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留所所长:你真没白来,她们都信法轮功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那是二零一零年的夏天,我外出讲真相,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到某县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在这期间有几名妇女因和亲戚或朋友发生纠纷而打架、或因上访也被关在那里。刚进去的时候,她们都是哭天抹泪的,既感到自己委屈、气愤,又感觉出去后没脸见人,再加上想家、想孩子,都感到没有活路了。

我忙着照顾她们、开导她们,逐渐的她们都平静下来。她们擦干眼泪,好奇的问我:“你为什么不哭呢?你为什么这么轻松呢?你不想家、想孩子吗?”我说:“我为什么哭呢?我有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师父!我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健康、家庭幸福!我有全世界很多很多的同修,他们很多人都在往这里打电话营救我,所长不是说了吗?我人还没到这里,营救的电话就已经打过来了。而且在这拘留所附近,每天都有同修来看我、陪伴我,虽然我看不见他们,但是我能感觉得到!”

她们都瞪大眼睛、非常羡慕的看着我:“哇,你好幸福啊!”她们又问:“我们都感到很不公平、很委屈,可是我们毕竟是打架了、做了不好的事情。与你相比,我们都很惭愧。你因为做好人而被关在这里……”

在师父巨大能量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的轻松、我的幸福、我的快乐强烈的感染着她们、甚至警察。我慈悲的对待她们每一个人,把家人给我送来的食物和衣服送给她们。

有个叫小霞的妇女因上访第三次被关在这里,她害怕自己被劳教、又害怕再次被当地派出所警察殴打,又想念两个年幼的双胞胎儿子,因此她装疯卖傻,整天一动不动、不吃不喝,别人不知道她是死是活的,非常可怜!我每天给她洗脸、洗脚,给她打饭、喂饭。我的善行感动了她们所有的人,她们说若不是亲眼所见,她们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人。其他人本来都很看不起小霞,在我的带动下,也开始关心和照顾她。小霞哭着对我说,她永远不会忘记我,她会报答我的。拘留所的所长对我说:“你在这里,我们可省心了,我们谁说话她都不听,她就听你的,我们真怕她死在这里!你多开导她吧!”

有个叫小贺的妇女刚进来的时候皮肤过敏,我给她做过“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之后让她在心里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管用吗?”我说:“你试试吧!”在晚上入睡前,她惊喜的说:“真神了!我的皮肤不痒了。”

有时间我就给她们讲大法的美好和善恶有报的故事,给她们唱大法弟子的歌曲。彼此倾诉内心真实的感受。小贺向我们哭诉了她的遭遇,她曾嫁过三个男人,这是第四个了,经常被人嘲笑和侮辱,命运非常坎坷。她早已感到走投无路,若不是为了孩子,她早就轻生了。我鼓励她真心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改变她的命运,一定要勇敢的活下去。

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行不断的感动和改变着他们,也改变着拘留所的警察,他们也都不再那么紧张的监控我们了,有时甚至也和我们坐在一起聊天、说笑。所长甚至和我讨论对孩子的教育和学习的问题,他经常称呼我为“某某某老师”。

有一天,值班警察走进来对小贺说:“你收拾收拾东西吧,马上回家。”小贺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一愣,她说:“我还有三、四天呢,为什么让我现在回家?”警察说:“你丈夫花钱托关系了,赶紧走吧。”小贺突然抓住我的手说:“我不走,我要和她在一起!”

警察惊奇的看着她:“你傻了吧?你不是又哭又闹的想孩子吗?谁愿意在这儿呆啊?赶紧收拾东西吧。”小贺抱着我哭了。等过了一会儿警察回来的时候,她还是坚持不走、一直抱着我哭。警察犯难了,对我说:“你劝劝她吧,不少人都在等着呢。”

其实我一直在劝她,我送给她一件衣服留作纪念。她说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最后她同意回家,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让我送她到接待室。看着一直哭的她,警察只好答应了。

接待室里满是人,有拘留所的所长和警察,还有小贺她们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和她的几个家属。一进接待室,小贺就大声对她丈夫说:“这位大姐炼法轮功,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然后她又高呼一句:“法轮大法好!”有个警察也不由自主的跟着重复一句:“法轮大法好!”

接待室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所长对我说:“你真没白来,她们都信法轮功了,你再呆两天,她们都会跟你一块炼了!” 大家都笑了。

她出去后给我家打过电话,当她得知我还没出来时,非常难过。当我回家后拨通她的电话时,她非常高兴,她告诉我当别人欺负她的时候,她忍住了,她告诉他们她炼法轮功了,不再和他们计较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