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讲真相 解体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五年九月的一天,我与丈夫在家正准备吃饭,突然丈夫的手机响了,丈夫接了电话。我隐隐约约听到丈夫和对方的通话,之后就看到丈夫面部表情遽然变化。果然,丈夫放下电话就大发雷霆,冲進房间便将我供的师父法像镜框摔的粉碎,还野蛮的殴打我,满嘴污言秽语。

丈夫在骂骂咧咧中,我得知是社区邪党支书张某打来所谓“关心”电话,说最近公安局对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的事情逼的紧,查的严,让我别太“嚣张”,注意安全。

我立刻用自己的手机给这位张支书回复电话说:首先谢谢你好意提醒,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想请你出来喝杯茶聊聊。他忙推托,说现在马上开会,哪天他约我。我说:“你忙的话我就长话短说,以后与我相关的事,请打我这个电话号码,别难为我丈夫,他在中共这么多年高压迫害下,承受不了你们再施加的压力。就在你刚通完话放下电话,他就把家里砸的一片狼藉,左胳膊被玻璃划伤七、八寸长的口子。控告江泽民是我的权利。今天我没事便罢,否则你无意间也成为江泽民的帮凶了,别再助纣为虐了……”张支书支支吾吾,没等我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几天后,当地国保大队、“六一零”和派出所以“调查点事”为由,约我接受所谓调查。国保大队为王金军等三个警察想来我家。我不让他们来,把见面的地点定在附近的广场中心。王金军一行三人一见我面就象审犯人一样。我说:“你们这是调查还是审问?如果是调查什么就直说;是审问的话,对不起,不奉陪了。”

其中一警察一听就“蹭”的站起来了,王金军使了个眼色要他坐下,然后拿出一张写满我地大法弟子名单的稿纸,我看到上面都已打勾了,表示已调查过了,我的名字排在最后。他问我诉江是谁指使的?谁帮写的?我不慌不忙的说:“是谁帮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哪儿做错了?这么多年来数以万计的大法弟子遭到无辜非法迫害,你们再不悬崖勒马,下一步控告的就是你们了。因为我们师父慈悲一再给你们机会,所以暂时只追究迫害元凶,把握机会给自己做出明智选择。”

他们看广场人多,就与广场警务室协商借用一下房子,到警务室后就把里面值班的三个人撵出去了。警务室里就剩下我们四个人,他们小声问我什么文化程度?我回答后,他们说:凭你的文化程度根本写不出来。我说:“你们天天上明慧网,是真没看到?还是假没看到?那上面人权律师早已把相关法律法规写的清清楚楚的,上传的都是格式化文件,现成的,我们只要把自己得法受益经历,遭迫害等事实一五一十的填上就行了,这有谁不会?难道不该控告江泽民?”我听到警务室值班的人在门外窃窃私语。

一警察威胁:“你不配合还会有人找你的,下次就不是这种方式、这个地点了。”我说:“下次有,就是在更大的地方——金州广场(我市最大的体育广场)。真有下次,我一定带上高音喇叭。”

那天与警察的谈话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到下班时间他们收拾准备走。我笑着说:“走,我请你们吃蒸面去。”其中一人说:气的肚子疼,还吃呢。我说:“这就气得肚子疼?那你们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我们一味的做好人却无辜遭受这么多年迫害。”他们三人听了无语,悻悻的离开了。

之后,再也没有人骚扰过我。是慈悲的师父呵护、加持了我的正念,一场预谋的迫害被解体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