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何自掏腰包,跨国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

更新: 2016年08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六日】(明慧记者吴思静德国柏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前、比利时欧盟总部大楼外、华盛顿国会山庄前的草坪上、还有德国、法国、捷克、波兰、加拿大、澳大利亚、台湾、香港、韩国……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数以百计的城市中都有他们(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族裔的法轮功学员)的身影。他们通过集会游行等形式,向人们展示真、善、忍的美好,揭露中共血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

他们跨国,甚至是跨大洋参加这些活动的不在少数,所有开销都是他们自己承担。在这个信奉“金钱至上”的社会里,他们到底为什么愿意自己掏腰包,为远在千里之外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呼吁呢?而且这个旅程一走就是十七年?

来自欧洲各国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在柏林市中心举办大游行,天国乐团打头阵。
来自欧洲各国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在柏林市中心举办大游行,天国乐团打头阵。

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来自欧洲各国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汇集在德国柏林,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穿越柏林市中心,其中四名来自不同国家的法轮功学员敞开心扉,讲述了他们来到这里的原因。

瑞典人用假期参加讲真相活动 因告诉人这场迫害的残酷是非常必要的

自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斯万(Sven)说,只要欧洲有大型讲真相的活动,他都会想办法参加,因为,“告诉别人这场迫害的残酷是非常必要的。”
自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斯万(Sven)说,只要欧洲有大型讲真相的活动,他都会想办法参加,因为,“告诉别人这场迫害的残酷是非常必要的。”

斯万(Sven)来自瑞典哥德堡(Gothenburg),开车加坐船,头一天下午出发,第二天上午才到柏林。斯万说:“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每时每刻都有可能被非法关押,被迫害致死。为了(游行)这么重要的事,这个路一点都不远。”

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学员开始反迫害以来,只要欧洲有大型的抗议活动,斯万就会想办法参加,他说:“告诉别人这场迫害的残酷是非常必要的,我把很多假期都用在了这上面,光柏林我都已来了好几次了。”

斯万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属于欧洲第一批修炼者。在这之前,他学习过各种各样的气功和哲学理论,他始终在寻找,认定了“生命的意义不仅是工作和生活,还应该有更深刻的意义”。直到碰到法轮功,他才觉得“找到了一直在苦苦寻觅的东西”。

在净化身体方面,法轮功一开始就显示出奇效。和很多瑞典人一样,炼功之前斯万也经常喝几口酒,啤酒和白酒都喝。炼了法轮功后,他并没有想戒酒,但身体发生了神奇变化,一闻酒的味道就受不了,自然而然就戒掉了。

同时他的健康状况大大改善,五十多岁了,他的身体比二十年以前还好,脸色白里透红,游行走了一整天,晚上还是精神饱满。

修炼之初,斯万只看重炼动作,后来通过学法,他意识到,内心的改变才是最重要的,他说:“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事多想着别人,改变不好的行为和习惯,心性提高才是关键。”他微笑着说:“对我来说,修忍是比较难的,我的急脾气虽然比以前好多了,但还是得继续改善。”

斯万表示,因为他在身心两方面都受益良多,所以他更不能对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袖手旁观。

姐姐在中国被非法关押 妹妹国外呼吁

天国乐团在冬天没有演出和集训,来自芬兰的马女士于是每年冬天都会节省一些,准备春夏秋自己出钱参加天国乐团的活动。
天国乐团在冬天没有演出和集训,来自芬兰的马女士于是每年冬天都会节省一些,准备春夏秋自己出钱参加天国乐团的活动。

在柏林的大游行中,天国乐团打头阵,八十多名乐手都是法轮功学员,来自十几个国家。其中之一是芬兰的马女士,伴随着行进步伐的铿锵鼓点中有她一份功劳,她打小鼓。

马女士说,她的姐姐马雪青因为修炼法轮功而于几个月前在辽宁省大连市被非法抓捕。她说:“我很担心我姐姐,只两个月的时间,她就被送到医院抢救室抢救了两次,她现在身体怎么样,我们都不知道。”

对于抓捕她姐姐的人和审理此案的人,马女士没有仇恨,相反,她表示“很担心他们,因为他们是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这会给他们带来不好的后果”。她希望他们能够认清善恶,停止参与迫害。

她从芬兰赶到德国参加柏林的游行,因为“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知道这场邪恶的迫害是多么的非正义”。

除了冬天,几乎每个月天国乐团都有演出或者集训,从南边的意大利到北边的瑞典,从西边的英国到东边的捷克,全欧洲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一次次下来,各项费用不菲。马女士说:“冬天时我就节省一些,省下些钱,到了春夏秋,就有钱出去参加活动了。”

德国学员:对法轮功的迫害摧毁人类道德底线

在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的柏林游行中,王女士(中)和女儿(左)手捧在中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相片。
在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的柏林游行中,王女士(中)和女儿(左)手捧在中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相片。

王女士虽然不用象斯万和马女士那样从外国赶到柏林,但是从德国南方的雷根斯堡(Regensburg)到北方的柏林,也有将近四百公里,这一趟旅行,她和她女儿的路费和食宿费加起来也是一笔钱。

王女士和十二岁的女儿参加柏林大游行时,她们站在“白衣女士”方阵的第一排。这个方阵中,将近二十位女士每人手捧一个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遗像,相片四周围绕着花环。在穿越柏林的游行中,她们一直神情肃穆。

王女士说:“我很伤心,这么多学员被迫害致死。我们搞这个游行是很有意义的,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事情,尽快停止迫害。现在中国的天灾,很多都是人祸造成的,人的道德沦丧造成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其实是对人类道德底线的摧毁。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所有中国老百姓的迫害。所以真的是要尽快结束。否则老百姓没有好日子过。”

因为修炼法轮功,王女士已经有十一年不能回国了,她说:“这当然让人遗憾,毕竟中国是我的家乡,我也是很想念的。”

丈夫离奇死亡 妻子国外寻求真相

初勍出国时带着丈夫的骨灰,希望能查出他离奇死亡的原因。
初勍出国时带着丈夫的骨灰,希望能查出他离奇死亡的原因。

对于初勍来说,这次柏林的游行就在“家门口”,因为她就住在柏林。来自山东的初勍在天国乐团里打小鼓,所以自加入欧洲的天国乐团后,她也是自费跟着欧洲天国乐团“南征北战”,因为她希望对法轮功的迫害能早日结束。

对法轮功的迫害直接影响到了她的生活,她的先生田世臣生前修炼法轮功,在中国被非法劫持到单位谈话,之后离奇死亡。

田世臣原是北京福田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员工,一九八一年出生,二零一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尼日利亚工作期间,他在中国城对朋友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中共驻尼日利亚大使馆监视,被中共人员调查。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底,田世臣回到北京,从机场被劫持到福田公司谈话四小时,被胁迫辞职并要求二十四小时内离开北京,结果他回家后不久身体开始发黄,眼睛是黄的,尿液也是黄的。十六天后突然死亡。火化后家人发现他的骨头是红色的,特别是上半身比下半身骨头要红的多,有经验的人说只有中毒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丈夫去世后,初勍辗转来到了德国。她带来了丈夫的骨灰,希望能够找到机构鉴定丈夫是否中毒,但一直未果。

在德国的几年里,她参加了很多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活动,希望迫害早日结束,也希望丈夫的死因有朝一日可以大白于天下。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