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沧州李丽等十位法轮功学员遭判刑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沧州市李丽等十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被绑架,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至十二日遭运河区法院非法庭审,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被非法判刑,李丽被非法判刑六年,常寿轩、唐建英被非法判一年零八个月,徐凯一年零六个月,刘立新、赵翔、康兰英、赵俊茹、侯东亮、曹延香一年零五个月,九人被处罚金三千至一万元。

李丽、唐建英、侯东亮、赵翔、徐凯等随即上诉。二零一六年四月获悉,沧州中院维持非法一审结果。

李丽、唐建英于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六日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

目前刘立新、赵翔、康兰英、赵俊茹、侯东亮、曹延香等已经出狱回家。其中赵翔出狱后,于二零一六年四月向沧州市运河区检察院等机构控告运河分局警察私自修改体检结果以达到关押、构陷她的目的,并对她进行肉体折磨。

九名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时遭到各种迫害,如被逼迫写“保证书”、“悔过书”、污蔑抹黑的假材料;被逼迫穿囚服、做奴工,遭狱警怂恿的在押人员殴打、辱骂、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遭野蛮灌食等等。

康兰英为坚持炼功遭殴打、辱骂

康兰英在刚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就当众宣布,自己没有违法犯罪,不是犯人,修炼大法做好人没错。不做奴工,拒穿囚服。一个二十多岁在女押犯王威(音)抄起一双棉拖鞋,对着五十多岁的康兰英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康兰英因为坚持炼功也遭看守所犯人殴打辱骂。

康兰英的家属为她请了律师。可是看守所却以见律师必须穿囚服、上背铐来刁难康兰英和律师见面。康兰英找到相关负责人,强烈抗议让无罪的人穿犯人的衣服,她一再表明这是对她的侮辱,也是对法轮功的亵渎,在康兰英强烈要求下,看守所勉强同意康兰英拒穿囚服但是要上背铐,无奈之下康忍受着人格的侮辱才得以跟律师见面。

长达一年多的非法关押,使康兰英的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在看守所一年四季洗凉水澡,很少晒太阳,由于身心双重迫害和长期严重的严重的营养不良,康兰英视力减退,常年牙龈出血,满口牙松动,磨牙自动脱落四颗,整个夏天患上严重脚气真菌感染和手癣,脚趾、脚面大面积起脓疱、血泡,并溃烂,手指、手掌布满点状白色小泡,不断蔓延扩散至手腕,奇痒难忍,右手中指骨节肥大弯曲变形,腰部、膝盖疼痛,膝盖骨有点突出,面色苍白憔悴、消瘦,双腮塌陷,看上去苍老了很多。

七旬常寿轩老人遭饥饿迫害

现年七十四岁的常寿轩,被非法劫持到沧州市看守所关押后,为了让常寿轩写“保证书”、“悔过书”之类的东西,狱警骗常寿轩说,三天就放他回家,被常寿轩拒绝,他们就欺负常寿轩年纪大,眼神不济胡乱写,用放他回家诱惑他上当,结果常寿轩被非法关押了一年零八个月。

常寿轩年岁大了,牙齿不好使,他们故意规定每顿饭只给常寿轩五分钟时间,他根本吃不饱,饿得常寿轩手脚发麻、头晕眼花,眼看饿得人不行了,他们就送常寿轩去医治,检查结果常寿轩身体没有问题。

在看守所,他们整天放污蔑法轮功的造假录像和低级下流的黄色的东西,并且不让常寿轩炼功,修炼法轮功以前常寿轩浑身是病,修炼法轮功二十年身体强健,再也没有吃过一片药,在看守所常寿轩遭受精神、肉体双重折磨。

赵俊茹身体受到严重摧残

六十多岁的赵俊茹,修炼法轮功以前患有心脏病、严重肝炎、头晕头眩、血压忽高忽低等等病症,修炼法轮功以后不药而愈。在看守所,警察不让赵俊茹炼功,吃的非常差,很少见阳光,致使她的身体受到严重摧残,牙齿掉了三颗。在非法庭审的时候,赵俊茹几乎晕厥。

曹延香遭殴打、扒光衣服泼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曹延香拒穿囚服,犯人将她从监舍打到厕所,并扒光她的衣服,往身上泼凉水。赵俊茹上前阻止犯人对曹延香施暴,被犯人骂骂咧咧推到一边,威胁她说,再要上前就连她一块儿打。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曹延香遭非法庭审时,年纪轻轻的她已是满头白发。

徐凯拒穿囚服被铐刑具

在沧州市看守所遭迫害的徐凯因拒穿囚服、不参加劳动、不值班,刚进看守所就给戴上手铐,绝食抗议两天后才给摘下。徐凯在看守所里呆了两、三个月,足足瘦了有四十斤。

候东亮被围殴头部缝了九针

候东亮因拒绝做奴工、拒穿囚服,被十几个犯人围殴迫害至重伤,头部缝了九针。

另外,也于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李光光、孙满园,在沧州市看守所遭到野蛮插管灌食,直至生命垂危时才被放出。

沧州市看守所
沧州市看守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