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正定县公检法冤判法轮功学员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正定县“610”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在河北正定制造了一桩桩骇人听闻的悲剧。据不完全统计,仅正定县公检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法逮捕、起诉、开庭、判刑的迫害案例至少就有二十五例,甚至近期,正定县法院还对陈秀菊、陈金秀两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

“610”是中共江泽民一伙在一九九九年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遍布各地各级政府,各地“610”不法之徒在过去十七年的时间里操纵公、检、法,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大法是修炼真、善、忍的佛家高德大法,学炼的人身心健康,福益社会,对任何国家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江泽民妒嫉炼法轮功的人多,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执意镇压,用导演“天安门自焚”、捏造“1400例”等栽赃陷害;各级“610”对大法弟子秘密执行“名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法轮功学员大面积经受了窃听电话、跟踪监视、开除公职、停发工资等遭遇,随时随地面临着被肆意抓捕和酷刑折磨,有据可查的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数以万计的人被判冤狱,上百万人被关进劳教所或洗脑班遭受强制洗脑折磨,甚至有的被活摘器官贩卖。

法轮功学员为坚持信仰“真、善、忍”承受着无边的苦难,无数的家庭支离破碎、妻离子散,老人积郁成疾临终见不到儿女、孩子辍学打工谋生,无辜的老人和孩子更是备受摧残。

目前了解到的在正定县遭受非法庭审和冤判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陈秀菊(近期被非法开庭)、陈金秀(近期被非法开庭)、贾志江、白玉敬、高素贞、朱新巧、宋建敏、郑兰瑞、崔兰锁、李凤珍、杨金萍、张俊兰、樊保申、赵金敏、张秀霞、赵留春、张瑞合、邢国昌、郑兰霞、尚琨峰、魏占军、刘淑娥、曹卓、许秀芬、许秀红。

非法判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典型案例

1.淳朴善良的陈秀菊、陈金秀姐妹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陈秀菊、陈金秀被正定县法院非法庭审。陈秀菊,六十四岁,陈金秀,五十九岁,两位淳朴善良的农家姐妹,因生活的艰辛和大半辈子的操劳,都落下过老病根,听说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好病,她们就试着念了一段时间,病痛神奇消失,没花一分钱,就获得身体健康。她们希望更多人也和她们一样受益。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姐妹俩去正定西平乐乡走亲戚时,在村外贴“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不干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正定西平乐乡派出所绑架、抄家。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两姐妹被正定法院非法庭审,来自北京的两位律师分别做了无罪辩护,反复要求法庭当庭释放两姐妹。家属一直呼吁撤案释放,至今未果。

两姐妹现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已七个多月,亲人们为营救四处奔走呼吁,几个原本温馨的家庭处于混乱。

2.淳朴善良的贾志江、高素贞分别被非法判刑五年半、四年半

贾志江、高素贞和张天启因声援正定县民众联名营救当地的大法弟子,二零一二年八月,被正定县公安局非法抓捕,秘密施以酷刑折磨,刑讯逼供,以调查所谓的组织者。

贾志江,男,四十多岁,河北张家口怀来县厨师,在石家庄打工谋生。贾志江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的不育症、偏头疼等医学上不能治愈的病都好了,妻子还生了一个白胖胖的儿子,乡亲们都跟着高兴。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妻子也因此走入大法修炼。贾志江不善言词,忠厚老实,是乡亲们公认的好人,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冀东监狱遭受迫害。

高素贞,女,六十二岁,农村妇女。炼功前患有肩关节僵硬,脾气暴躁,皮肤黝黑粗糙,炼功后,不但关节僵硬的病好了,皮肤也变得非常细白,脾气越来越好,乡邻有目共睹,她淳朴善良、厚道实在,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遭迫害。

贾志江被非法拘禁一个多月,一直被铐在铁椅子上,剥夺睡眠,遭受高压电棍电击、强行灌食、脚趾甲被踩踏掉等折磨,曾经出现严重的心脏病症状,生命几次垂危;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高素贞曾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拉到二六零医院抢救一夜。警方用酷刑得来的违法“证据”起诉,正定县检察院曾因罗织的案卷说不过去,退回补充侦查。

二零一三年八月八日正定县法院对贾志江、高素贞等人非法庭审,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四日下了非法判决。贾志江被非法判刑五年半,高素贞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3.白玉敬孕期被非法判刑七年 现被迫流离失所

白玉敬,女,三十七岁,正定县西柏棠村人,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关押、酷刑,被毒打致残、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七年。

一九九九年,白玉敬去北京上访,先后两次遭正定公安局绑架、关押,共罚款四千八百元。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背挂(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背挂(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二零零一年七月七日前后,正定县公安局政保科强迫白玉敬构陷另一名大法弟子,遭拒后,政保科人员用橡皮胶棍打白玉敬的两臂和腿,用手铐背铐在床头,站不起来蹲不下,打的浑身青紫,腿肿的连裤子都脱不下来,打了三个多小时直至把人打的昏死过去,事后扬言“当时醒不过来就把你从四楼(政保科在四楼)扔下去,就说你自杀。”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九日,在白玉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期间白玉敬经常被罚站,伤腿加上天寒,腿肌无力、萎缩,二零零五年五月保外就医。回家后,遭到正定县“610”隔三差五的骚扰,被迫流离失所四年。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白玉敬刚到家不久,正定县公安局政保科人员非法抄家并劫持白玉敬到正定县看守所关押,期间,白玉敬被折磨的全身功能性萎缩,三个月后,全身不能动,生活不能自理,看守所怕担责任,替白玉敬办了保外就医。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恢复如常。

二零一四年六月,白玉敬怀孕五个月时,被正定公安局劫持到正定法院非法庭审,非法判刑七年,(因怀孕未服刑)。哺乳期后,白玉敬被迫带着未满周岁的孩子在外流离失所。

4.法轮功学员朱新巧遭三年冤狱迫害

朱新巧,女,四十六岁,正定县正定镇人,被非法判刑三年,期间,家里老人和孩子无人照料。

朱新巧年轻时因过度劳累,患上严重的气管炎哮喘,炼功后,疾病不治而愈。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四日,正定“610”人员非法闯入朱新巧家中,抢走私有物品,并将其绑架到拘留所,勒索家人现金五万多元,家人被迫又向正定公安局交了一万元取保金,朱新巧才被放回。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朱新巧又遭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三年。期间遭受谩骂侮辱,不让按时休息,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更有甚者凌晨二、三点才让睡觉,早上七点做劳工,晚上七点才能回去吃饭,有时还加班到九点。

5.宋建敏、郑兰瑞夫妇被冤判 郑兰瑞至今仍陷冤狱

宋建敏,男,五十多岁,原正定县武装部干部,被非法判刑十年;郑兰瑞,女,五十多岁,宋建敏的妻子,原正定县政府体改办干部,被非法判刑七年,现仍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遭监禁。

宋建敏、郑兰瑞夫妻二人是有口皆碑的好人。修炼前,郑兰瑞一年四季好感冒,患有结肠炎、鼻炎、咽炎、腿肿失眠,三十多岁就未老先衰,脾气不好总和老伴吵架。炼功后,所有病症全部消失,脾气变好,家庭也和睦了。她的变化使老伴也走入了大法修炼。他们事事按大法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比如:下雨后,楼区院里好存水,老俩口就义务把砖掀起来,再垫高。院里再也不存水了;楼区公用的大门该涮漆了,老俩口就义务动手把大门刷上防锈漆,大门焕然一新等等。楼区的人们都夸赞老俩口说:还是人家炼法轮功的好!

宋建敏、郑兰瑞夫妻因不放弃修炼大法,多次遭非法抄家、绑架和酷刑。二零零零年秋,正定公安局政保科人员非法抄家,将郑兰瑞绑架至正定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正定公安局政保科人员又将郑兰瑞从单位绑架挟持到家中,强抢财物和宋建敏的私有汽车,并将宋建敏一同绑架。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非法关押期间,正定“610”人员及警察对二人滥施酷刑,仅用大棒殴打就超过十二个小时,另外还有拳打脚踢、在暖气管上上背铐等野蛮酷刑,导致二人身体受到严重损害,郑兰瑞因严重受伤无法进食,被折磨一个月后放回,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二十多斤消瘦到不足八十斤,瘦骨嶙峋,生命一度垂危,其后卧病在床长达七年。期间女儿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一边打工一边上学,儿子为了照顾母亲,被迫放弃大部份课程,在家操持家务。

中共酷刑示意图:冷冻
中共酷刑示意图:冷冻

宋建敏在被长期非法拘留后,于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非法判重刑十年,九月二十六日被游街示众。宋建敏在正定看守所期间,四、五个人把他背铐在院子的铁柱上,冷冻一天,当时正值腊月,不让吃饭,晚上又把他放到看守所打人最狠最惨的一个号房关押,并且加戴戒具一个星期。之后,宋建敏被秘密送往保定市监狱,几个刑事犯对其二十四小时包夹、洗脑、蹲禁闭、关小号,禁止家人探视等等。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正定“610”再次非法抄家,强夺大量钱物,将体弱的郑兰瑞绑架至城关公安分局,后被非法关押在正定看守所。郑兰瑞受尽酷刑折磨,被戴大铐大镣,不能行走,骨瘦如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正定“610”既不让家属见面,也不让保外就医。二零一一年十一月,正定县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郑兰瑞非法开庭,不许聘请律师辩护,被非法判刑七年。

6.崔兰锁、李凤珍夫妇被非法判刑 屡遭高额勒索

崔兰锁,男,六十八岁,正定县正定镇人,被非法关押三年零十个月后,被非法判缓三年;李凤珍,女,六十六岁,崔兰锁的妻子,被非法判缓三年。

二零零零年,李凤珍先后两次被正定公安局政保科劫持到县公安局,被勒索共计五千元。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正定县公安局政保科人员再次非法抄家后,将夫妻二人绑架到县公安局,实施暴打和辱骂,第二天,又将二人送到正定看守所继续迫害,崔兰锁被非法关押十五天,罚款二千元,李凤珍被非法关押二十天,罚款三千元。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正定县公安局人员再次非法抄家,并绑架夫妻二人到正定看守所。李凤珍被非法关押四十天,罚款一万五千元放回,后被非法判缓三年;崔兰锁被非法关押三年零十个月后被非法判缓三年,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才被放回家。

崔兰锁、李凤珍夫妇家中多次遭到正定“610”及犹大的骚扰。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二日,李凤珍还被正定“610” 劫持到“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市洗脑班)非法拘禁了一个月。

7.教师杨金萍被迫害残废 断绝经济来源

杨金萍,女,四十多岁,正定县职业教育中心教师,五次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判刑两年、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二零零五年九月三十日,杨金萍被恶人举报,遭到正定公安局政保科的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抢掠私有物品,并非法关押长达九个月。期间,遭受酷刑,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

二零零八年八月,杨金萍被正定县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遭受做奴工、关小号、电棍电、多次被大量抽血等严重迫害。二零零九年八月才从监狱回到家中。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杨金萍再次遭正定县公安局绑架,送往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期间曾遭受衣服被扒光并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毒打、晚上不让睡觉,各种身体摧残使她最后连路都走不成。二零一一年二月末出来后,杨金萍已被迫害得满头白发,面容苍老,从一个健康的人变成了残疾人,大部份时间躺在床上。当年五月份。学校又停发了杨金萍的工资,母子俩的唯一经济来源被断绝,生活陷入困境。

8.张俊兰曾被冤判三年

张俊兰,女,六十八岁,正定县正定镇镇州北街人,炼功前,张俊兰身患多种疾病,不能干家务活,连做饭都不能做,修炼不长时间,全身的病都好了。

迫害开始后,张俊兰多次遭到骚扰,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零年八月,正定“610”和正定公安局非法抄家并绑架张俊兰到蒿城看守所,每天早上五点到晚上六点一直干活,吃的饭像猪狗食,还吃不饱,饿了就喝点凉水。洗脚、洗头都是凉水。期间,张俊兰的家人先后被相关部门和人员勒索了近八万元,张俊兰依然被冤判三年。

9.樊保申、赵金敏夫妇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和七年

樊保申、赵金敏夫妇,正定县正定镇人,开杂货门市为生。樊保申,男,六十七岁,修炼前,脾气暴躁,浑身是病,整天腰痛,腿痛,胳膊痛;赵金敏,女,六十七岁,樊保申的妻子,修炼前,患有心绞痛、月子病、肚胀、严重的皮肤病。夫妻俩修炼后病都好了,他们开的小卖部,再也不缺斤少两了,有人丢失钱物后,他们都主动归还。这样的好人,多次遭到骚扰、抄家、绑架、关押,夫妻二人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和七年。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日,樊保申去北京上访被抓回后非法关押,同年五月十三日非法庭审,被冤判三年。期间受尽各种歧视和折磨,家中九十多岁老母思念儿子离世,狱方不通知樊保申,老母临终未能见上儿子一面。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三日,正定“610”和正定公安局非法抄家,并绑架赵金敏到正定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零一个月,期间受尽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七年。

10.张秀霞曾被非法判刑三年

张秀霞,女,正定县新城铺村人,被诬判三年。张秀霞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遭人举报,被正定县公安局非法抓捕,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三日,正定县法院诬判张秀霞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二零零四年一月七日,正定县法院在没有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再次非法关押张秀霞,改缓刑为实刑。

11.县公安局法制科副科长法轮功学员张瑞合被冤狱 含冤离世

张瑞合,男,六十九岁,正定县公安局法制科副科长,被非法判刑五年。张瑞合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二月,被正定县公安局政保科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八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开除公职。

在保定第一监狱关押期间,张瑞合被要求高强度劳动,例如中暑昏倒后,只是将人拉到阴凉处就不管不顾了,犯人受狱警的指使和默许,所有人都可以对他进行殴打和精神折磨。

二零零五年二月张瑞合出狱时,不仅头上、手上长出白癜风,而且反应迟钝,跟人很少说话,整个人跟傻了一样。由于长期饱受身体上的摧残和精神上无休止、无底线的迫害,二零一三年四月六日张瑞合含冤离世。

12.法轮功学员邢国昌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邢国昌,男,七十多岁,原石家庄汽车制造厂北厂党支部书记,被非法判刑五年零六个月。

二零零零年二月,邢国昌被正定县公安局政保科非法抄家、绑架,非法关押在正定看守所,期间老人经常遭受毒打,超期关押九个半月后,被非法判刑五年零六个月,在河北省第一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13.郑兰霞曾被非法判刑四年

郑兰霞,女,约六十岁,郑兰瑞的妹妹,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四年。郑兰霞屡遭骚扰、勒索、绑架、毒打。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郑兰霞去北京上访被正定县公安局政保科绑架、毒打、没收财物,被勒索三千六百元(没开收据)。

二零零一年,郑兰霞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两个月。同年七月十九日,正定县公安局政保科又将郑兰霞非法抓捕,刑讯逼供,上背铐并用木棒向后撬胳膊,接着用大棒乱打,打的全身瘀青铐在床边。

酷刑示意图:背铐
酷刑示意图:背铐

二零零一年,郑兰霞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被游街示众。郑兰霞在狱中受尽摧残,拷打、不让睡觉、强制暴力洗脑迫害,遭受非人的折磨,精神几度失常。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正定县“610”及公安局又以非法手段进入郑兰霞家中洗劫财物,郑兰霞被迫流离失所,从此有家不能回。

结语

中共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学员的定罪和量刑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迫害法轮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冤案;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修炼、做人,身心健康,福益社会。迫害善良的一定是邪恶的。

中共中央“610”头子李东生已经落马,追随江氏迫害大法弟子的部级高官薄熙来、王立军、周永康等,以及河北省级高官周本顺、张越也相继被抓。从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已有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将实名起诉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递交到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江泽民祸国殃民、血债累累,被清算指日可待。

公检法是执法人员就是执行法律的,目前的领导人提倡“以宪治国”、“向宪法宣誓”、“公检法办案终生负责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律师、明白真相的法官、检察官、公安、及有良知的政法委和“610”人员,帮助营救释放大法弟子。

人关键的一步都是自己选择的,位置是自己摆放的,如果仍然按照领导或者“610”的指令,麻木的参与冤判大法弟子,那就是继续助纣为虐,终将难逃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报应,历史将很快走过这一页,珍惜这将功补过的最后机会吧。

相关单位和责任人(蓝色的是直接责任人,电话区号0311)
1.河北石家庄正定县法院:
刑庭庭长:梁志勇 15511378689
刑庭副庭长:王永刚 15511378693
法官:程计山(主管陈家姐妹的法官) 88010175?15511378690
审判员:李敬国? 88024327?15511378639
梁建军; 15511378687
郝雪丽(助审员) 18531132557
孙晓阳(接待员) 13138198022
王丽敏(接待员) 15530196019
书记员:胡亚坤? 88020633?15511378600

2.河北石家庄正定县检察院;
电话: (0311)88022026,办公室电话88020220、88012026(或是88022026)正定县检察院检察长:张青山 13323213688
副检察长(主管公诉科):李辉13603217621,办公电话 88012527或88012529
副检察长:马林英 15100121198
副检察长:张建民 15100125386
副检察长:侯秀刚 13363115383
副检察长:李美茹 15097309890 15613178966
副检察长(反贪局局长):唐红 13832165470
副检察长:陈立华 15097309131
孔立军 13363115602
批捕科:科长:王欣(女) 15097309360 15613178963
科员: 刘妍 15097310637 15613178965
公诉科:科长:王淑暄(女) 15097310531 15613178931
梁雪娇 15032198062 15613178935(陈家姐妹的公诉人)
副科长:王阿鹏 15097310698
科员: 赵俊杰 13582330765
反渎局科长郑军勇 13930111889(受理贾志江酷刑控告案,不给立案)
科员穆立平 15097310291
正定县检察院 公诉人 王淑宣宅 0311-88020301,13363115570,150973105
王志勇

3.河北省正定县公安局
副局长、610主任胡军:办电 0311-88022276,家电0311-88023755
胡军妻何桂芬手机 13931861388,单位电话0311-88022121
正定县610办公室副主任,孙新房 13832160486
孙新房妻王静电话0311-88022506
正定县政法委副书记:王俊生 电话: 13331377666
正定县公安局副局长:吴江维 电话: 15932696000
副局长高国(亲自毒打法轮功学员分管国保大队) 13930403939
张东滨 电话 18831151796
国保大队长刘进江手机 15230162095
副政委曹永跃 13703398698

4. 河北正定县西平乐乡派出所(绑架陈氏姐妹的单位)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正定县西平乐乡派出所
电话:(0311)88269354 邮编:050899
所长:梁贞云
指导员曹永宪(对陈秀菊、陈金秀绑架并抄家的责任人)
副所长:高峰
副所长:燕志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4/河北正定县公检法冤判法轮功学员综述-331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