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哪是什么公检法,这分明就是‘西南马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十九年前,一位身患多种疾病且脾气暴躁的乡村妇女,依靠修炼法轮功而获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升华,从此家庭和睦,婆媳融洽,当地人人皆知,所以这个家对法轮功充满了感恩和感激,然而法轮功遭到当权者无端迫害后,这位妇女和丈夫坚持正义信仰,竟然遭到当地中共人员的酷刑加害和非法劳教,今年三月份,她因为传播真相又被非法判八年重刑,这就是山东省莒南县大店镇垛居官庄村民崔建艾的遭遇。

人们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后,纷纷为她鸣不平,对于当地执法者的枉法行为,许多上了年纪的人说:“这哪是什么公检法,这分明就是‘西南马子’”。

“马子”一词是沂蒙山区本地方言、土话或俗语,意思是土匪、强盗、流氓、匪贼。过去动乱年代,这个地方经历了近二十年的马子乱世,因马子土匪主要盘踞在沂蒙山区西南方的今苍山、费县的山野地带,被当地百姓称之为“西南马子”。那时土匪马子到处劫财劫色、绑票逼财,百姓深受其害,到处躲藏,无有宁日。为了生存,各地百姓自发组织起来,在村里高筑围墙,抗击拦截,互相援助,声势渐渐大增,最后迫使土匪马子溃散而去。

这段惨痛辛酸的历史,虽然已经过去,但西南马子造成的伤害,一直在百姓心中挥之不去,以至于人们耳闻目睹到恶人恶事时,不由自主的与土匪马子联系起来,来表达他们的愤慨和警戒。但不幸的是,从一九九九年夏季开始至今,西南马子在这一带又死灰复燃祸害百姓,与过去土匪马子不同的是,过去的土匪在深山野林,现在的马子竟在官府衙门,过去的马子绑票诈财到手后,就放人不撕票,现在的土匪抢劫绑票后还撕票、卖票、杀票,比过去的马子最恶劣的是,现在的土匪马子主要祸害的是修心向善的信仰真善忍的百姓。那么现在的西南马子在哪些衙门?

在中共党政部门

中共迫害法轮功初期,该地区的所谓党政辖下的各个机关部门人员,一齐下手,纠合作案,对当地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打家劫舍、抢掠钱财、绑架人质、暴力洗脑,企图逼迫百姓放弃信仰。完全是土匪马子在世行恶。

如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蒙阴县垛庄镇寺后洼法轮功学员赵传文和赵传武兄弟二人多次被劫持到洗脑班期间,垛庄镇政府匪徒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先后多次抄了他们全部家产如下:电视机一台、扩音机一台、摩托车一辆、三轮车一辆、沙发一套、布匹(他们二人是做布匹生意的),就连家中仅剩的三棵杨树也被他们卖掉,还有几百块钱也被他们抢走,二千多斤小麦、十多袋花生、一缸油、电饭锅、电热毯、电话机一台、组合家具、录音机三个、集体洪法炼功用的大喇叭、床上用品等。家中只留空床一张,赵传武家中也只留空床一张,其余财产全部被抢走。邪恶之徒非法关押赵传文长达一百多天,非法罚款二万多元。赵传武被非法罚款二万二千元,交上现金后家具被拉回家,录音机被邪恶之徒低价卖掉,布匹被他们偷割下很多。后来又将赵传文的摩托车、三轮车、四季衣服、家具、车辆等物品全部抢劫低价拍卖,七间房子的门,窗,大门全部摘走,门窗上的玻璃,面缸,也全被砸碎,天花板被撬开,邪恶之徒把赵传文家中大门摘走后,又用石头等把大门口垒上。赵传文的父亲的三头猪被抢走,赵传武家同样也被他们抢劫一空。后兄弟二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六日,临沭县法轮功学员李波、何如尚、李善斌、袁春鸣、任征仕、孙卫东、石运刚等八人被强行带到县民兵训练基地,参加由县政法委、公安局举办的“军训式”学习班,开始了二十四天惨无人道的迫害。开始每天八小时摧残,后来每天十二小时完全超出他们体能极限的迫害式军训,逼迫他们不停地滚、爬、跑,保安则在后面拿着钢鞭、电棍、木枪、竹竿、扫帚等刑具,不停地辱骂、毒打,要求加快,加快,再加快,根本没有限度,烈日炎炎的中午也不准休息,强迫他们在柏油都被晒化了的马路上滚爬,一直到沥青变黑。粘稠滚烫的路面象油锅一样烤得他们全身代谢紊乱,大小便不正常,小便呈血红色,而此时却经常禁止喝水,保安则在后面用刑具驱赶,钢鞭、木枪、竹竿象雨点一样抽打在他们身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有一次一保安驱赶袁春鸣、李波时,竹竿的前节竟被砸得稀烂,法轮功学员被打得惨不忍睹。爬行时经常强迫他们光着上身,说是共产党的衣服不能穿,他们在地上翻滚时,五脏六腑象要翻出来,直想呕吐,不能进食。法轮功学员膝盖上,胳膊上结了疤又磨去,又磨出新疤摞陈疤。何如尚的左腿肿得足踝已看不见,脚后跟磨出了洞,先滴血后淌脓,袜子粘在上面,怎么也揭不下来……,在滚爬得筋疲力尽时,罚站马步,直累得全身抖动,教官则在后面拿木枪猛戳腿弯处,前面保安则拿扫帚不停地抽打双手,一个劲地喊:下蹲,下蹲,再下蹲……,由于不分昼夜地毒打,折磨滚爬,他们穿的新军服有的换了两次,有的破破烂烂,成了褴褛的乞丐服,衣不遮体,李波的那身更象烂抹布一样被丢在了水池边上……,就这样没完没了地对他们进行非人的折磨。

在沂水县,原柴山乡党委、政府除了肉体折磨、经济迫害,还有专门的精神摧残。洗脑班结束后,强迫每个法轮功学员每天的早上、中午、黄昏三个时候必须到政府报到。凡不报到的就重新给办班。这样法轮功学员连出去挣钱糊口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时时叫你生活在恐惧中。精神受到很大压抑。二零零零年五月原柴山乡教委在政法委书记王秀凤、政工书记张士业的授意下,召开了全乡教师“批判法轮功”大会,法轮功学员马胜亮、李光莲坐在台前接受着到台前发言的“老师”的“批斗”。批斗大会由教委副主任杜纪亮主持。教师发言后,政工书记张士业发言,然后教委主任武传贵发言,最后由主持人杜纪亮总结,他们都从各个方面用了尖刻的语言污蔑法轮大法修炼者,恶毒地攻击神圣的、救度众生的法轮大法,王秀凤批准乡工作人员可以随时随地到法轮功学员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督。她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就是告诉广大群众:这家人是炼法轮功的,你们离这家远一点,从而孤立法轮功学员,让法轮功学员在社会上抬不起头,达到精神上的再摧残。

在中共公检法机关

迫害转入秘密作案后,祸害善良人的共匪马子主要是当地公检法机关人员,他们分工明确,各司恶职,公安警匪主要负责绑票、转票、卖票,绑票就是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关押,转票就是公安警匪把人质转换移送给检法官匪,卖票就是把人质卖给劳教所和监狱一方,一般情况下,监狱和劳教所每接收一名冤判人员,就会付给公安警匪八百元钱以上劳务费;检法官匪主要负责撕票,通过捏造证据,非法庭审,冤判法轮功学员,完成以法律的名义撕票。

零九年夏季,郯城县茅茨村法轮功学员孙德建、张炳兰夫妇十六岁的女儿孙新娟在夏季考试期间,拿了几份真相资料放在了学校——郯城县第六中学,目的是想告诉身边的老师、同学,法轮功真相,遭到校长李培来,副校长徐祗路的恶告,孙新娟被送到东关派出所非法监禁和审讯。随后郯城“610”、郯城警察国保大队朱军等非法抄家绑架了孙德建、张炳兰夫妇。郯城检察院公诉人布玉连对他们捏造伪证构陷并非法提起公诉。为了澄清事实,张炳兰的姐姐张炳权委托北京律师程海与李静林淋漓尽致的做了无罪辩护,指出信仰自由,天赋人权,传播真相是善举,应当无条件释放当事人。公诉人哑口无言,旁听的家人明白了原来法轮功学员是无罪的,要求法庭当庭放人,法警匆忙把人带走了。狡诈的法官不但不采用律师的无罪辩护,反而以法庭“合议”为名把旁听者打发走了,不久即诬判张炳兰重刑八年半,孙德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审判长:周振山、徐丽)。

莒南县大店镇垛居官庄村民崔建艾,与丈夫王厚岭屡遭莒南县610、国保大队、派出所不法人员骚扰、非法搜查、抢劫财物、刑讯逼供、强制洗脑转化、强迫劳动、强制抽血等一系列不人道的虐待与迫害,夫妻先后双双均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一五年八月份,崔建艾在日照市莒县传播真相时被绑架而后非法批捕。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被非法庭审,所谓的公诉人竟然在没有法律依据的前提下,把崔建艾家的电脑等个人财产、真相资料、控告罪魁江泽民、被非法劳教等作为证据,诬陷崔建艾,被律师辩驳的无言以对,律师要求依法当庭无罪释放崔建艾,但审判长不敢做主,当庭未判。二零一六年三月份,崔建艾突然接到枉法判决书,莒南县“610”勾结莒县“610”指使莒县法院对无罪的她诬判八年重刑。当庭不判背后密判,莒县与莒南县两地610联合耍流氓。

在中共监狱

共匪加害善良的最后一站是监狱,中共监狱主要有黑监狱,如遍布各地的洗脑班、精神病院;地方监狱如看守所、拘留所;具有监狱性质的劳教所;各地公开的正式监狱。这些监狱主要负责杀票,以古今中外一切邪恶手段和百种酷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和肉体虐杀。精神虐杀包括强制听看污蔑法轮功的各种电视、书报;强制写罪恶的“五书”;强制参加揭批会;强制做罪恶的考试题;强制帮教转化别人;强制出卖他人和资料点等等,一个信仰者如果这样做了如同精神已死;肉体虐杀是被施以百种酷刑秘密杀害,但中共给出的死亡结果是自杀或病死,更甚者是活摘器官,焚尸灭迹。

吕震
吕震

吕震,男,蒙阴县蒙阴镇西儒来村人。从小聪明、能吃苦而又正义善良。在重庆大学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是重庆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的高材生。法轮功遭迫害后,吕震与重庆大学的同修们毅然去北京上访,遭到了恶警的毒打。在随后的日子里,他被关进洗脑班,并失去学业,被重庆沙坪坝区公安投进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出狱后,吕震被学校遣送回蒙阴,但蒙阴不法人员拒绝接收,为此吕震只好离家。二零零四年三月,吕震在蒙阴县蒙阴镇赵峪村同肖玉军夫妇一同被绑架,被关进蒙阴看守所、洗脑班进行迫害。同年十二月蒙阴县“610”、蒙阴县法院将其诬判十一年,投进山东监狱。吕震在山东省监狱大部份时间被恶警严管迫害,被关押在入监队(即十一监区)遭迫害,山东监狱政委齐晓光、入监队监区长张磊光、教导员李伟、副监区长陈岩指使所谓“帮教”的犯人(多是因经济犯罪的,部份暴力犯或黑社会犯罪的)酷刑迫害吕震。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吕震在山东监狱被活活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三岁。

钱法君
钱法君

钱法君,男,未婚,临沂市临港区壮岗镇东演马村民,原以做“艺术装潢”生意为生,客户多有口碑,但脾气火暴,亦有“浪子”之称,后在其母亲的劝导下,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从此脱胎换骨。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钱法君多次遭到演马乡派出所恶警徐恒年、韩金城、马宗涛、卢修田等人致命性的酷刑残酷折磨。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到狱警李公明、岳林镇、杨澎等的多种酷刑摧残,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正在家中忙于秋收的钱法君又无辜被恶徒绑架到临沂市洗脑班,第三次被投进山东第二男子劳教所。在恶警王新江、罗光荣等的密谋下,钱法君遭到狱医张某某(警号:3731063)等长期野蛮灌食摧残,奄奄一息,恶徒在医院实施“抢救”,从其右脚处输注了不明药物后,将其暂时放回家。但钱法君回家药物开始发作,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晚九点含冤去世,时年四十七岁。

610是土匪黑手

那么,指挥公检法人员加害虐杀善良的幕后黑手是谁?就是610,它既不是党政机关,也不是执法部门,乃共匪法西斯盖世太保,遍布大陆党政军公检法医院等机关部门,拥有调动一切社会政治经济司法等资源迫害法轮功的专权,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密令密谋都来自各级610,每一起冤假错案命案的背后,都是610故意纵容的恶果,它的最上峰就是共匪总头子江泽民。610就是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

十七年来,在临沂市610和公安610的操控纵容下,沂蒙山区的各级共匪马子横行乡里,无法无天,残酷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已经制造了许许多多的罪恶:此地被中共强行劫持到各地洗脑班的超过千人次,遭到非法劳教判刑的超过五百人次,其中被枉判重刑的五十多人,被直接谋杀的有二十多人,被吓死、病死、困死的许多,被抢劫的财物数百万元。而同一时期,中共在全国制造的冤假错案不计其数,仅被证实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就超过四千人(实际数字远不止此),甚至做出了“活摘器官”这样的惊天罪恶,给中华民族和整个人类带来了无尽苦难和悲剧。

中共虽然能逞凶一时,但天道不变,报应相随,天惩恶报中,个体匪徒相继遭报而去,江氏土匪流氓集团分子如薄熙来、王立军、周永康、徐才厚(未审先病死)、郭伯雄、苏荣、李东生、周本顺等纷纷应罪入狱,整体中共恶政几近消亡,共匪总头子江泽民则在全球诉江大潮中正在被推上历史审判台。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