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就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

(一)找到难以察觉的执着

因为我的工作是给健身会馆的员工做饭,有几天经常听到他们在私下议论谁谁把会员的洗发香波偷走了,虽说是会员忘收起来了,也不准服务员随便拿走。过几天又听说和她经常在一起的服务员丢了二百元钱,连拖鞋都丢。听到后就想:常人嘛,不就爱图小便宜,为一点小利去造业还不知道。

通过这件事我也警觉了,发现我做饭的食堂盘子少了好几个,就和经常给老板送饭的服务员说:你把送饭的盘子都拿回来,我觉得少了几个。然后她说:我拿出去的都拿回来了。我数了数,少了三个蓝花盘子,心想没了就没了又没看见是谁拿的,大家都知道了,以后也不会再丢了。

可是没过几天我一上班的时候看到案板上多了一兜淀粉,有三、四斤,不知道是谁放的没敢用,问了几个人都说不知道。我向碗柜上看了看,怎么大碗都没了,只剩下小的了,盘子也少了,丢的都是我平时用的得心应手的。这时我的心不知是什么滋味,为偷拿东西的这个人不值。两天了我心里一直很难受,到小组上和同修说了此事,同修说这是慈悲心,为她造业而难过,我觉得不完全是这样。

晚上学师父《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时,看到师父说的“你都被他的那私心动了,你都被它弄的难受了,你还没有心吗?是吧。”[1]

你为什么难受,真的好好找找自己,为什么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边,修炼人的能量场都能抑制那不好的事情,是我哪里错了?哪里不对劲了?是我的什么心促成的她在我面前干这缺德的事。找来找去找到了,当初听说她好占便宜就瞧不起她,讨厌她。从前我最看不起的就是手脚不干净的人,看见人家的东西好就想占为己有,这种思想已形成了观念。她到食堂来吃饭还不想让她看出来有对她不好的看法,是虚伪。

在写这稿的同时我又发现难以察觉的执着,那就是对每天使用的这些餐具所产生的情的执着。对人有情还好察觉,对每天使用的东西有情真的不好找到。心里难受的根源其实在这里,觉得这是天长日久我使用最顺手的餐具突然间都不见了,心里就难受了,其实是对它们产生了情还不知道。

现在想想对她的瞧不起、讨厌她的心真的都没了,我真的谢谢她,谢谢师父用她那不好的行为去掉我的人心与执着。

(二)去掉不服气的心

我是在外地得法回来的,按同修的说法就是“新学员”。有两次和一个同修去讲真相,路上遇到其他同修,这个同修就指我介绍说:她是刚回来的新学员,介绍完了我也没在意。

可是后来无论在同修多或同修少的时候都介绍说:我是新得法的,我是新学员。特别有一次给一个同修发正念,正念刚发完,她就说了句我是哪年得法的,指着我告诉大家我也是新学员。我不知是啥意思,觉得和今天所做的事不挨边。当时我对她挺反感,对于我是新学员已给别人介绍多次了。从那以后我就不愿听“新学员”这句话。

还有一次去个同修家,在说话间她提到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看到她说这话时非常自豪。当时我想啥意思吗?修炼还论资排辈吗?实际上已经动心了。在回来的路上我问自己,你对她说的话怎么这么敏感,是妒嫉她吗?同时我也向内找了几次,觉得还有虚荣心,怕被别人瞧不起的心,怕被排斥的心,都愿意和老学员做证实法的事,不愿意和新学员在一起。

在一次学法时这个同修又说起她们早得法的怎么样,我们晚得法的怎么样。当时我没加思考就冲她说:你怎么这么执着谁得法的早或晚,她就是得法二十年她不实修又有什么用?过后想想我怎么这么激动,触动你哪根神经啦?跟同修说话这么不善,是邪党文化吗?争斗心吗?觉得这都不是根,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你会激动?

师父讲过这样一段话:“所以我告诉大家,发生任何矛盾,心里头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就要找自己的原因,保证原因就出在你这里。”[2]心想,师父都说了要找自己的原因。那我就把最关键的那东西找出来。想到以前有个人说:我看你挺强势。想到这,知道了是不服气的心、不示弱的心、争强好胜的心。因长年在外地怕被人欺负保护自己的心,多年来它已经形成了观念。我就开始发正念清除这些人心和后天形成的观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所有安排,让生命在法中归正。

(三) 挖出疑心的“根”

几个月前就觉得象有根看不见的绳索在牵着我的心,出了门就想电褥子没关,因家里没有人,这会出危险的,就急忙回屋看看,啊,关上了。回家时看看门口都停了些什么车,有没有特殊情况,你不去想,它拽着你去想,每天上楼都很累,总觉得是自己状态不好造成的,也没往纵深想想。

有一天我下到底楼了(我住在五楼)突然想到这次电褥子设在高档,一走一天可得回去看看,走到二楼的时候,有句话進入脑中“是疑心”。明知是在提醒我,可是就像有根绳索拽着自己非要看个究竟,果然是关上的。天暖了没有电褥子的事了,又有新的问题甩不开,一直纠缠着。

以前有个阿姨说过一件事,这个阿姨也是修炼人,她家是七楼,一天她回家晚了楼道灯光有点暗,当她走到五楼的时候看到地上有带火的烟头,她惊觉的掉头就往下走,因她怀疑有人蹲坑。她的这个事成了我天天疑惑的事了,每天回家开门的时候都得看看地上有没有带火的烟头,是不是有人也在这蹲坑,弄得自己疲惫不堪。有一天和同修切磋时看到了她的疑心,我也讲了自己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就说:你说的事为什么让我听到了这也不是偶然的,我也得好好找找自己。

师父在《精進要旨》中和时间神的一段对话我记忆非常深,“神: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3]是啊!能看到同修强烈的疑心这不都是给自己看的吗?为什么会有疑心,疑心是什么促成的,必须把这个根子找到。想到最近同修接连被绑架,是怕心!疑心的根源就是怕心。

根源找到了我就和那个怕心说:你是怕死吗?还是怕被抓?修炼人都把生死置之度外,再说师父都给你地狱除名了你还怕什么?有师在有法在,有护法神你还怕吗?这时我觉得身体里在燃烧,好象把牵着我的那根绳索烧化了。当晚回家的时候再也没有想看看有没有带火的烟头了,那根看不见牵着我多时的那根绳索彻底给它铲除了。

通过这些事更深刻的认识到:对照法向内找就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