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警察打交道的小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我去农村同修那里开交流会,四、五十人参加,分三个房间。法会很成功,一直开到午夜一点半,期间不管是带孩子的小媳妇,还是七、八十岁的老人,没有一个中途离场的,没有一个闹着着急回家的。法会开完了,我自己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感动。

组织法会的同修在会上发言说,几年前,他买了一辆面包车带领周边的同修把方圆几十里的村庄撒遍、贴满、讲透真相,年底串门十二个村送福字一万多张,把光盘、《九评》等真相资料打包放到派出所大门口,或让小警察直接给领导带進去。并写上“赠与贵所长,你的朋友”。再加上几次被举报,在派出所和看守所里不管他们怎么凶,他都视眼前的人为朋友,如今和周边的几个派出所的警察也真成了朋友,改善了当地的环境。

回家的路上司机同修让我坐前面,后面的十几个同修挤在一起,连老太太都没有坐,我惭愧的很,让司机停车换一换,司机同修说:没问题,别看她们年纪大,发起真相资料来比你跑的快。

在和同修们的接触中,根据同修的讲述,整理了几个他们和警察打交道的小故事。

派出所长:你们发资料为什么不白天发?

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修去发真相资料,警车过来把我们截住。我把真相包递给同修,自己跟警车到了派出所。所长不问发资料的事,却说:别看你们村炼法轮功的多,却出现了两起儿子打父亲的事情。我问他是谁,他不说,又问:“你们发资料怎么都在晚上发,为什么不堂堂正正发,为什么不白天发?”我马上接着说:“以后再有资料我白天给你送来。”所长又说:“我现在正在学国学,学弟子规。”我说:“学弟子规好啊,传统文化,有时间上我那去,咱们一起学。”这时所长摆手示意让我走。

第二天,我给派出所送去了真相资料和我的诉江控告书。

我们就这样走出了派出所

一次,我和一位女同修被警察抓到派出所,被铐在床边上,我问所长:“给你的真相资料看了吗?”他说看了。我说:“看了怎么还干这种事啊?”他说:“我这是帮你提高。”我又说:“老曹(前所长)在的时候嘛事没有,怎么你来了以后光有这事啊。”他说了句“老曹是你亲戚”就走了。

我就站那不停的发正念,慢慢的手腕有些肿,手铐越来越紧,我心里产生了怨恨,他们给我凳子我也不坐。后来想想他们这些警察才可怜那,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也就不再怨恨他们了。

到了傍晚六点钟,一副所长進来说:放人。我就举着手给他看,说:“你看铐子勒進去这么深,出去我得给你们上网。”他一听大喊一声:“怎的,上网?都别走了,都给我回来。”外面的警察听到喊声拦住了大姐。我不慌不忙的对那个副所长说:“别闹了,就你闹得欢。”副所长就再也没说话。我们就走出了派出所。

警察笑着开车走了

三月份,我们这有庙会,这是救人的好机会,我们把真相展板不干胶贴遍大街小巷,巡逻队警车停在了我们的车后面,我就往前开,警车上的喇叭不停的喊:停车、停车、靠边停车。我在道口处停下来,他们下来几个人,我一看是当地派出所的,他们也认出了我。一个副所长就跟我说:怎么也不改呢?我看你们贴那么多,还有吗?他打开车门一看, “啊”了一声:“贴这么多啊!走走,上派出所。我笑着对他们说:“哥几个别闹了,时间不早了,快早点回去歇着吧。”他又问:“车上还有啥?”我说:“还有几盘光盘。”他们就自己打开车门把光盘拿走了。我就对他们说:“拿回去好好看看。”他们笑着开车走了。然后我们又把剩下的不干胶贴完了。

派出所副所长:怎么不给我一个?

一次我们大家去一个村落救人,有发真相的,有贴不干胶等,遇到了村里巡逻队,给他们真相资料也不要。一会儿警车就来了。我们再想走已经来不及了,我一看警察,认识,是当地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他对我说:上派出所蹲一宿去。我说:“上派出所干啥呀,你们早点回去歇着吧。哎,你们怎么来了?”他说有人打电话举报。我说:“你们应该去抓打电话的,他才是真正的坏人,以后再有打电话报告的,你们不会不来吗?”他说:“你说不来就不来呀,那派出所是你家开的,老干这事,这要是让你家姑爷知道了现不现眼呀?”我说:“现什么眼,又不是做坏事。”然后,他们开车走了。

在这个过程中,那几个巡逻的一直在后面看着,我走到他们跟前问:“是不是你们报告的?”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敢承认恶告,说不是,还过来要《九评》,一人还做了三退。

后来我到派出所办事,想给所长捎去一个真相随身听,里面内容很全。临走时,我把随身听送到所长办公室,当时屋里人很多,所长正在打电话,示意我放在桌子上。由于事情没办完,下午又去了,副所长看见我就埋怨:小收音机怎么给所长不给我?这时所长看见我来了,就凑近这个屋里说:行啊,越来越先進啦,都用电子的了,还有吗?给他(副所长)也来一个。我说现在没有,等有了我再给他送来。

我临走时,所长又说:好啊,做好人嘛。

我给派出所长送去了土特产

去年秋天,我们几位同修开车去较远的一个镇贴真相资料。最后一张真相条幅刚贴在派出所和乡政府中间的电线杆上,派出所的警车就顶着我们的车停下了。下来几个警察问贴的啥,这时一个同修从车上下来,大声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我们都是好人。”警察说:“那就上屋里坐坐吧。”两个警察架着同修到屋里去,我把车也开進了院里,另两个同修没下车。警察问:“你们是哪的?”我说就是附近的。所长过来问我姓什么,我告诉了他,他就到屋里打了一通电话,知道了我是谁。他出来跟我说:“某同志……”我说:“我不喜欢你叫我同志,这是党文化。”他说:“我就叫你老某吧。”我说行。就这样,我跟他讲了一个多小时真相,最后他说:“你们快回家吧,我们还要巡逻呢。给你们钥匙,快走吧。”我对所长说:我们会来看你的。

我们开车在前边走,他们的警车在后面跟着,后来他们超过了我们,在两乡交界处等着。当我们来到那里,警察在喇叭里喊:以后别上我们这边来了。同修一边开车一边鸣笛。过了几天,我自己又去了那个派出所,给所长送去了一些土特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