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平度市王东梅经历的恐怖七天

更新时间: 2016年07月0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六日】“再不老实,就送你去精神病医院给你打针!”“今天非得把你的指纹采好不可,否则就给你弄断指头!”山东省平度市法轮功学员王东梅日前在探视朋友时被绑架,并遭到警察这样的恐吓。

在经过七天非法关押后,王东梅才于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在家人、律师、朋友的营救下回到家中。她心有余悸地说:“以前只是听说,现在我切身体会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真是太邪恶恐怖了。”

以下是王东梅被迫害的详细经过:

六月九日,平度市崔家集镇陈家村法轮功学员张芝兰在高密一集市对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遭人构陷,被大牟家派出所警察绑架。作为张芝兰的朋友,王东梅等人闻讯后当晚去大牟家派出所探望她。王东梅想起她包里有一包鲜奶,那是给她儿子订的,就想把奶送给张芝兰喝。在征得一个警察的同意后,王东梅到关押张芝兰的屋子拿出奶给她喝。这时张芝兰的儿媳妇进来了,对着王东梅她们大喊大叫,让她们马上离开。

之后四个警察追过来,按住王东梅吼道:“你是哪里的?来找张芝兰干什么?你是她什么人?那几个人是来干什么的?你把她们叫回来。”王东梅大喊:“放开我。”一个高个男人说:“把她拖屋里。”就这样,四个人把王东梅强行拖屋里,并按在椅子上,威胁她:“你今天不说清楚,就别想走。”王东梅听到张芝兰在隔壁喊:“放开她,别抓她,与她没有关系。”他们就把张芝兰转到别的房间了。

四个警察按住王东梅,瞪着凶狠的眼睛逼问她,并强行打开她的包。王东梅制止他们动自己的包,并提出要上厕所。他们不让王东梅去,说:“你不说明白,哪里也别想去。”王东梅告诉他们:“明天我儿子要中考了,今晚我把儿子单独锁在家里,我必须回家。谁家没有老人和孩子。”他们根本就不听。王东梅急得哭起来。警察把张芝兰的家人叫过来对王东梅施压,王东梅不配合。警察再次把王东梅按在椅子上,逼问她:包里的东西是哪里的?并把王东梅包里的东西放在她面前,强行给她拍照,对她非法搜身。

警察开车拉王东梅去医院,四个人抬着王东梅的胳膊和腿,将王东梅强行按在床上查体。他们又把王东梅抬上车,拉回派出所,在回去的路上,警察威胁王东梅:“再不老实,就送你去精神病医院给你打针!”

回到派出所后,警察再次逼问王东梅,逼王东梅骂师父,欺骗她说:“如果你骂了,就放你回去。”王东梅不配合并制止他们。这时已经半夜十二点了,他们也折腾累了,就说:“今天对你已经不错了,没有给你戴铐子。好好想想,把事都说明白,明天就放你回家。”

六月十日早晨,警察又轮番的过来逼问王东梅,把她拖去另一屋里录口供,强行拍照,对她进行施压恐吓,强行给王东梅采血,按住王东梅的手采指纹。因为王东梅不配合,有个小警察用力反掰王东梅的手指,狠狠地说:“今天非得把你的指纹采好不可,否则就给你弄断指头。”疼得王东梅大叫。他们还不让王东梅戴眼镜,发卡都不给王东梅了。

九点左右,平度市“610”副头目国玉成进来逼问王东梅,被王东梅制止后灰溜溜的走了。一个警察(即六月九号晚上同意王东梅进去看张芝兰的那个人)欺骗王东梅,让王东梅配合他们,过几天就让王东梅回家。

上午十点左右,王东梅和张芝兰被劫持到潍坊看守所。因为看守所已经下班了,王东梅、张芝兰被迫在车上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半看守所上班。派出所警察强行按住王东梅查体,把她的胳膊按在机器上,胳膊都发青了,疼了好多天。还逼王东梅、张芝兰做心电图,化验尿。这两样检查,王东梅都不合格。他们又拉王东梅去潍坊附属医院查体,强行让医生给王东梅听了一下心脏。医生说:“不排除她有心脏不好的可能。”警察还是把王东梅送进看守所。

在潍坊看守所受到的迫害

看守所的警察个个阴沉着脸,强迫王东梅把自己的衣服脱了,王东梅不脱,她们给王东梅强行拽下来,并恐吓王东梅:“有狠招治你。”

在监室里,不给筷子吃饭,所谓表现的好才能有块咸菜,用小盆盛了点大头菜,连菜根都做在里面。每天被迫用冷水洗漱,听歌颂邪党的歌曲。每天被迫从早晨空腹开始做工一上午,都是有剧毒的那种活,说是做专门给公务员用的垃圾袋子,做好后再用有毒的胶给粘好包装。被逼坐小板凳,不能动,逼迫看电视。如果上厕所,必须打报告。如果谁让狱警不高兴了就罚整个房间里的人。

看守所里生活条件极差,很多长时间被关押的人都关节疼,长时间便秘。睡觉只能侧着睡不能平躺,每个人只有大约二十公分的空间。警察们逼迫王东梅背熟监规,恐吓逼问王东梅为什么炼功。每天放风几分钟,还得集体背监规。

六月十五日下午大约三点半,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和一个戴眼镜的人(高个子)打了个车,把王东梅从潍坊看守所拉回平度。

到了平度“610办公室”,国玉成和王东梅的丈夫逼迫她放弃修炼,让她写不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王东梅拒绝了他们的要求。眼见就要下班了,国玉成等七八个人围住王东梅迫使她放弃修炼,还声称他们知道王东梅曾经去过法院、普东看守所。在他们施加的高压恐怖中,王东梅的丈夫动手打了她。后来“610”的人没了招,只好让王东梅回家。

家人被勒索巨额现金

王东梅丈夫为了救王东梅出来,找关系,请相关人员吃饭,还花了钱。她丈夫怕王东梅心疼,不告诉她具体花了多少钱。通过别的渠道了解到她的丈夫被勒索现金一万五千元。高密大牟家派出所逼王东梅丈夫交体检费两百四十元,开了一张公安罚没收入费五百元,潍坊看守所扣衣服钱三百元。王东梅钱包里就有近千元,还有充值卡一百元,都被警察扣留了,退回时是一个空钱包。在潍坊看守所时,王东梅家人给王东梅打卡里五百元,他们又扣去衣服费三百三十元,扣了王东梅两次衣服钱。平度市610副头目国玉成不告诉王东梅丈夫:用身份证可以将剩余的钱提出来。因为没带身份证,剩余的一百六十元钱没有提出来。

在被非法关押的七天里,王东梅受到很多羞辱和侮辱。回到家后她还心有余悸地说:“以前只是听说,现在我切身体会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真是太邪恶恐怖了。”

高密市国保二中队:
警察陈玉涛负责该案

高密大牟家镇派出所:
电话:05362882057
所长刘地彬13864691696

平度市“610办公室”:
地点:在平度市巡警大队院内,对外不敢挂牌公开。
国玉成15615887178,住址:平度市金泰福临 36号楼中单元40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