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画家秦尉被劫持一月 家属投诉警察(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画家、法轮功学员秦尉自五月十八日被海淀分局曙光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近一个月,直到六月十六日片警才给秦尉家属送去了(非法)拘留通知书。迟到了近一个月的一纸通知,还是在家属启动了法律投诉之后才得到的。

秦尉
秦尉

这是秦尉第八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警察曾一直未通知家人关押地点,家人去多个派出所询问均无结果。

五十多岁的秦尉,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绘画系,为人正直、乐于助人,修炼法轮大法后,工作上不计名利,在家庭中,也能善解矛盾,学生、家长、同事和朋友都说,秦尉可是一个大好人呀。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晚上七点左右,秦尉在海淀世纪城一公园向曙光派出所一名便衣赠送真相资料,被其绑架到派出所,后转到海淀看守所。曙光派出所警察于五月十九日中午劫持秦尉本人回家、进行非法抄家。六月六日第二次进入秦家,其儿子独自在家遭遇问询,被告知是“在走法律程序”。

从五月二十日至六月十二日,家人和代理律师数次去曙光派出所、海淀看守所依法询问案情、查找拘留通知书、试图联系预审员,均未果。只在看守所窗口简单查到秦尉被刑拘。曙光派出所说人现在归分局管,打电话给海淀分局,回答说不知情。

六月十二日律师和家属去看守所找到预审接待处,又多次给海淀分局督查办、预审处总值班室打电话,几处都不告知预审员的姓名和电话,只告知一个永远无人接听的座机号码82587485和根本无法取得联系的707办案室。

在家属的再三追问下,才从预审处总值班室那里问出预审员姓刘;依然得不到任何拘留秦尉的法律文书。

六月三日下午二点多,律师见到秦尉,律师递给秦尉一封针对曙光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行为的控告信,被看守所警察当场抢夺走,律师受到恐吓威胁。

六月十二日上午,律师第二次会见秦尉,约三十分钟。秦尉说,预审员一男一女只非法提审过他一次,不报姓名。秦尉不回答问题,不看笔录,不签字。五月十九日在曙光派出所时做过笔录,他每一次回答都是“法轮大法好”。

曙光派出所、海淀分局、海淀看守所、海淀分局预审处等部门之间相互遮掩,有意推诿,二十多天未向家属发出任何书面或口头正式通知,严重妨碍了律师的正常执业活动,损害了当事人及家属的合法权益。

在百般无奈下,秦尉家属于六月十一日以邮政快递的形式,向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对曙光派出所、海淀分局、海淀看守所相关负责人和警察提起投诉。投诉信同时抄送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北京市政府,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监察局等十二个单位。

家属发出的十二封投诉信都已收到签收回执。投诉信指出,国家宪法赋予了公民言论和信仰自由的权利,因此仅仅因为秦尉信仰法轮功、告诉别人法轮功并不是×教就对他进行绑架和拘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违法行为。

而且,秦尉被绑架后多日处在被失踪状态,家属苦苦寻找却遭到四处推诿,得不到一个正式拘留通知,是剥夺了法律保证所有中国人应享有的正当程序权利,是在明显的违法!

投诉信指出:国家《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参与审理和执行迫害善良法轮功的人员逃避自身责任的后路。也就是说,不管是执行哪一级的上级违法命令,只要谁在案卷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谁就必将自己承担责任,如果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审判,一定是未来终身被追责的铁证。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当局宣布《公检法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在职责范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明确冤假错案标准、纠错启动主体和程序,建立健全冤假错案的责任追究机制。对于刑讯逼供、暴力取证、隐匿伪造证据等行为,依法严肃查处。’

六月十三日上午,秦尉的家人和律师在海淀分局看守所终于见到预审刘某某,秦尉的律师当面递交了《侦查阶段律师辩护意见书》,秦尉的家人递交了家属给预审的信、家属的投诉书。预审看后问家属:为什么给这个?家属告知预审:这是反映家属的心声。预审将资料收下。刘预审告诉律师,秦尉的案子已经交到(海淀区公安分局)法制处。家人告诉预审要保护好人,预审说他说了也不算,是法制处决定(是否送检)。家属要求看预审的胸卡了解预审名字、警号,预审一把把胸卡抢走,不告诉。

随后律师打电话给法制处,要求递交律师意见书,法制处拒绝接收,说他们不对外,有事找预审。

六月十四日秦尉家属给中关村西派出所片警郭凤臣打电话,继续要拘留通知,对方说不记得了,找找看。家属说,“因请了律师,要走法律程序,如果找不到对你们不利,我会控告的,因为家属有知情权。”片警说回去继续找。

六月十六日,片警将(非法)刑事拘留通知书送到秦尉家,通知书上注着五月十九日从看守所发出,签发单位是海淀公安局。

秦尉家属在投诉信结尾善意的劝告相关公检法人员:

“十几年来,对法轮功的非法打压已经构成了全球尽知的最大冤假错案,证据如山如天,殃及数亿人的正常生存,这伤天害理的罪行谁能承担得起?!在法治不断健全的今天,已经有二十多万法轮功受害者向高法、高检实名递交了对元凶的诉状,我弟弟也把他遭受的一切非法迫害诉状递交了上去。现在,他此时此刻还在受着非法关押,这笔帐将记在谁的头上?我们希望都记在元凶头上,所以在此提请相关部门的执法人员于国法、于善心、于良知、于自己的责任和未来着想,严格按国法办案,立即释放我弟弟秦尉回家。否则,我们家属将对他被非法绑架关押全过程的参与者持续关注并进行必要追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