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上议院议员:英国和国际社会应采取行动制止迫害(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明慧记者唐秀明伦敦采访报道)紧随六月三十日举行的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听证会,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一个相同主题的研讨会再次在英国国会大厦举行。出席研讨会的上议院议员芬利女男爵(Baroness Finlay of Llandaff)表示,她最感震惊的是如此伤害大量无辜生命的中共“活摘”罪行还在持续,认为英国和国际社会应该一起采取更切实有力的行动去制止庞大的信仰人群被迫害

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揭露中共“活摘”研讨会在英国国会大厦举行,由英国会议员丹尼尔•赛克纳(Daniel Zeichner MP)主持。
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揭露中共“活摘”研讨会在英国国会大厦举行,由英国会议员丹尼尔•赛克纳(Daniel Zeichner MP)主持。

当天的研讨会由英国会议员丹尼尔•赛克纳(Daniel Zeichner MP)主持。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中国问题专家兼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应邀到会介绍他们新近发布的《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和《大屠杀》(The Slaughter)深度更新调查报告,这是他们在一周内第三次来到英国会大厦揭露中共“活摘”罪行。活摘亲历者原新疆外科医生安华托蒂(Enver Tohti)和曾在中国大陆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宋女士也到会发言作证。

国会议员:“活摘”罪行曝光十年后中共还在否认,要彻底揭开中共器官移植黑幕

英国会议员丹尼尔•赛克纳(Daniel Zeichner MP)主持会议
英国会议员丹尼尔•赛克纳(Daniel Zeichner MP)主持会议

主持研讨会的丹尼尔•赛克纳议员在会议开始时指出举办研讨会目的是要彻底揭开中共器官移植黑幕。他说道:“十年前就开始听闻(在中国)活摘器官的事情,十年后还在发生,但中共一直在否认他们的这个犯罪。”“然而,今天我们拥有更实际的证据来证明这件事情持续在发生。”

赛克纳议员指出,关于揭露中共“活摘”罪行,新近发布的更新调查报告应受到充分重视,美国国会、欧洲议会和英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已接连对该报告进行听证,建议英国政府和党派接下来对这个重大问题给予充分关注,认为“这个主题其实是个跨党派的议题,有必要开展更大规模的听证。”

上议院议员:我担心的是只考虑限制器官旅游不能制止迫害

英国上议院议员芬利女男爵(Baroness Finlay of Llandaff)
英国上议院议员芬利女男爵(Baroness Finlay of Llandaff)

来自英国上议院的芬利女男爵(Baroness Finlay of Llandaff)带着她的助手出席了七月四日在国会大厦召开的揭露中共“活摘”研讨会。芬利女男爵是一位医学教授,曾任皇家医学协会的主席。研讨会上,芬利女男爵表示担心如果英国做限制移植旅游方面的努力,无法给中共任何压力,制止不了迫害。她还就建立调查英国人进行器官移植的登记系统、禁止器官旅游的立法等相关问题,向与会专家磋商及听取意见。

她说:“英国有NHS,是个中央统一的医疗系统,可以通过移植手术后的免疫抑制剂的使用量来计算到海外器官移植的数目。然而,其他国家并没有跟英国一样的系统,我担心纵使英国的数字出来,也无法给中国足够压力,因为无法取得全世界的数据。”

“我担心主要考虑这个会给英国一个借口,可以宣称自己做了努力了,而这不能保护中国那些向往信仰自由的人们免于被迫害,而我们知道发生的迫害有多严重,他们随时有生命危险。我担心全世界所有国家都不能做到跟中共做贸易谈生意时把禁止器官移植作为附加条件。”

另外,芬利女男爵希望“世界移植医学会”对制止中共“活摘”做出贡献,并表示会就此事向英国有关部门质询并采取相关行动。

揭开中共“活摘”黑幕

对于最近公布的更新调查报告,麦塔斯指出:得出的器官移植数量比原来调查得到的数字大很多,仅根据对所谓注册批准的一百四十六家肝、肾移植医院的数字保守计算,在中国每年器官移植数在六万到十万例,十几年下来就是以百万例计的量的概念,是个产业化(industrial)概念。这样的(器官移植)巨大规模在世界上绝无仅有。

关于具体每个医院的数据的确定,麦塔斯指出,这是他们在跟踪收集、交叉验证多方面数据资料基础上采取的保守值。他说:“我们当然知道中国各个医院对外公布的表面数字不可靠,但是我们查看分析的是医院建设情况、医院床位数、医院医疗记录、医生人数、医生发表的学术论文、等待时间、相关药物采购资金规模,等等。”

葛特曼在研讨会的发言中重申中共活摘良心犯,包括法轮功学员器官是国家参与的群体灭绝罪。他说:“一九九九年,中国开始采取灭绝法轮功的政策,二零零一年中共劳改系统就关押了上百万法轮功学员,这还未包括被关到监狱、拘留中心、精神病院等地的。这构成了一个可能受到灾难性打击的群体对象。”“二零一二年薄熙来和王立军让中共‘活摘’黑幕进一步为世人所知。” “十年来我一直坚持认为,这(中共活摘器官)不仅仅是法轮功问题,而是类同于近代人类历史上的群体灭绝。”

法轮功学员宋女士在研讨会上讲述自己因为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而遭受中共残酷迫害时,特别回忆了自己在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二年被关押的两年期间,曾被多次无理由定期身体检查和验血的经历,她表示希望关注“活摘”的人们去思考分析一下这一经常发生在被关押法轮功学员身上的现象意味着什么。

她说:“在被非法关押监狱期间,我曾受到详细的身体体检,包括对肺的X射线检查和血液检查,他们甚至检查了我皮肤上的小疤痕。而我被关押在北京劳教所期间,有几次被做了详细的医疗检查和血液化验。他们从来没有告诉我体检的任何理由。”

现居英国的原新疆维吾尔族外科医生安华托蒂(Enver Tohti)在听证会上回忆反省了自己十八年前在中国行医时被迫活体摘取一个死刑犯的器官的经历,并揭露中共用“假恶暴”斗争哲学进行的反人性洗脑教育和思想控制,是“活摘”暴行得以在中国发生的重要背景因素。他说:“不管是谁,你只要被中共作为敌人,你就不被当人看了,就被当成所谓国家(党)的财产,它就可以对你任意处置。”“常有人问我,作为一个医生你应该是以救人为天职啊?事实上,我生在中共统治下,是那个机器的零件,按中共灌输的观念,当时甚至觉得能够参与处置国家(党)的敌人是件光荣的事。”“在历史的那个时刻,我被推到了相反的一边。”“刚刚听了法轮功学员的发言,我感到很震撼。”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