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洗脑迫害 内蒙古多伦县马桂娟控告元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五日】内蒙古多伦县法轮功学员马桂娟女士于二零一五六月二十九日向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经常遭骚扰,两次被劫持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拘留,老父亲也因难以承受女儿、女婿一次次遭迫害而过早离世。

以下是现年四十六岁的马桂娟女士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此后身体各种病症彻底痊愈,特别是折磨十二年的眼病不知不觉好了。十九年来没吃过一粒药,心情变得平和,遇到矛盾都能够先从自身找原因,做事先考虑别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一日,我和丈夫在家中被无缘无故地绑架到看守所。在这期间看守所所长石国仁实施殴打,辱骂丈夫,在隔壁的我就听到了扇耳光声和皮带的抽打声,整整一夜,第二天看到了嘴角的血迹。他们就是欺辱这样手无寸铁的善良的人。当时被非法关押的十几个人中都受到了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家里的人急得死去活来,没办法在生活拮据的情况下老父亲无奈交出两千元罚金后我们才被放回。然而恶势力并没有就此罢休,隔三差五到我家骚扰,致使生活战战兢兢。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我和丈夫又一次被绑架到财政局大厅的洗脑班,参与此次行为的县政府、“六一零”、国保大队、政法委等机关单位。当时我正怀孕,他们却不管不顾,不让回家长达十多天的“洗脑活动”让我们放弃修炼,威胁逼迫写,不写就被关进看守所,当时我怀着二女儿,家中的大女儿又无人照料,我的心是多么痛苦可想而知。中国政府到底是怎么啦?做个好人这么难吗?难道还怕好人多吗?强行转化往哪转呢?真让人匪夷所思。

二零零四年,丈夫还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家完全没有了经济来源,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在多伦县第五小学大门口设了一个铁棚摊位谋生,无论严寒酷暑我都得领着三岁的女儿。可就这样他们都不让你过好,当年九月份一天中午,学生中午放学时分,我被警察强行拖上警车,他们还诱骗我三岁的小女儿上了另外一辆车,听到女儿惊恐无助要妈妈的哭喊声,我心如刀绞却无能为力。我被绑架到了洗脑班。家中的大女儿因无人照料,被接到了李秀清家,在这期间他们还串通了学校和班主任,他们对我八岁的大女儿进行了所谓的教育,内容无非是颠倒黑白灌输歪理。使女儿模糊了正确区分善恶的认知,给孩子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阴影,学习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在洗脑班,“六一零”人员利用各种手段逼迫我放弃信仰,他们甚至不让我与女儿见面,小女儿整天哭喊要和妈妈回家,米水不进,我们被关押了七天。我女儿当时只有三岁,试问这些人与地痞流氓何异?

七天之后,我被转移到家中,却仍被限制自由,每天都有几个人来我家逼我“转化”,他们软硬通施,逼迫我捏造事实看虚假的视频说些违背良心的话,致使我身心疲惫,生活无法继续。

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当地“六一零”、派出所、街道居委会人员对我进行了两次长期的非法洗脑,一次非法拘捕关押,共有七次以上无搜查证入室搜查,更无数次地闯到我家骚扰。这对我两个女儿的成长产生了很大的阴影,对我父母的身心造成了巨大伤害,特别我的老父亲在难以承受女儿女婿一次次遭受迫害的巨大精神压力下,导致成疾含恨离世。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