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丧失劳动力 南京宋冬梅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省报道)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妇女宋冬梅曾身患多种疾病,生命陷入绝望。二零零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可因做好人,两次被中共人员绑架迫害,二零一三年从看守所出来时身体状况很差,还被逼去洗脑班,610人员说:“你就是死,也要去!”

在长期的迫害中,宋冬梅出现食道癌,丧失劳动力,二零一五年六月对发动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以下是宋冬梅在控告状中陈述的事实。

一、修大法获新生

修炼大法之前,我身患心脏病,严重胃炎、头疼、关节炎、眼睛黄斑病变等疾病,不能吃饭,失眠无法睡觉,甚至无法走路,生不如死。尝试过中药西药,都不起效果。每次去医院费用都要上千元,全部是自费,三无人员,没有保险没有退休工资,每年医疗费都近万元。经济上非常紧张。

二零零八年八月,我开始炼法轮功。通过学法、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个好人,一个月不到,药全部停用,不知不觉中,我身体上的各种疾病都没有了,吃饭走路睡觉都恢复的跟正常人一样,无病一身轻,心情舒畅,每天生活的很充实,很快乐。

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人,做事先为他人着想。我平时靠缝缝补补为生,有时遇到困难的残疾人都免费服务,有时他们有什么困难的事情,我都义务去帮忙,从未收过一分钱!本小区的邻居们都说修炼法轮功的人太好了!我听到心里很高兴,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个好人,证实大法的美好!

二、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十几个人突然闯入我家,非法抄家,非法抢劫大法书籍和手机MP5复印机等个人财产,经济损失达数千元。五十几年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只在电视上看到日本人侵略抢劫中国人民财产的景象,真是一模一样,非常吓人,无法理解。一共来了三辆警车,声势浩荡的抢劫并绑架我到了秦淮区夫子庙派出所。

一进派出所,他们就扒光我的衣服一丝不挂并搜身,这是对我的人格的侮辱。后来对我进行逼供,一直到深夜两点半,再转送到玄武区看守所。

四月份深夜寒冷,在一个大厅里,我衣服被扒光,人一丝不挂的被关进一个铁笼子里大约有二十多分钟,后来穿着单衣走了一个又一个的院子,楼上楼下走了很远,送到监室里。然后又扒光我的衣服,用冷水给我洗澡,否则不给睡觉。

我被非法拘留四十三天,被批一年劳教(所外执行)。拘留期间我多次被逼供,施加压力,使我精神崩溃,吃不好睡不好,体重急速下降。到家后,街道社区、610、派出所不断骚扰,逼迫洗脑写“三书”,整天生活在恐惧中。

三、被从看守所释放,被逼去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我回江都老家,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绑架到浦头派出所。一进去就用手铐把我铐在椅子上,长时间无法移动,从脚到腿一直肿到膝盖。

下午五点多,四十度以上高温没有电风扇等设施,身上的汗像一层盐霜一样,没有水喝,农村的蚊虫非常多,无人管我吃饭睡觉,只能靠在椅子上艰难度过。期间儿子和丈夫要求见面,花了三千六百元买通派出所人员才得到允许进来见我一面。第二天下午三点多,他们把我转送到扬州看守所。

一进看守所,狱警审讯我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她问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我说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做善事。说完她举手就要打我,并且把监室里的犯人都叫过来,当我的面教他们如何对付我。二十四小时又要做劳工,又要值班,睡不好吃不好,第二天在放风场上训练跑步时,因为身心疲惫直接晕倒,后导致胃病复发,不能吃饭。

几天后放我回南京,第二天就被逼迫进洗脑班,他们不管不顾我当时身体状况非常的差,家人请求等我身体有所好转再去,被秦淮区610余主任拒绝,他说:你就是死,也要去!

在洗脑班里十三天,因为胃病不能吃饭,只能喝点汤汤水水,体重急速下降至八十斤。回家后,街道社区,610,派出所不断骚扰,不让我出家门,走到哪里都要汇报。由于精神压力和长期生活在恐惧中,导致身患食道癌,去医院做食道癌手术,花了二十万元。现已丧失劳动力,没有收入来源,生活得不到保障。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