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控告江泽民 河北满城县公民遭骚扰、恐吓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五年五月开始的诉江大潮中,满城区多名法轮功学员依法控告江泽民。然而,二零一六年四月中旬,满城区610的头子吴卫东与满城区政法委相互勾结,三次骚扰、威胁实名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

他们有的拿着法轮功学员诉江的状子,有的拿着他们自己伪造的维护江泽民的言论,有的拿着所谓的“五书”(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还有一份对法轮功的栽赃、诬陷的稿件,并没有最高检察院与最高法院的委托书),威胁、恐吓、诱骗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在那些伪造诬陷的文件上签字、按手印。或拿一张白纸威胁、恐吓、诱骗学员在上面签字、按手印,然后他们拿回去,在上面做手脚填上邪党的歪理邪说。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们就恐吓、诱骗其家人按手印、签字。还有的学员连续遭到电话骚扰。

具体情况:

1、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一日,乡政府王雄伟等三人和两渔村村干部史俊红、高大墩闯入法轮功学员姜秀云、赵宝玲、樊树花、康艳梅、史玉华、刘会兰家,威胁、恐吓、诱骗等手段,强迫在所谓的“四书”上签字、按手印。并恐吓说:若不签字,就拉到韩村学习班(洗脑班)。

2、要庄乡干部到南宋村胁迫村干部骚扰了五位法轮功学员:张景花、苟福珍、王建青、黄玲敏、王金玲。

贾庄村干部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范文霞又找到地里让她按手印、签字。范文霞没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

大册营镇镇派出所指导员黄会文等人指使下紫口村赵继征到法轮功学员徐以英家骚扰,见她不在,便要她丈夫转告她到镇上去签字,还哄骗说:“这回签了字,以后再也不找她了。”

他们还指使西村干部范秋林找到法轮功学员范凤格的丈夫,说让范凤格回来签字,签了字就不找她了;若不签,以后不让孩子上大学、当兵。吓的她丈夫在电话里冲她大发雷霆。

3、神星镇镇干部李海生、田姚,胁迫南魏庄村干部李文武、徐怀闯入法轮功学员徐金芝、王振兰、严书平、魏金台、徐琴、崔金兰家,哄骗他们在事先准备好的“邪书”上签字、按手印。镇干部三个人(一女二男,女的三十多岁,两男都是四十多岁)非法闯入进荆山村法轮功学员苑家康家,追问他控告江泽民的事。还逼他在不炼法轮功的表上签字。他不配合,他们威胁他说:“你不签字,我们就把你交上边去,派出所会把你抓到拘留所去。”还编了一些谎言,来欺骗他,他儿子在谎言与恐吓下,怕父亲遭迫害冲他发脾气。这三个人在他家连哄带威胁恐吓了两个多小时,一直到他理智不清的签了字他们才撤离。

南峪村镇干部闯入法轮功学员严贵娟家,让她在所谓“四书”上签字,被抵制。还吵吵让她不修炼的丈夫签字,也遭拒绝。

寺角村书记被神星镇人员指使到法轮功学员肖平菊家叫她签字,她没在家,她丈夫替她在“四书”上签了字。

4、满城区工商局退休职工宋秀景的领导在电话上骚扰她。

5、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下午,满城区县社保卫科邪党人员姚建忠带着两个人非法闯到韩村镇大固店村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吝寿珍家骚扰。当时她不在家,姚建忠就恐吓、欺骗她老伴,逼他替吝寿珍写不炼功和不去北京上访的所谓“保证书”。

6、石井乡永安庄村王兵义在满城大街上做生意,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三号下午三点遭到社区办、城关派出所等五人的非法询问诉江之事,并和他套近乎,骗他写“以后不写了”的保证,并签字。

7、白龙乡李家庄村干部邢东祥、郭东受乡政府李敬东、蔡涛指使,四月十二、十三日两天找法轮功学员陈珍,逼迫她写所谓‘保证书’,她不写。这些人就找陈树珍的亲友劝她写。十四日,蔡涛、李敬东东等五人非法闯入她家,并拿出早准备好的所谓的“保证书”、“决裂书”等五书,强迫她签字。陈树珍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反而动手往车上拽她,边拽边说要送她去南韩村学习班(洗脑班)。她被拽倒在地。儿媳见状,从屋里跑出来质问:“你们想把我妈怎样?为什么拽她?”邢东祥把她儿媳拽到屋里,连哄骗带恐吓,让儿媳替她在“五书” 上签了字。

这些人还恐吓老年法轮功学员邢玉花:“你不签字,不让你孙子上学。”他们还非法闯入郭来起家骚扰,他不在家。这伙人恐吓、诱骗他妻子。他妻子怕他遭迫害,替他签了字。周凤琴老人再次被这些人骚扰,儿子担心老娘遭迫害,替她签字。

李敬东、蔡涛等人还到钟家店村,逼迫两位法轮功学员在五书上签字、按手印。

南水峪村两位法轮功学员被李敬东、蔡涛等人骚扰,强迫在他们事先准备好的邪书上按手印、签字。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