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萎的生命在大法中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我今年六十三岁,我家祖辈务农,我本人老实本份,勤劳善良,年轻时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嫁到夫家后更是勤俭持家,辛苦把儿女拉扯大,日子过得虽不很富裕,但也算幸福,我自己也时常乐在其中。我丈夫曾经当过十几年的村干部,清正廉明,是邪党党员,受邪党毒害较深,给邪党效忠一生,到头来还是两袖空空。

口腔癌、全身溃烂

本以为我能安享晚年,可是人生总是无常,那引以为傲的铁板身体开始出现了问题,大约十年前,我双腿小腿皮肤上长出了癣一样的东西,又痒又痛,渐渐遍布整个小腿,从此我开始了漫长的寻医求药之路。当时我全家都在外地做生意,生活条件差,当时觉得没多大点事,也没怎么在意,以为这点小病擦擦药就会好,但是几年下来总也不见好转,就这样拖到七年前在母亲九十大寿那天,我的病情突然恶化。

那天象是着了凉,喉咙开始痛,嘴巴也开始烂,流脓流血,嘴唇烂到没有一点好的皮肤,眼睛白红白红的,舌头上长出的苔很厚,天天都要刮,口中麻木,一吐一口脓血。我四处求医,不停的吃药却没有一点缓解。

家人看到我的病情没有起色,就说送我到乐山肿瘤医院去好好检查,看看到底得的什么病,到成都医院割肉化验,诊断结果是口腔癌,但他们骗我说只是慢性炎症。在肿瘤医院医了半个月,花去两万多元,一点不见好转,儿子儿媳叫我什么活也不要干了,叫我去打牌玩,散散步呀什么的。

后来我全身开始溃烂,流脓流血。到了第二年,他们又送我到成都医院去住院两次。住亲戚侄儿家,不停的大把大把吃药,各种杂方都用上了,每天还往嘴里吹入不知名的东西,折腾得死去活来也不见好转。还在绵竹小医院住院三次,一次十多天。当时家人为了医好我,不惜大把大把的往医院送钱,这些年医药费共花去了一、二十万元。

转折、魔难

家人看我的病要医好是很难了,就这样在前年我们全家从外地搬回老家。这几年期间,我还哑过几次声,喉咙发不出声音,不能说话。我就这样痛苦无奈的煎熬着。

前年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前年过年我们姐妹间走亲,那天我在姐姐家住宿,姐姐和侄女她们给我讲我的病医院是治不好的,只有李洪志师父能救我,给我讲了许多,还教我炼功动作。当时我心想也不抱多大希望,就试试看吧(其实在前几年姐姐就多次叫我炼,我当时很固执,竟然还说出我死也不会炼的话,姐姐当时很伤心,但还是慈悲的对我说,你实在不炼那你就盘盘腿)。我炼着炼着,一股热流通透全身,从未有过的感觉,很舒服。

就这样我每天坚持炼功,一天炼两次,我觉得自己的业力比别人大,我得多炼功才能赶上别人,我每次炼完功地上都滴了一滩血水。我还加紧盘腿,很快就能双盘,现在我能双盘一个多小时了。因为我不识字,不久姐姐给我拿来录音机听师父的讲法,我就如饥似渴的不停的听法。

丈夫和儿女知道我在修炼后,极力阻止我炼,丈夫还偷偷藏过我的录音机。期间姐姐、侄女来我家,丈夫就对她们出言不逊,还扬言要报警抓她们。就这样硬断了我和她们的来往。我的病急剧恶化,我全身起泡,流脓血,连头皮也流脓血,全身找不到一寸好的皮肤,致使衣服、裤子穿不上身。

我就这样赤身裸体在一间屋里度过了整整七十三天,丈夫对我爱理不理的。腐肉脓血招来苍蝇、蚊子。我就艰难的到楼下提冷水兑盐洗身子,常常是一团团的腐肉被洗下来。在最后几天里,我实在提不动水了,丈夫给我洗了几天。神奇的是,这样我竟然也没有感染。

我生活不能自理,全身无力,整天以泪洗面,心里孤独。盼望姐姐来看我,想了很多,我多么希望她们来鼓励我,帮帮我。在这期间,我想起了姐姐侄女给我说的话:学了大法就是幸运的。我就整天喊“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我”。我虽然表面看起来很严重,但并不觉得很痛苦。姐姐来看我,丈夫不让她们進屋,说你们要让她炼功的话就不许见她。姐姐她们只能失望的走了。后来我还听邻居说丈夫在这期间还叫来警察要抓我。警察来了听说我连衣服裤子都穿不上,说这样的废人抓去干嘛,就走了。

地狱门前几徘徊

到了十月份,天有点凉了,丈夫看我还不能穿衣服就又送我去医院,接连跑了三家医院都拒绝收治我,后来一个医院好说歹说才勉强收下我,医生把我安排在停尸房隔壁住(可见医院也把我当成了濒死之人),这次住院五十三天,五十三天没洗过澡,一个多月都不能穿衣服,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丈夫给我擦身子,那毛巾搓在没有皮的身上,痛入心扉,手肿到找不到血管,舌头上长出了小包块。我心里一直都喊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

在这五十三里,我还天天目睹着死人,每天都有人死后被抬出去,抬出去一次就放一次炮,然后听到死者亲人的哭声。有一天看见抬出去三次,放了三次炮,听着死者亲人撕心裂肺的哭声,整个场面阴森恐怖。这五十三天,我至少亲眼目睹了不下五十人被抬出去。看着这些死去的人,想着生命的脆弱,人生短暂生与死之间一步之遥,渐渐也看淡了生死,能坦然面对生死了,同时也觉得生命的可贵,想想自己,我的未来会怎样?女儿问我:妈妈,您怕吗?我说:不怕。

重生

这次出院后,一天我在路上遇见了姐姐,姐姐惊讶的说:“妹妹,是你吗?我都认不出你来了。”姐姐鼓励我,说我能活到现在就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她叫我坚定信师信法,把身体交给师父管。

我还时常到姐姐家学法。我身上的皮肉烂了一层又一层,好了一遍又一遍,一层又一层的结疤,至今身上全是疤痕象蛇皮一样花。我的双手双脚二十个指甲全部灌脓脱落,长出新的指甲,还有两个是换了新指甲之后又长出新指甲。太神奇了。

我在姐姐家学法时,由于臀部上溃烂,不停的流脓血,每次学法我就垫上一张纸板,学完法站起来裤子就粘到没皮的肉上,每次将裤子剥离时都痛得我咬牙咧齿,但我从来不吭一声,忍着。

今年三月二十七日,我整个脸突然肿到跟馒头一般,全身肿,眼睛睁不开,丈夫刚好不在家,我看不见路,一头撞到墙上,痛得我“哎呀”一声重重摔在地上,我大声喊:师父啊,求您让我的眼睛能看见路也好啊!我的眼睛立即就能睁开一条缝了。

吃饭时我发现嘴里很木,象有一层硬硬的东西套在我的舌头上,我一扯,一条结壳的舌头被扯下来了,里面是一条崭新的舌头。接着我嘴里不停的吐血,鼻孔流血,眼睛流血,耳朵流血,真是七窍同时流血。晚上睡觉我在耳朵两侧垫上厚厚的纸,耳朵里的血就涌到纸上、脸上。第二天早上我感觉脸上紧绷绷的,我一照镜子,啊!我被镜子里的自己都吓到了!脸上全是鲜红的凝固的血,厚厚一层,只有眼睛在转,谁看见了都会吓一跳!洗脸时要先在水里泡很久,再一点一点的搓,洗把脸要费上足足一个小时。

就这样七窍流血,流了一个星期。丈夫吓坏了,心想我这一次肯定是挺不过去了,他催我快给女儿打电话,意思是让她来见我最后一面,我没有打,我心想要死就死吧,我得了法,死了也是大法弟子。我也做了最坏打算,我把我手上的钱全交给丈夫了。

可能是我放下了生死,生死就远离了我。一个星期后我七孔不再流血,全身的肿也消失了,我好了!太神奇了!谢谢师父!

我要把这消息告诉姐姐,因为流了那么多血,我身体很虚弱,我就坐着三轮车去了姐姐家,我又和姐姐她们一起学法了,身体恢复的很快。我能骑自行车了,去了几次姐姐家,丈夫就骂上了,说难听话,还说要砸毁我的车子,我说随便,我获得了新生,还有何惧的!这个功我炼定了,谁也阻止不了我。我说常人七窍流血能活命吗?我好了,你应该感谢师父才对呀!丈夫不说话了,其实我知道丈夫心里对大法是佩服的,只是嘴上逞强罢了。

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把我从死神手中夺回来,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我一定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新生!我知道慈悲的师父为了度我,替我承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我无法报答!唯有坚定修大法,同时把我的亲身经历讲给世人听,希望他们通过我的亲身经历,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要再被中共邪党的谎言蒙骗。

我也想借这里郑重告诉那些掉队的昔日同修,希望你们快快走回来,回到大法中来,跟随师父从新修炼,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啊!不要等到后悔莫及的那一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