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凌辱折磨 伤残累累的68岁何洪亮走出冤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河南淮阳善良的农民何洪亮因为修炼法轮大法,遭公安国保大队程维锋等警察绑架,在淮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警察指使的犯人对他进行的各种折磨和侮辱。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何洪亮被劫持到郑州监狱迫害,警察给他吃不明药物,他的身体每况愈下,现何洪亮已拖着羸弱伤残的身体回家。这是何洪亮第三次遭冤狱迫害。

何洪亮,男,六十八岁,是河南淮阳许湾乡法轮功学员。他修炼法轮功以后深深受益,身体从未得过病,走路生风,干活不觉累,家庭温馨,邻里和睦,村民和亲友都从何洪亮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何洪亮被国保警察劫持到国保大队。在国保大队,何洪亮心平气和的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警察不让讲。国保大队长程维锋照何洪亮脸上打了四掌,接着,副队长李昌锋恶狠狠地打了五掌,警察窦明科打了六掌。警察把何洪亮铐在铁椅子上两天,非法审讯。期间,李昌锋不让何洪亮说话,用布条勒住他的嘴。程维锋领一名警察捏造假材料,何不配合他们。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六月二十八日下午,三名警察(其中一个是大高个子,戴着白色眼镜;一个是中等个,赤红脸,头发有点稀;另一个白脸,中等个)没出示任何手续,到淮阳许湾何洪亮的二儿子家非法查抄,翻箱倒柜,没搜到任何东西。然后又到何洪亮家抢劫,把大法师父的法像、mp3和真相挂历等抢走。何洪亮的老伴问:“你们是哪里人?”赤红脸男子说:“俺是许湾派出所的。”

六月二十九日夜,老人被投进淮阳看守所。

(一)在淮阳看守所 犯人殴打、折磨、羞辱

何洪亮被投进看守所后,由狱警领进号内。一进号,嫌犯李某就问他“啥事进来的?”何洪亮说因为炼法轮功。李某抬手狠毒的照何洪亮脸上打了五巴掌,当时何洪亮的脸就肿起来了。

在淮阳看守所,所长李西志和管号恶警石中杰或明点、或暗示,怂恿、指使嫌犯对何洪亮侮辱、折磨、毒打,手段极为毒辣残忍、无耻下流。

掰腿

在看守所,何洪亮绝食反迫害,绝食八天。期间,狱警、嫌犯们用多种残忍方式折磨他。他们看何洪亮走路有点瘸,就安排那些犯人恶意掰何洪亮的手和腿。何洪亮告诉他们说,自己前不久出过车祸,造成右腿粉碎性骨折。

那是被非法关押看守前,何洪亮被一辆违章行驶的轿车撞上,右腿两处粉碎性骨折。周口市中心医院骨科的朱医师一看片子,就说“麻烦”。由于何洪亮修的是真、善、忍,按大法要求处处为别人好,就没叫车主出钱治疗。儿子无奈,在医院三天,花二百元,租个车,就回家了。刚回家时,何洪亮生活不能自理,身上下个导尿管,回家二十一天,就把导尿管拔掉了,下床炼功,结果右腿神奇的康复,很快什么活都能干了。后来,麦地里打药,就是何洪亮背着药桶打的,麦子收割后打了三千来斤,自己运到家,何洪亮还垫宅子,粉刷墙,院内装修,批墙上架子。村里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谁知那些变态的嫌犯听了何洪亮的述说,掰他的腿,下手更狠了,扬言要把骨折掰开,看看是什么样的。结果造成何洪亮腿骨受创,至今未能康复。

砸钢印

嫌犯们在放风场放水,水约四指深,扒光何的衣服,仰面放在水地上,几个人拉着他的胳膊、腿,来回滑行,而后,几个人按住他,在他身上、背上打肥皂,再用鞋底打,打过的地方留下鞋底的纹印痕迹,恶人们把这叫做“砸钢印”。

把屎壳郎、苍虫塞裤裆里

夏天天热,号子的窗户开着,晚上监号有灯光,屋外的屎壳郎、苍虫趋光,就从窗户外飞到屋内,嫌犯吴玉林(周口商水人)把屎壳郎和苍虫塞到何洪亮的裤裆里。

看守所长撒谎侮辱

有一天,看守所所长李西志到号内撒谎,说:“老何用自己尿的尿洗脚。”何洪亮不承认,喊“法轮大法好”,李西志劈脸打何洪亮两个耳光。拔胡子、拔眉毛、拔阴毛。

有一次,管号狱警石中杰到号内蹓跶,走时阴毒的说:“下次来,不想看见老何有胡子。”嫌犯马见(淮阳人)、吴玉林、雷亚辉(商水人),就下手拔何的胡子,拔的流血了,还拔不净。后来,几个人把何洪亮的头按到猫眼上(便池下方的圆孔),用打火机燎,同时,还拔头发,拔眉毛,把阴毛也拔光了。当时何洪亮老人的屈辱和痛苦无法形容。

尿嘴里、脸上、头上

有一次,嫌犯马见、吴玉林等多个恶人把何洪亮按到便池猫眼上,雷亚辉尿到何洪亮嘴里,溅到脸上,尿到头上,骚臭的尿液顺着头往下流。

往脸上放生殖器

有一次,何洪亮正在床上坐着,嫌犯雷亚辉赤身裸体,要把生殖器顶到何洪亮脸上,要不是何洪亮躲的快,已经蹭到脸上了。吴玉林也对何洪亮实施过这种极端下流的行径。

打脸“回报”

有一次,嫌犯吴玉林洗澡,用了何洪亮的洗头膏,用过之后说:“我用了老何的洗头膏,我得给他个回报。”说罢,拿起拖鞋,照何洪亮臀部打一下,说:“这就是给你回报。”吴玉林打何洪亮,象吃家常便饭一样随意,有时一直打到累的打不动了,手打的痛的顶不了了,才住手。

有一天,吴玉林打罢何洪亮老人后,洋洋得意的说:“老何脸上打有一千下子了吧(包括用鞋打、用手打的)。”

监号里吃饭有小灶,是号头等少数人独有的特权

小号饭开的早,一天中午,有个吃小号饭的人缺汤匙,吴玉林把何洪亮的汤匙拿去给他用了。到何洪亮吃饭的时候,饭是汤面条,没有汤匙吃不成,就问:“谁拿我的汤匙了?”问了好长时间,没问出来。号头说:“你的汤匙有记号没有?”何洪亮说“把子劈了。”号头问吴玉林:“你从哪拿的?”吴玉林不吱声,怕号头打他。号头裹脸打何洪亮两个耳光:“你的汤匙放的不是地方!吃了饭还得打!”

往脸上喷辣椒水,蒜汁水

在何洪亮绝食期间,嫌犯们往他脸上喷辣椒水、蒜汁水,羞辱、折磨他。

用水浇被子

夜里睡觉,嫌犯们作弄何洪亮,用瓶子灌上水,往他被子上浇,用毛巾蘸水往他脸上滴,白天,何洪亮把被子拿到外面晾晒,到该收的时候,不知是谁又用水把被子弄湿。

干扰睡眠

深夜时分,有好多次,嫌犯马见拿个不知啥玩意,带振动的,嗡嗡响,伸到何洪亮耳边,干扰的何洪亮不能睡觉。

抓胸肌、腿肌,挤乳头

嫌犯吴玉林经常以暴虐何洪亮为乐趣,抓何洪亮的腿肌、胸肌,挤乳头。有一次,吴玉林说:“看,老何的乳头挤出血了。”有一个刑事犯把何洪亮的腿肌带睾丸一起抓住,由于用力过猛,何洪亮极其痛苦,忍不住凄惨大喊。

用被子盖住头乱打

曾经有几次,嫌犯张建(甘肃的,因出车祸入狱)趁何洪亮不注意,拿被子一下盖住他的头,几个人一阵乱打。张建打了人还卖乖:“何洪亮,我打你打得轻,别人打比我打得重,我打你对你有好处。”

不让吃饭

嫌犯郑威(淮阳豆门人)、马见、商水吴玉林、雷亚辉,不让何洪亮吃饭,许如强硬把馍从何洪亮手里夺过来,给了郑某。

管号恶警毒打

有一次,因为何洪亮喊“法轮大法好”,管号恶警石中杰用拖鞋打何洪亮的脸、嘴,打的流血,又打后背,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打累了,最后,他把鞋一扔,说:“谁的鞋,打坏了,给你买一双(是淮阳南关雷在辉的鞋,他出狱时专门留下来,让打何洪亮用的,鞋底特硬实,因其它的鞋多是泡沫底,打人时疼度不够)。石中杰还经常用污言秽语辱骂何洪亮。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一天夜里,石中杰值班,逼何洪亮在号里值班,何洪亮不配合,嫌犯郑某(是朱集镇四方楼的,二十多岁,大个,不长脚趾甲)讨好石中杰,助纣为虐,抬手就打何洪亮的脸,郑某一直打的手疼的顶不了了,搓着手喊“疼、疼、疼”,才停下来。

接着,石中杰在广播里诽谤大法,何洪亮大喊“法轮大法好”,郑某把何洪亮按倒在地就打,同时嫌犯窦某照何洪亮后腰跺一脚,何洪亮疼痛难忍。

在此前一天,也是石中杰夜里值班,人都已经睡觉了,石中杰让大家挨个报数,何洪亮不配合恶人的指使,不报数,石中杰大怒。这时,窦某站起来,跑到何洪亮身边,朝何洪亮老人跺两脚,然后把何洪亮拉倒在地,劈脸就打,打的满嘴流血。有一个狱警在上面走道上看看,没吱声,走了。

何洪亮在淮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个月,饱受侮辱、毒打和摧残折磨。淮阳公、检、法不法人员又践踏法律,构陷罪名,将何洪亮非法判有期徒刑三年。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何洪亮被劫持到郑州监狱(位于新密县)迫害。

(二)在郑州监狱 被强行服用不明药物

到郑州监狱的当天,狱警就逼着何洪亮换囚服,何洪亮不配合邪恶,狱警雇了几个人,硬扒衣服,用脚把何洪亮的手脖和脚脖同时踩住,踩的流血,强行把囚服换上,送进九监区(郑州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

到了号内,由所谓“帮教员”(被蒙骗、逼迫“转化”了的人)王志华、郭志锋和监视员岳继锋等三人负责“转化”何洪亮,没“转化”动,又把王志华换成徐发领(新乡精神病医生),也没得逞,又换“帮教员”刘清臣(周口商水人)“转化”他。

因何洪亮在淮阳看守所受尽折磨,身体状况很糟糕,狱警强行叫何洪亮吃一种药,也不知是什么药,药名写的清楚,但实质是什么药,不知道。何洪亮明显感觉他们在药上捣鬼,因为越打针吃药,症状越重。开始去看病,是他自己走着去的,后来得由一个人扶着去,再后来得两个人扶着,再后来就走不成了,由人背着,身体十分痛苦。因此,何洪亮不愿再治了。

狱方强行叫何洪亮去医院看病。监狱的尚队长不叫何洪亮在医院炼功。何洪亮喊“法轮大法好”,尚队长拿来警务器,往何嘴里喷的不知什么药水,喷到嘴里十分难受,随即喊不出声音。随后,尚派犯人李国胜拿来脚镣手铐,由李国胜、李学力二人把手铐脚镣给何洪亮戴上,当时在场的有个副厅级罪犯用拳头打何洪亮的下巴。脚镣手铐戴半个月才去掉。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经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何洪亮病状不见好转。监狱怕担责任,对何洪亮采取“保外就医”,善良老人何洪亮拖着羸弱伤残的病体回到淮阳许湾自己家中。

此前,何洪亮老人曾两次遭到的迫害,详情请见
《许昌劳教所迫害何洪亮:灌屎尿、往嘴里吐痰……》《身陷冤狱 河南淮阳何洪亮老人委托家人诉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