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案例四则

更新时间: 2016年07月2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无理迫害,不仅给法轮功修炼者带来了沉重的灾难,同时也把世人推向了人生命运的十字路口。或善或恶不同的行为选择,便会导致不同的人生结果,请看以下几则实例:

一则:同情法轮功获升迁,阻挠者遭谪贬

1999年7.20后一天,我们单位几个修炼法轮功的人被乡长书记叫到办公室训话。书记乡长一高一矮都姓章,但性格各异。书记个高,给人的感觉是办事比较“正经”,并几分教条;乡长个矮,行事比较灵活,有点油滑。

人员到齐后,书记先开口训道:“现在法轮功已被定性为某教,听说你们当中有的人还在炼。咱们都是吃国家饭的,弄个饭碗不容易,别因为这个事……”这时乡长插话道:“你们觉得好,就在家里偷着炼,别让人看见……”书记抢过话来,说:“偷着炼也不行!既然中央把他们定为某教,再炼就是给党添麻烦……”又说了一通似是好意但又暗含威胁的话。

这次训话的结果是,几个刚开始修炼的人,放弃了修炼,上交了法轮大法书,失去了修炼的机缘。

随着时间的推移,没过多久,书记和乡长的人生命运也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先是书记被调到市里某局,准备当局长。本应是件好事,可他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把控告信投到了纪检委,告他贪污受贿,违法违纪。经纪检委调查属实,便被“双规”最后局长也没当上,却落了个撤职处分。

再说乡长,书记上调后,他马上当了书记,由二把手变为一把手,没过多久,又升任为副市长,后又有升迁,官运亨通,好事连连。这就是对大法的不同态度,带来了不同人生结果。

书记坚决执行江氏邪恶命令,属恶行,故得恶报,乡长对江氏邪恶命令有所不屑,以敷衍处理,并给修炼者一定的同情支持,属善举,故得善报。

二则:保护法轮大法弟子当选村长,陷害大法弟子落难

梅姐是一个坚定的大法修炼者,虽然没有多少文化,可她很精進,总愿为救度世人做点事。有一天,她请人制作了一幅“法轮大法好”的大字条幅,趁没人的时候贴在了本村一个交通方便人多显眼的地方。一时间引来了不少路人驻足观看。就这样一连几天也安然无事。

后来还是被乡政府知道了。乡里就派了几个人到村里调查此事。村长和几个村干部接待了他们。别人都沉默不语,只有村长表现的很殷勤,帮助他们既分析情况,又提供目标,并肯定地说:“这个条幅一定是梅姐贴的。这个村只有她炼法轮功,别人不可能做这个事。”

其中一个年轻的村干部站起来,否定道:“那不一定,梅姐根本就不识字,再说梅姐也不常在村里住,怎么能肯定是她的呢?”(梅姐有时城里住)村长又不死心地说:“那不是她,就是她丈夫贴的,反正跑不了她一家子!”年轻干部又反驳道:“难道别的村的就不会跑到咱村贴条幅?何况你又没亲眼看到是谁贴的,怎么就能扣在梅姐一家人身上呢?”村长摸摸脑袋无言以对。

乡干部们听着这话也无可辩驳,就不再追究,此事便不了了之。

没过多久,村里搞村委选举,这位年轻的村干部高票当选为村长,而那个官瘾十足,善于讨好媚上的原村长却狼狈的落选了。

三则:监视法轮功学员造恶业,一双好眼全失明

老汪是个包工头,经常带着一些瓦工到我们单位建房,搞修缮,出入频繁,因为熟,门卫也不盘问阻拦。

99年7.20江氏迫害大法后的一段时间,派出所民警经常来单位阻挠我们的炼功活动。对他们的行为我们不卑不亢,既不听从他们不让修炼的指令,也不和他们搞对立。后来或许是他们知道来此处骚扰不受欢迎吧,有一段时间他们不来了。虽然不来了,但他们对我们居住在单位的一些人的炼功活动却知道的非常清楚:谁哪天炼功了,在哪炼的,掌握的很准。

我们很纳闷是谁泄露的情况。后来才知道,是老汪在给派出所当内线,通风报信。老汪利用他的特殊身份,以工作为名,利用来我们单位进出自由的特权,每天随时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然后再把得到的情况报到派出所,派出所再到我们单位给我们施压。

老汪作为一个包工头,有时为了揽活施工方便,需要派出所给撑腰出气,便巴结讨好所长。也许是这个动机,使他无偿地当了派出所的眼睛,作出了这些出卖良心的下贱事。但他做梦也没想到,助纣为虐,迫害佛法修炼是会造业遭报的。

没过多久,老汪得了一种眼病:双眼不红不肿,就是视物不清,而且一天天加重。经历了多家大医院,连北京同仁堂都去了,就是没治。到后来,什么也看不见了,双眼瞎了。不仅当不了工头了,甚至生活都不能自理。

四则:强迫转化,把命丧

1999年7.20后的一段时间,江氏集团把转化法轮功学员当作一项政治任务分到基层单位,并和单位的经济利益挂钩。李姐修炼法轮功很坚定,乡政府有关人员多次去转化她都未能得逞。后来,政府一帮人,由一个叫老黄的带着,拿着一份转化登记表来找李姐,老黄见到李姐说:“你炼功俺们先不管了,只要你在这个表上签个字,俺们就不找你了。”李姐说:“功我得炼,字我不签,我也不会写字。”老黄又退步说:“不会写字不要紧,我们替你签,你在上面按个手印就行了。”李姐说:“手印我也不想按。”这些人一看没办法了,就一拥而上,有的搂住李姐的腰,有的拽着胳膊,这个老黄攥着李姐的手指,强行在表上按了个手印,然后拿着登记表匆匆而去。

乡政府这伙人回去后虽然交了差,但是倒霉却接踵而来,尤其是那个强拉着李姐的手按手印的老黄,不几天就感到身体不适,到医院一检查,癌症晚期,没出三个月便一命呜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