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满城县七旬农妇张淑平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保定市满城县今年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平修炼法轮功后,摆脱了多年的病痛折磨,却由于她坚持修炼,按“真、善、忍”做好人,依法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受到当地公安局、派出所、及天安门广场等警务人员的非法打骂、恐吓、非法监视、劫持、软禁、勒索钱财等迫害。

张淑平女士,家住满城县神星镇神星村,在修炼法轮功前,张淑平曾患腿疼病,两腿经常酸、麻、无力,多年来经常用香油搓、打针治疗,也没有治好,她姐姐用三轮车拉她去保定医院看,花了不少钱,也没什么效果,发病时腿不能长久站立,而且一犯病就对十分老实的老伴发脾气,使老伴苦不堪言。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张淑平喜得大法,通过学大法,她明白了人为什么有病有痛苦,明白了做人应该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她按法轮大法的要求,处处多为别人着想,家里的什么活儿都主动去做,说话和气了,家里死气沉沉的气氛变得祥和了。老伴儿看她炼功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发自内心的对她说:“我要知道法轮功这么好,早就让你炼了!”

一个大字不认的她,经过一段时间集体学法,能通读宝书《转法轮》了。折磨她多年的腿疼病不翼而飞,张淑平从内心十分感激大法师父的救度之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控制媒体造谣诬蔑法轮功,利用军警特务非法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为了给大法鸣冤,替师父说句公道话,张淑平和同修一道去北京依法上访。

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人多的地方,张淑平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瞬间,一群如狼似虎的恶警向她们扑来,连打带拽,把她推进警车,拉到警备处。那里有专门刑讯的恶人对她连恐吓带威胁,逼问她是哪里人,叫什么等,她不配合恶人逼问。

恶警将她非法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涿州洗脑班,那里有一帮子打人凶手,对这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刑讯逼供,她不配合,这群流氓恶棍就对她拳打脚踢、扇耳光,同时逼问她:“还炼不炼?叫什么?哪里的人?”恶人边逼供边做笔录,然后凶恶的逼她签字,按手印。

在恶人的威逼下,张淑平老太太说出了地址,当天就被满城县国保大队警察拉回满城神星派出所,由两个人轮流看着她,并再次非法审讯。她被软禁了七、八天后,满城县六一零及神星镇邪党机构向她儿子非法勒索了两千多元钱,还逼她在所谓“保证书”上签字,并逼她儿子写了所谓“担保书”才放她回家。

中共邪党的流氓与残暴吓得其家人胆颤心惊。张淑平回家后,儿媳听信了中共邪党诬蔑大法的谎言,对她大闹一场,还逼着她写所谓的“保证书”;以前全力支持她修炼的老伴恐怕她再受迫害,极力阻止她学法炼功。在她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老伴儿被吓得把她的大法宝书全烧了。

从此以后,中共神星镇政府、派出所的人对张淑平非法监视,以许武斌为首的恶警经常到她家骚扰、恐吓,采用欺骗手段非法强制她在所谓的“保证书”上按手印,还经常的三更半夜敲门,大声喊她的名字,让她开门,她不配合,这些人就在门外蹲坑,看着她。

每到邪党所谓“敏感日”,镇政府、派出所的人就到她家里进行非法骚扰。张淑平自知没做亏心事,又觉得这些人为了自己的饭碗受邪党利用参与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很是怜悯,就像对待亲人一样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慢慢的这些人明白了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是救人的,与政治、政权无关,他们对张淑平和法轮功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二零零三年,张淑平和几个同修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神星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派出所,所长徐武斌为首的对她们非法审讯,逼问她们叫什么名,哪儿的人,资料哪儿来的等并做笔录,她们不配合邪恶,一天不让吃喝。满城县国保大队的赵玉霞等人来后,还动手打另一位大法弟子耳光。

第二天,派出所的人把她们拉到不知是什么地方的一个二层楼上,强行给她们照相,后又拉到县医院做所谓的检查身体,随后把张淑平送到东马洗脑班非法洗脑,白天夜晚有专人看管,给她灌输歪理邪说,逼她写所谓的“保证书”、签字,在邪恶的恐吓、威逼下,被非法勒索三千元钱,才让她回家。

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人权,张淑平信仰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是在行使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没有违法,更不犯罪,而且应该受到表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7/河北保定市满城县七旬农妇张淑平遭迫害事实-330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