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党文化因素 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在我这几十年的人生过程中,从上学到谋生,从文革造反到被打倒挨整,从被迫当“壮丁”到 地方“从政”,从和平度日到被导向战争,从被干党务到考技术职称,从文物保护到报道新闻,从军事生涯到监督财经,从合法炼功到被迫逃生,经历了许多。

《解体党文化》告诉我们:党文化对中国人生活的渗透是无孔不入的。可以说,只要是生活在一九四九年以后的中国大陆,就不可能不受到党文化的毒害。我正是一九四九年在大陆出生并长大的。在修炼法轮大法以前的这几十年中,自身形成的观念、思维和个人行为的全过程,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甚至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党文化,在思维、言语和行为上,确实形成了党文化的一整套东西,都体现了中共邪党“假、恶、斗”的本质。

细想一想,带着党文化的理念、思维方式、变异的行为和为人处世的态度,如何能够正确理解并能同化“真、善、忍”的宇宙特性?

党文化存在于方方面面,这次仅谈以下几点通过修炼法轮大法的改变:

(一)修去在几十年中形成的戒备心理

从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到离开大陆,十几年的残酷迫害形势,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压力。来到国外后,没有恶党警察的追踪了,修炼环境宽松了。但是,被迫害的阴影依然存在,碰到华人,心里胆胆突突,生怕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戒备之心油然而生。参加大法弟子的活动,既戴帽子,又戴太阳镜。一次,项目负责人要求摘掉太阳镜才能打横幅,因自己的坚持被调整为发传单,闹的双方长时间都不愉快,实际上形成了间隔。

还有,向华人面对面讲真相,虽然也劝退了一些,但不管对方如何打听,从来没向对方暴露过自己的真实信息。就连与我们同住一起几个月的大陆某名牌大学的访问学者黄教授,一家三口都做了三退,他千方百计想知道我们的详细情况,都被我给绕了过去,一直到其登机回国,也没得到我们的有关信息。正像《解体党文化》一书所说的:“在不相信道德、不相信神明、不相信天理的社会里,似乎只有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去提防别人,才可能换来一点安全感。”“长期下来,这种敌视防范心理就成了人们潜意识里的习惯性想法,戒备别人成了社会的常态。”“留心眼成为了人们求生的本能。”这种戒备心理的存在,与在大陆长期残酷迫害下形成的怕心交织在一起,造成思想上的长期压抑感,情绪的郁闷,证实法过程中心态的不纯净,直接影响到救人的效果。

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当然一下子断了这个东西还不容易,修炼是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慢慢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但是你得自己严格要求自己。”[1]学习师父的法后,解体了这种不好的心理因素。在后来的八次大游行中,我能和其他同修一样做到昂首挺胸,一身正气。

(二)修去自高自大、自以为是的心

一个生命来源于旧宇宙强大的自我观念,自以为是,自高自大。自以为自己经历的多,过的桥比那些年轻人走的路还多,瞧不起别人,形成了自己修炼路上的巨大障碍。在这几年的面对面讲真相中,自认为大都做的可以。但在遇到不易听真相的人时,自以为是的心态会表现出来,本来是人心,还自以为是正念,大声喊叫,强势的心态,对方不但真相没听進去,很可能还重重的将其向外推了一把,为此经常过后懊悔不已。有同修曾给自己提出过意见,当时虽然表面上接受,但心里并不服气,甚至还引出了争斗之心,心想:有本事你去讲啊!你怎么一个也不去讲呢?

大法修炼人应该常怀谦卑之心。出现问题肯定是哪里没做好,同修提出的意见,肯定有他的道理,一定要虚心接受,认真思考。师父曾经严肃的告诉我们:“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那个时候你可就真是麻烦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1]我明白了这就是强调自我,看重了自己,觉得自己做的对,看轻了大法。

经过一番学法,修心后,心态明显变得祥和了。在过后的讲真相中,大部份华人都认可真相,并做了三退。在一个小学举办的学生家长联谊聚会中,我和妻子听说后欣然前往,仅有的八名学生家长全部明白了真相并高兴的做了三退。

(三)修去做事偏激、不计后果的心

来到西方社会几年来,参与的项目基本是推广神韵,挨家挨户挂宣传册,贴广告,跑大楼。在这期间,为了追求数量,带着偏激的心态做了许多严重违背西方人观念、与文明社会格格不入的事,例如以时间紧为由,挂门把时踏草坪、穿树林、过窗户等等;发广告,未经许可,绕过保安,直入办公区,使对方感到愕然,凡此种种错误,还认为是正念正行,过程中有项目负责人的安排和决定,也有自己的变被动为主动。如果真正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这样的事就不会发生,更用不着师父去操心!相信,在明年神韵的推广中,极端的做法不会再有了。

师父语重心长的告诉弟子:“长期党文化影响的这个东西确实严重,思维方式、人的行为与这个世界上的人格格不入。”[2]

邪党是用暴力加谎言全面控制社会,它管天、管地、管人、管思想。因为你的人生是在党文化的熏陶中度过的,你的所思所想,你的观念,你的行为,你的高兴,你的悲伤,你认为的幸福,你认为的痛苦,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一切很可能都是以党文化理念为判断标准的,即使认为有时的清醒也是在党文化中的所谓“清醒”,并没有真正的认清。就像一个人在大粪堆边呆久了一样,根本感觉不出臭味来。

此时,我更加明白了,这几十年的历史,既是邪党从篡政发家到衰败灭亡的耻辱史,也是我从娘胎里就开始被绑架,被污染、被毒害、被摧残、几近被虐杀的痛苦经历,悲哉,苦哉!必须下决心真正的全部把自己身上的党文化因素尽快解体,诸如:思维上“防人之心不可无”的戒备之心;观念上的唯我正确,妄自尊大,不屑一顾;语言上的随口假话,高调刻薄,声音仿佛高音喇叭;表情态度上的怒目圆睁、咄咄逼人;行为上的不顾他人感受,只管我行我素,做事时稍有不合自己的意愿,便对当事人生出怨恨之心,久久难去;如此种种,必须清除。

所以,我认为找出自身存在多少党文化因素都不是“丢人”,而且要正念清除,找到一个解体一个,发现两个,解体一双!在这个问题上,作为大法弟子只有主动向内找,以认真而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切勿存在侥幸心理。如果将自身党文化因素包裹的严严实实,遇到问题躲躲闪闪,患得患失,那是假修。这样的做法既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又辜负了师父的期望。

我认为,要解体党文化,首先必须坚持学法,多学法,学好法。师父二零零零年七月五日就提醒过我们:“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只要我们学好法,明白了正理,邪党文化因素就自动解体了。其实我们真的能听师父的话,三件事真做好了,好多问题也就真的迎刃而解了。

大法弟子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解体党文化,给了每个在大陆生活过的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一个大好机会。《解体党文化》中揭露了“宣传中常见的党文化,党文化的话语系统、生活中的党文化以及习惯性的党文化思维这些遍及思想、语言以及行为上的具体表现”等等。通过拜读《解体党文化》一书,可以认清党文化众多表现,也是解体清除一些自身党文化因素的过程。

尽快的去掉自身的种种党文化因素,只有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用“真、善、忍”的宇宙法理衡量自己,虚心向国际上的大法弟子学习,身体力行,尽快归正自己的思想、语言及行为上的具体表现,力所能及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层次所限,以上所悟,难免偏颇,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