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执法机构践踏法律实施迫害

——唐山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6)

更新时间: 2016年10月1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接上文

六、迫害违反中国法律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持续十七年,然而直至目前,中国没有任何法律条文提到法轮功(或法轮大法)是邪教。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是非法的,不仅给上亿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苦难,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

为完成指标而骚扰、绑架

二零一三年六月,唐山市曹妃甸区(原唐海县)国保大队在本区内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淑琴、冯艳云、张玉芝等人。警察称:绑架法轮功学员没有什么原因,是因为上面下了六个指标,是为了完成这六个指标的。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前后,三、四人开着警车,两次去敲迁安市法轮功学员闻庆芳家的门,没有找到闻庆芳。两、三天后,这几人又开着警车来到闻庆芳的单位。闻庆芳质问来人:“你们这样开着警车上单位来找人,到家里找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般公安局找的人都是坏人,而我又不是坏人,有事情你们去找我们单位的领导吧。你们这样做将给我带来什么影响?你们得去我们领导那里澄清一下”。来人只好笑嘻嘻的说,要开十八大了,不要上哪儿去?我们只是“回访”一下,上边有任务和指标。

二零一一年,在唐山市政法委书记许德茂、公安局局长贾文雅、副局长刘效忠等人的直接操控下,又以所谓的“凤城亮剑”行动,“创文明城”为名,制定抓捕指标任务,使很多警察大规模的参与了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抄家、抢劫物品、勒索钱财、关押、拘留、判刑、毒打、刑讯逼供等迫害,给唐山很多家庭带来灾难。据明慧网曝光的数据统计,二零一一年唐山共发生一百二十八起绑架事件,被绑架人数达二百四十六人。

骚扰诉江民众

二零一五年八月中旬以来,唐山市迁西县实名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陆续遭到当局上门骚扰。他们带着电脑,给诉江民众录音、录像,询问过程用电脑记录并打印出来逼迫签字,不签字就威胁把人带走,还说这次行动是河北省派下来的,河北省都有法轮功学员的名单,如果不写保证书,会株连三代,上学、当兵、工作等都受牵连。搞的这些法轮功学员家里鸡犬不宁。

二零一五年九月八日,迁西县新庄子派出所一名姓于的副所长来到县城帅丰集成灶店,询问店主的家人是否参与诉江,是否本人写的诉状。店主严肃指出他们的违法行为,说:“你们这也不符合法律程序呀!应该出示高检、高法的授权委托书,才能来见当事人,你们这是违法的(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

审判长坦言:法轮功的案子不按照法律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六日,迁安市法院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梁秀兰八年、张立芹和邵连荣七年半、李秀华、孙永生和杨占民七年徒刑。之后,审判长冯小林面对受害者家属的质疑不得不坦言:法轮功的案子不按照法律。

河北理工大学轻工学院教师孟凡全,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在唐山路北法院被预谋非法开庭审判,只允许他的三位家人旁听。法庭上,路北区检察院刘树利以“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起诉孟凡全。孟凡全质问主审法官刘钰满:“我破坏了哪条法律的实施?”刘钰满竟说:“啥是法?政权就是法!”刘钰满还阴阳怪气的威胁孟凡全的律师:“你是不是和他一样(即法轮功学员)啊?”之后,路北法院非法判孟凡全七年徒刑。

唐山市开滦医疗集团公司赵各庄矿医院内科医生王玉船,二零一零年十一月的某天夜里,再次遭到赵各庄派出所警察强行撬门抢劫,抢走电脑、DVD、数码相机、MP3、法轮功书籍等私人财物。当她质问警察没有权利私闯民宅时,一个姓牟的警察说:“对待你们法轮功不用讲什么法律。”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唐钢公安处和动力能源部配合市公安局抓捕正在上班的工作骨干孙锋利。孙锋利的代理律师到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却一再遭无礼拒绝。律师依照相关法律条文据理力争,先后与两个所长孙彦颂和刘某進行了近一个小时的交涉。作为执法人员的看守所所长竟找不到一句法律上的依据,只是不断说着“我们听上级领导的”、“不用跟我们讲法律”、“市局说不让见”和“上边说不转化的法轮功份子不让会见”等荒谬可笑的说辞。

与孙锋利类似,二零零八年十月,唐山法轮功学员骆智剑的律师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也被拒绝。当问及不让见的原因时,警察说:“上面有指示。”当问及“上面指的是谁?”他回答说是省里“六一零”,又说中央不让见。当问及把相关规定的文件拿出来时,他却说:“没有文件,口头通知的。”

法院只是走程序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唐山市丰南区法院对王秀文、王秀芹姐妹俩非法开庭。开庭前,表面上宣称公开开庭的丰南法院却只允许公检法、“六一零”人员進入,连家属都被挡在门外,律师在法庭上也指出了这一违法行径。律师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辩护词中,论证了信仰法轮功是受宪法保护的,属信仰自由的问题;书写、传播“法轮大法好”是宪法赋予的权利,是言论自由问题;应立即释放当事人。此时,公检法、“六一零”人员都沉默不语。丰南法院的一位女庭长卫素珍表示:我们这里只是一个程序,是公安局定的罪。一位丰南法院的官员还说:“(别看律师有理)是谁说了算?”意思是,法院的法官根本就不会根据法律规定裁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唐山市丰润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张宗全非法开庭。所谓的开庭只是在一个很小的肮脏的房间里,内有一张稍长的旧桌子和旧椅子,来了一个所谓的审判长和书记员,按事先准备好的程序走了个过场。张宗全要求自己辩护,不用律师,他说:“真、善、忍”无罪,法轮功学员在做好人,没违反任何法律;并告诉审判长他曾被暴力逼供,腿上现在还有伤。家属要求看伤势,审判长根本不予理睬。审判长最后让张宗全签字,被张宗全拒绝。书记员带着一种讥笑、嘲讽的表情,拿着一叠所谓的“证据”表示:签不签都一样,这里只是走个形式。整个所谓“庭审”不到半小时,没宣判就草草收场。开庭过程中根本不让家属说一句话。

见不得人的庭审

二零一零年六月,唐山路北法院对尚世莹、单焕荣非法开庭,律师为她们作无罪辩护。路北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偷偷再次非法开庭、非法定罪,尚世莹被诬判三年。此次开庭,法院既没通知家属,也没让其他人知道,完全秘密進行。之后尚世莹依法上诉,但其上诉书在丰南看守所被警察撕毁。九月十三日,家属到路北法院询问时,才得知尚世莹被非法判刑三年,单焕荣四年,而且上诉期已是最后一天,路北法院却欺骗家属说:“她们不想上诉。”在这之前没人通知家属,没给家属看判决书。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日,唐山开平区郑庄子中心法庭对法轮功学员李文东、岳长存、张国臣、杨正非法庭审。据知情人透露,此次开庭共出动了一百二十多名警察和四十多名法警。警察、便衣和警车不但布满了法庭内和法庭外的街道,就连附近的银河路车厂以及居民小区银联花苑内也是大量的警察和警车。还有一辆专门的摄像车在法庭外的附近区域来回巡视,对着所有人录像。各处的警察不停的驱赶路边行人。

国保无牌车

国保无牌车

监视录像

监视录像

蛮横霸道的庭长

徐天鹏

徐天鹏

“谁找我儿子办事,不拿钱来,门儿都没有。”这是一个唐山丰润法官的母亲的当众表白。徐天鹏,现任唐山市丰润区法院刑二庭庭长,近年来,他连续多次以审判长的身份,不顾事实,不按法律,枉判多名法轮功学员。法庭上,徐天鹏常常蛮横霸道,邪劲十足,丑态百出,不知礼,不懂法,完全是一副流氓、痞子相,不但践踏了法律的尊严,更颠覆了法官的形像。“(开庭)没必要通知家属”、“那你就到美国去(讲理)呀”、“我们这法院就这样,你再说就是扰乱会场,把你驱逐出去”等等荒诞的言辞就是出自这位“法官”之口。他就是以这种“执法”方式,把很多毫无罪错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投入监狱。

在多起对法轮功学员的庭审中,徐天鹏往往以“休庭”结束,当家属不走质问休庭还要等再开庭时,徐天鹏和法院的警察都欺骗并辩说休庭就是退庭,家属与他们论理时警察就开始驱赶甚至动手动刑具。对所有律师的辩护,徐天鹏都不作任何答复,明知无罪也不放人,而后就是暗箱操作,滥权诬判。

徐天鹏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先后诬判厉玉书十年、谷友文七年,杨国光四年半,何素英四年,王希文四年,贾元峰三年,张维仲二年,凌云三年,不通知家属不开庭枉判徐杰七年、张明凤三年、张桂芝四年、邓秀艳四年半。而当家属依照法律规定向他索要判决书,他狂傲地说:“判决书从来就没给过家属,就是不给。”

徐天鹏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给无辜的好人和他们的家庭造成巨大伤害,被国际网站列入恶人榜,“追查国际组织”已经对其发出通报。目前,徐天鹏因触犯法律,已经被至少四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相继控告。

傀儡法官

唐海县诚信商人郑祥星,只因传播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晚会光盘,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被中共警察绑架。五月二十九日,在整个庭审过程中,除了家属和法院人员外,法庭内出现一个神秘的中年男子,坐在旁听席上。当律师辩护时,该男子用各种手势动作指挥庭长,阻止律师辩护,因此律师的辩护几次被中途打断。这个中年男子操纵庭长的非法行径被郑祥星家属发现,一直直视着这位神秘男子。这位中年男子不敢再放肆的用手势指挥法官,法官也看到他们的行径已经被家属发现,不再看这个男子的手势。这个中年男子还是于心不甘,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把座椅弄出很大响声,干扰律师辩护。至今不能确定这个中年男子究竟是何许人,竟敢藐视法庭,指挥法官。而法官也甘做傀儡,听其指挥。

七、结语——迫害仍继续 人心在觉醒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至四月五日,在唐山即将举办世园会之际,唐山公检法借口“维稳”再次挑起迫害,大肆抓捕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在唐山公安局、“六一零”统一指挥下,唐山市路北区、路南区及古冶区、丰南区、丰润区、曹妃甸区、迁安市、遵化市公安局、派出所等出动一百多名警察按黑名单对无辜善良的民众绑架、抄家。至少有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骚扰、绑架,有的被迫流离失所。

十七年来,象这样的迫害从未间断。事实表明,这场迫害是由江泽民发起,中共自上而下有组织有预谋进行的,十七年来给无数家庭造成的苦难,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

自古邪不胜正,迫害已走向尾声。二零一五年五月以来,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发起了控告江泽民的大潮,各地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纷纷把控告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邮寄给中国最高检察院,要求把这个反人类的首恶绳之以法。从二零一五年五月到二零一五年底,明慧网已收到逾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的实名诉讼状副本。其中,唐山起诉江泽民的人数就有三千七百五十二人。声势越来越浩大的诉江大潮引起唐山民众的支持和声援。据明慧网报道,仅半年时间,唐山有五万七千名民众签名、按手印支持法轮功学员诉江。

唐山市二万七千多民众签名支持“诉江”

唐山市二万七千多民众签名支持“诉江”

唐山街头现法办江泽民展板

唐山街头现法办江泽民展板

善恶有报是天理!犯下滔天罪行的江泽民必逃不脱天理和人间的惩罚,那些当初极力迫害法轮功,甚至借此向上爬的高官,现在纷纷遭报被查,还在参与迫害的不法之徒也逃不脱天谴的结果。希望那些还有悔意的人,尽快做出生命的选择,停止迫害,将功补过。珍惜时间吧!

(全文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