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大法之福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修炼法轮大法就像一座分水岭,前后的我简直是天壤之别。能成为大法弟子简直是万幸中的万幸。

我们一家修炼大法充实、快乐

之前的我:心胸狭窄,脾气暴躁,真是沾火就着,发起脾气来不可理喻,和丈夫打架都敢动刀,和公婆的关系也表里不一,曾想等你们老了别想和我生活在一起。完全没有传统妇女应有的一点贤惠,无知中造下很多业力,三十多岁满身是病。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从内心感到这是真正的佛法,不能错过机会,坚修到底,三百多页的《转法轮》,我用半年的时间就背下了。在法中我明白了许多法理:人的生命不止一生一世,做好事会得到德,做坏事得到业力,吃苦遭罪是还以前欠下的业债;知道了宇宙是有理的,那就是真、善、忍,他制约一切,生命遵循他是好人,背离他是真正的坏人。从此我的世界观发生了转变,心的容量变大了,身体得到师父的净化。现在我们一家人——公公、婆婆、丈夫、儿子、孙子都相继走入大法中修炼,都沐浴在大法的恩泽之中。由衷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一次,姑家妹妹对我说:你们一天尽整没用的,闲着没事信什么法轮功?我非常严肃的对她说:“你不明白不要这么说,你了解法轮功吗?我们做的事情是最正的。以前的我啥样你也知道,现在的我变化多大你们也看到了,修炼使我有了一个好的身体,无论多忙多累,我只觉得时间不够用,从不觉得身体承受不住。前些年我开制衣店,五天五夜加班,每天只睡一个小时的觉,我还是觉得精力充沛,这是不修炼的人能比的吗?再说大法弟子在社会中就是展现正能量,无论在家庭、在社会从不制造矛盾,也不激化矛盾,因为我们知道做这些事情的后果,明白这个理。就说我吧,我们家上有老下有小,家里家外所有的活都是我一个人做,我从未抱怨过,也没觉得苦,我们家根本就没有矛盾,偶尔有一点小的不愉快我们都能用大法法理归正自己,一会儿就过去了,谁都为别人着想。托大法之福,我们一家人活得轻松、愉快、充实。就现在这个社会,无论你有多少钱,哪一家是真正的和睦?我就敢说我们家生活质量最高,这就是法轮大法的威力。如果中共不迫害大法,这么好的功法得有多少人修?那社会不就和谐了吗?还用定那么多法律?还用费那么大的力度反腐?所以真正造成社会不和谐的因素是中共。”

妹妹听了我一番话后,心悦诚服地说:“真是那么回事。”

家庭是很好的修炼环境

本来公婆是和小叔子在一起生活的,因小叔子长期在外地工作,照顾不到老人,而且婆婆家在乡下,村里只有两名大法弟子,距她家较远,老人学法时速度慢,缺乏学法环境,这样修炼就会懈怠。我就和丈夫商量将老人接过来一起住,我家在镇上住楼房,由于老少四辈楼房住不下,就在镇边租了一座简陋的平房,楼房就让给儿子、儿媳住,孙子、公婆跟我们。

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由于没有与公婆在一起生活过,一些观念、性格、爱好、生活习惯不同,使我们之间有许多东西需要沟通、磨合。开始时问题少,遇到问题大家都能用大法法理衡量,能忍,能退一步。时间一久,积攒的多了,偶尔的也出现心理不平衡:我为你们放下舒适的楼房来到平房,捆柴、烧火、侍弄菜园,得多费多少时间?多吃多少苦?并且放下了做服装的生意,你们还不理解,总挑这挑那的。我心里不太舒服,但我知道这是暂时的,因为有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沟沟坎坎。

一次学法,师父的一段法点醒了我:“在这个矛盾中,只要能向内找就能发现自己的不足。矛盾不暴露出来,没有这个矛盾的出现,你就发现不了你的执著、看不到你的执著。一切都是平和的,那能修吗?”[1]

我豁然间明白了:我以前那些争强好胜、刁钻刻薄,不能忍让的坏习气并没有修下去,因为没有这样的环境就没暴露出来。师父早已开示我们,修炼后的路是改变的,一切为我们的修炼而安排。和公婆生活在一起也不是偶然的,是师父安排的,我这些顽固的人心不在这样的环境还不好去呢。师父浩大的慈悲弟子唯有感恩。

大法能善解一切渊源

二零一五年腊月一天,儿子告诉我儿媳要和他离婚。儿子说:“她外面早就有人了,我努力的挽留,她意已决,那边的人催的挺急,我就答应了。”我的脑子“嗡”一下子,心想:我们一家对她不错呀,没亏待过她呀,她怎么这么狠心就扔下丈夫、孩子不管,只顾自己的感受,这么自私。我这心就不平衡了。儿子看到我的表情就说:“妈你别上火,也别管了,顺其自然吧。”儿子一说,我转过弯来,我们修炼大法的人家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呢?刚才一连串的想法都是向外求,都是埋怨、指责,这怎么行?师父告诉我们遇到问题向内找,就找自己,遇事先为他人着想。

我就向内找:儿媳要离婚,离开这个家,也有我的责任,她到我家后,生下孩子就交给我带,她就长年在外打工,和儿子也是长年的两地分居,很少有机会和她沟通、交流,偶尔回家待她非常好,以为这就是对她好了,并不知道她的内心有什么苦楚,没有及早的帮她排忧解难,外面的世界那么险恶,她这些年是怎么闯荡的?吃了多少苦,我问过吗?这要是自己的闺女能这样对待吗?是我这婆婆没带好她。不行,她一天没离开我家,我就有责任。

我马上和丈夫去儿子家,见到儿媳,我说:“你要离婚,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如果是我的错,是咱们家谁的错,我们可以改,我们都不希望你离开这个家。”她哭了:“不是你们的错,你们待我比亲生父母都好。”“那是怎么回事呢?”她说不出啥,后来说丈夫挣不来多少钱养不了她。我说:“他虽然挣不来大钱,他也很努力,你应该看重他的人品,他修大法后把所有的恶习都改了,处处为你着想,这你是知道的,这也是别人所不具备的,婚姻是缘份,俗话说,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的共枕眠,要珍惜呀,何况你们还有孩子,都十岁了,奶奶待他再好也代替不了妈妈,母亲是一份责任啊!离婚成了当今社会的时尚,那是变异的东西,是有悖天理,也违背人伦的。”

我们说了许多,但她意已决,也许他们夫妻缘份已尽。儿子告诉我们说:他岳母现在有病,而且马上就要过年了,他们不想让老人家知道这事,儿媳就不能回娘家过年,她准备自己在楼上过年。等过了年,政府上班就办离婚手续。因为每年我们都是全家在一起过年的,这种情况她也不好再和我们过年了。听到这,我一把拉过儿媳的手说:“孩子,虽然你们已决定离婚,但我们毕竟有缘一场,怎么能忍心让你自己过年呢?我邀请你咱们今年还一起过。”儿媳抱住我放声大哭,弄得我也一起哭。

我和儿子一起办置年货,买的都是儿媳喜欢吃的,除夕夜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吃了最后一顿团圆饭。除夕夜晚,儿子照例给岳母及她家亲友拜年。初二儿子和往常一样带上礼品陪儿媳去娘家拜年。儿子自己回来了,儿媳到初七回来,他俩就办了离婚手续。

大人表面上能坦然面对,可是孙子从姥家回来就知道个大概,他大姨告诉他的,他也听见他妈妈给那边那个人打电话的内容了。他父母一起出门走了他就预感到什么了,就开始哭、闹,几天了,他一会儿要妈妈,一会儿恨妈妈,怎么哄都不行。他妈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表现的很激动。我知道这么下去不行,知道老哄他是哄不了的,就告诉他爸爸、妈妈是离婚了。我给他读师父的法:“你们知道什么是坏人、好人吗?你心里装的是恨、是恶,大家想想这是什么生命?会表现在行为上,甚至于表现在面像上,人瞅你都是恶的。”[2]我开导他:“妈妈虽然离开你了,但你的生命是她带给你的,她把你带到这个世上你才有机会得到这万古不遇的大法,她对你是有恩的,你应该感谢她,怎么能恨她呢?师父告诉我们对谁都得好,何况你妈妈呢?”

孩子安静了许多。有一天他终于接了妈妈的电话,孩子责问妈妈为什么离婚,儿媳在那边还在骗孩子说没离婚,别听别人说啥等等,孩子就是哭,哭得啊那个伤心啊!

听着娘俩的谈话,看到孙子的伤心欲绝,我的心被带动了,接过电话告诉儿媳:“别再打电话伤害孩子了,他受不了,也没人跟他说啥,我们只是劝解。”作为奶奶这个场面真揪心哪!我们是修大法的,处事一切都为他人着想,我们也是这么做的。但话虽这么说,事也得这么做,可身在其中时,那个心是真难达到坦然。但我又清醒的知道大法弟子一定要从常人的矛盾中超脱出来,这是修炼过程中要过的关。就这样,一会儿人念占上风,一会儿神念占上风,但无论如何我是主佛的弟子,无条件的按师父的法理做,这是毫无疑问的。那些抓心挠肝的人心的情——被误解就为自己辩解,听说她外边有人妒嫉,看到孙子这样情就勾起了,是应该丢弃的。

后来我知道儿子是这么做的:当儿子知道离婚已没有回转余地了,他就放下了,一切为儿媳着想,给她录制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故事让她经常听,嘱咐她别随波逐流,别离大法太远,将来淘汰的都是道德堕落的人。儿子跟我说:“我是可怜她这个生命,我们有师父有大法,将来我们是没事的,而她要离开这个环境,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污染,对这个生命来说是可怕的。因师父讲了:‘放纵魔性离神远 地狱一入无出日’ [3] 。”

听儿子一说,我真是汗颜。儿子是此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他却能为一个生命着想,多广阔的心胸,体现了大法弟子的风范。从中也暴露了我修炼中的不足。我再接起儿媳打给孙子的电话,我就说:“孩子,妈有些话过重,对不起,我们尊重你的选择,我会带好你的儿子。”儿媳在那边大哭:“妈,是我不好,咱们全家都好。”

丈夫在这件事中表现的也行,开始也很冷静,直到看到了他们的离婚协议书。离婚协议是儿媳对孩子什么都不管,不拿抚养费。丈夫心里有些不平:这些年儿媳在外打工没往家拿过钱,孩子生下就我们带,现在又丢下不管,以后的抚养费也不管。后来我们在不断的学法交流中,明白一切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逐渐的也就放下了。

我公公、婆婆上了年纪,每天看到重孙子就觉得可怜,就心疼,受了打击,身体出现严重的状况:公公不能坐起来了,也不睁眼睛,大小便失禁;婆婆四天起不来床,发烧、咳嗽,不吃饭。我们知道这都是人中的假相,法能破解一切,因为只有大法是万能的,我们就大量学法,师父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4]也来了许多同修和我们交流,帮助我们在法上提高。公婆很快就过去了。

试想如果不是修炼,公婆这么大岁数遇到这样的打击,身体出现那样的状况,能不吃药、不打针这么快就好了?说不定就一命呜呼了。在这里我发自内心的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每天上街向世人讲真相,就是把大法的美好和自己在法中受益的真实情况告诉世人,破解世人被中共谎言的毒害,让更多人都能了解大法认同大法都能在大法中获救。弟子这里给师父叩首、再叩首!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无度〉
[4]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