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帮我闯过了一大难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我今年七十九岁,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近二十年的修炼中,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虽已年近八十,仍照常做家务活、院内种菜、外出骑自行车或电动车办事。亲朋好友、街坊邻居都羡慕我有这样好的身体。

然而,二零一六年一月十日下午一点左右,我突然感觉头痛,而且疼的越来越厉害,随后身体就不会动了,说话不清了,呼吸急促,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慢慢有了意识的情况下,老伴费了很大力气才把我拖到床上,到了傍晚用手比划着让老伴到邻居家挂电话告诉女儿们。晚上七点左右,女儿回来一看这种情况就让我求师父救我,要从心里坚定正念,把这状态看作是旧势力的迫害,是假相,就听师父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这时没修炼的女婿说这是脑血栓的症状,要赶快去医院,我当即拒绝,因我这时已较清醒,相信师父一定能救我。

随后,修炼的弟弟、妹妹也都闻讯赶来,不断的在我耳边说这不是病,不承认旧势力的这种迫害,继续求师父。我就在心里不停的念师父讲的两句话:“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渐渐的我的头脑清醒了,这时才意识到是自己在关键时刻没有正念,没想到求师父,没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这就是由于平日虽然学了不少法,但不会修心性,修炼不到位才导致了这种局面。

晚上到了女儿家,他们一齐为我发正念。第二天知道的同修们都帮我发正念,我自己也能坐起来发正念了,第三天就起来学法炼功,但在炼功中没站稳摔倒了,眼皮划了个大口子,出了不少血。而这一跤却摔出了我的正念,心想: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不管好事坏事都是好事。继而也找出了很多执着心,如争斗心、显示心、抱怨心、看不起老伴的心、不平衡的心等基于私心的一大堆执着心,决心在今后的修炼中去掉。

同时,在与同修们交流切磋中也曝光了自己出事前曾不由自主的闪出一个很不正、极坏的一念(想离开人世)从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认识到这些后,眼皮的血块很快由鲜红变成了紫色、乌青色到最后完全消失。

仅半个月的时间我就可到街上走动,二十天后行动自如,回家做饭、烧炉子等家务活都承担了,一切恢复正常。亲朋好友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我知道这是师父、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我及家人都从内心深处感谢师父、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叩拜师尊!

为什么我会被旧势力险些夺命?回顾修炼以来走过的路,确有诸多教训应当吸取: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同修有的出了怕心、躲在家里偷偷修炼,我虽是在街坊邻居中公开修炼的,但在七二零前是怕被干扰、七二零后怕被迫害,在家关门独修的,很少与外界接触。师父讲的三件事也都做,但就是不会向内找,心性提高不上来。女儿女婿领着孩子回家看我们,有时心里还很烦,因为耽误学法炼功。修炼的女儿们看出了我的状态不对,让我们老俩口外出参加学法小组,多和同修交流,尽快提高上来,跟上正法形势,我却听不進去。

老伴也是修炼人,她性格外向,愿与外界接触,学法炼功讲真相也做。在二零零一年因進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四十多天后又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迫害,后慢慢变的学法不精進、正念不足、记忆力下降。我们俩常常因家庭琐事吵来吵去,不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学法时各人学各人的,造成了间隔,老伴对我的意见很大。

开始做助师正法之事我没有怕心,但在二零零一年六月出去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遭绑架拘留二十七天,当年八月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元旦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三年又因发资料被绑架,这次当天正念回家。虽在几次遭绑架中都没配合邪恶的要求,但却一直没有找准自己哪里有漏。

现在静下心来找自己,看到了修炼中的很多差距。虽然天天学法炼功,但却不会修,提高不上来。有矛盾经常向外找,邪党文化的东西影响太深。

经过这次致命的一大难关,使我深深体会到向内找的重要性,更亲身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保护,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没有师父的保护就没有我的今天,是师父给了我一切!再次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