悟,长时间想不明白,一直装在心里。其实那是师父点悟我,要多看书学法,才能修到高层次上去。后来有了集体炼功学法的环境,在共同学法切磋交流中,明白大法修炼,不同于社会传的祛病健身的功法,大法把学法修心放在第一位。

刚刚集体学法,很多人挤在一个屋子里学法,很不方便,辅导站就建议有条件的要自己组织学法小组,以满足新老学员的需要。通过不断的学法,我从法中更坚信学法的重要,明白了同修集体学法共同提高,这是师父给我们留下不能动摇的修炼形式。因此我心想在我家组织一个学法点,给同修提供一个修炼环境,和丈夫一说他也同意,我们就召集附近同修来我家共同学法。这二十年来风雨无阻,一直坚守着,一星期两次,每次两、三个小时,人多的时候二十几人,人少时也有五、六人坚持。由于我们夫妻都修,加上同修们常来常往,我家能量场很好,有身体不舒服或有病人,来我家莫名其妙的感觉坐在这里很舒适或没病似的。

除了在学法小组学法外,退休在家无事,我生性不好走亲访友,愿呆在家里自在。在小组学法小组交流切磋,看到人家呱呱说了很多,自己却说不了什么心得体会,只听人家讲。我知道自己人笨,悟性不好,我暗自下决心多学法,学好法。师父明确的告诉我们:“其实,你在修炼中,就是一点点、不知不觉中修上来的。记住,要无所求而自得。”[1]我把师父这句话铭刻心中,除了做家务外,一有时间如饥似渴抓紧时间多学法,学好法,多背法,装的越多越好,才保证我随师正法平稳走到今天,感恩师父慈悲关怀与亲切教诲!

我修大法不长时间,师父就给我打开一些功能,修炼处于半开悟状态中。定中常看到另外空间的仙女、神佛,非常美妙殊胜。我知道这些是师父为鼓励我好好修炼,都是师父给的。所有这些我很少与别人说起,就是身边的丈夫我也不轻易说与他听。

一九九七年秋天,我与丈夫在马路与人行道交界处行走,突然从身后开来一辆飞快的小轿车,一下子就把我俩撞倒在地,丈夫还被轿车抛出五米远,挡风玻璃被脑袋撞了个大坑,满大街人都说这俩老人完了,过了一会儿,我俩爬起来没有事。其实前天晩上梦中我就预感要有生命危险的事要发生。我本来不想今天上街,我事先没有和丈夫说那件事,结果还是出了事。其实发生这件事,是师父救了我俩,还给我俩消了很大的业债。

三、救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有一年冬天,当地国安、公安、“610”配合省“610”,对本地重点人物進行一次大抓捕行动。我丈夫被省“610”定为特别重点人物。在抄家抓捕过程中,我俩决不配合恶人,坦然面对,正邪较量四十多分钟,在师父加持保护下,恶人最终没有得逞。

从我记事起,我就是个寡言少语,性情内向,胆小的人,又因为家庭“成份”高,从小看到家里老人被共产党整的那惨状,心灵受到很大的伤害。在助师正法讲真相救众生中,我也是从心里胆胆突突在居民楼里放传单、真相小册子、光盘,到面对面向民众发光盘、挂历。多年来劝“三退”也局限在家人、亲朋、好友、熟人,长期难于突破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这一关。师父叫我们争分夺秒去救众生,我却有怕心,耽误了救人时机,这怎么兑现自己的誓约,怎么完成师父赋予的使命?一段时间吃不下,睡不好,学法也不入心,身心不定。别人能做了,我也是创世主的弟子,我也应该做到。

师父说“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2]。第二天我独自上街讲,结果遇到人还是心里不稳,不敢开口,这半天走了四、五里路,一个也没讲成回家了。那心情别提多难过了,一夜没睡成,翻来覆去下决心一定要突破这一关!第二天先静下心来学好法,上街前发了半个小时正念,临出门还求师父加持,走在街上稳住心态,碰到人先发正念解体其背后邪恶因素,按事先准备好的真相内容,逢人便讲。在这过程中有不理睬,有给白眼的,还有骂骂咧咧的,更有恐吓要举报的人。遇到那些排斥不接受的人能解释就解释,不听就一笑了之。我心想这能怪他们吗?他们是被中共邪党灌输六十多年的谎言毒害成这样的,大法弟子应该以慈悲心怀去化解他们心中谜团。就这样那天我劝退了三人,我心里清楚,这全是师父看弟子这颗迫切救人的心,为我引来有缘人得救。

我终于突破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这道关。从此我走街串巷讲真相劝三退,收到实效,也在人心碰撞中去了不少人心,心性明显得到提高。一路走过来,不断去掉怕心和自己意识的各种人心,从讲真相胆胆突突,逐步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一直安全平稳运行着。

我俩从修炼身体一直很好,生活从不依靠孩子们,有时还帮他们干活,他们都说大法好,师父好,逢年过节一家高声念“法轮大法好!”,孙子、孙女、外甥,高考都念“法轮大法好”!结果如愿考中。入学前他们都通读一遍《转法轮》,给未来修炼种下种子。全家十八口人都认同大法,都支持我们做证实法的事,一家和和睦睦的。

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够,与同修比,与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我要继续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学好法,不怕苦,多救人,完成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