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狱15年 清廉税务官员张东生即将出狱(图)

更新: 2016年08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时任河北省涞水县税务局办公室主任的张东生因为信仰真、善、忍被绑架,关押一年半后被非法判刑十五年。现年已五十三岁的张东生将于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结束十五年冤狱。近日得知,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又要安排“指定人去接”。

张东生在涞水县是有口皆碑的好人,信仰真、善、忍,更使他淡泊名利,主动做好人和更好的人,十五年的冤狱断送了他美好的人生和前程,如今,冤狱即将结束,希望有良知的相关人员顺利的让好人张东生回家。

张东生
张东生

一个有口皆碑的好人和家庭

张东生,今年五十三岁,河北省涞水县栗村人,一九九六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涞水县城关税务所任专管员、涞水县税务局会计、办公室主任等职务。

张东生酷爱文学,业余诗人,他看淡名利,自从参加工作后,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是个有口皆碑的大好人。他从不收受贿赂,主动为纳税人着想,一九九二年春天,涞水县东文山乡有个纳税户向他借了五千元现金,后来那家因打官司倾家荡产,过了几年也还不上。他知道这个纳税户妻子带着三个孩子生活很困难、还有年迈的老父没有经济来源,就再也没提起这笔钱。

张东生的父亲在高碑店市医院工作,母亲是勤劳朴实的农民,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家好人,他们勤俭持家、扶困济贫、助人为乐。他的母亲种着十几亩责任田,张东生利用休息时间经常下地帮母亲干活儿。

单位要开会发奖品,派张东生到商店去买绸缎被面和被罩,他按谈好的批发价钱给售货员付了款,开票前,售货员问他:“开多少?”他说:“我给你多少钱你就写多少。”售货员拿着笔吃惊的看着他,自语道:“现在还有这样的人?”他告诉售货员:“我是学法轮大法的,不能作假占便宜……”于是,他把法轮功介绍给售货员,售货员从此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因为他知道:给人什么都不如给这个大法。

一九九七年秋天,单位分房,谁都想找个自己满意的位置,作为办公室主任,张东生主动为别人着想,住进了被人们挑剩下的房子。快上冻了,太阳能热水器如果不及时放水,冻崩裂,第二年不能用了,业余时间,他一个人爬到楼顶,一个一个把住户的太阳能热水器给放了水。看到谁家有困难他都主动帮助。

张东生和妻子刘金英一起把父母从农村接到了县城家住,乡亲们都说“东生是个好儿子、是个大孝子!”他的父亲见人就说“我们享了儿子、儿媳的福了。”他和妻子早上炼功,白天上班,晚上陪父母一起学《转法轮》。他的母亲本是一九九六年正月得了脑梗塞——半身不遂,不能说话,接到县城家,每天晚上和他们一起学大法,他的母亲开始的时候,不能炼功,只是坐在那儿听,过了一个冬天,一九九八年春天,说话口齿伶俐、能走路上街了,邻居们看到他父母身体这么大变化,也有很多到他家一起学,他们沐浴着大法的洪恩里,其乐融融。

张东生和妻子刘金英双双遭中共迫害

1. 妻子被非法判刑五年

刘金英
刘金英

张东生的妻子刘金英原是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三次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一年年七月十二日,他带着孩子陪岳母到石家庄监狱女子大队探视妻子,没见着人,却被扣在大门口的岗楼里。原来是大门口值班武警对张东生非法搜身,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搜出了《解梅花诗后三段》经文。

后来得知刘金英是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监狱女子大队(那时还没有成立石家庄女子监狱,丁岩在承德监狱被迫害死后,承德监狱法轮功学员被分成两部份,一部份被转到河北太行监狱,另一部份被转到石家庄监狱女子大队。)警察冯可庄(女,管教科的教导员,后来任河北女子劳教所副所长)指使武警对张东生非法搜身的。

2.张东生被非法判刑十五年

二零零一年六月份,张东生去石家庄监狱探视妻子,冯可庄把自己的办公室安装了窃听器,把他们夫妻二人安排在她的“办公室”让他们“单独谈话”,谈话被窃听后,冯可庄得知了张东生也是法轮功修炼者,趁机株连迫害张东生。

于是,冯可庄等警察和保定、涞水“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不法人员合谋共同构陷迫害张东生。

涞水县地税局领导到石家庄监狱把张东生接回单位,从此派人跟踪了他一个多月,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在张东生上班时,在办公室将他绑架,八月二十一日,转到易县看守所迫害,期间,张东生戴脚镣三十六天,受老虎凳等酷刑。保定成立了“专案组”,二零零三年,张东生被保定易县法院诬判十五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五年。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和他一起在易县被非法判刑的涞水法轮功学员还有四位:曹晓刚十三年、闫合泉十一年、张长生十年、石文水(老山前线二等功臣)九年,在看守所,易县李桂敏被强行灌食致死。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张东生被送到送保定监狱迫害,两周后,转石家庄监狱迫害至今。

二零零六年,妻子到监狱探视张东生,他的牙齿被打掉六颗;二零一二年,牙掉了十八颗;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也是张东生在监狱的最后一次家属会见,妻子要送些水果,他说牙不行,吃不了。

父母在悲愤中离世

二零零一年元旦,张东生的妻子被非法判刑第五天,张东生的父亲在悲愤中离世。张东生被非法抓捕后,他的母亲只好到他姐姐家度日,他孩子成了不是孤儿的孤儿,只好去了农村姥姥家上学,家里被公安抄家后贴了封条。

二零零五年八月九日,妻子刘金英从保定监狱的禁闭室被打开手铐,释放回家,才结束了五年的冤狱生活,家中已经是门可罗雀,她到张东生姐家中找到婆婆,叫着:“妈!我回来了!”婆婆竟无法相认!她再叫:“妈!我是金英,我回来了……”张东生的母亲才慢慢反应过来,唔—唔—的哭着说“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二零零九年年五月,张东生的母亲哭着说:“我儿子是好人,没做过坏事,我等着我儿子……”那个时候,他的母亲已经八年没见过儿子了。

婆婆病危,刘金英给石家庄监狱打电话,请求让张东生回家见一面母亲,没有得到允许,眼睁睁的看着老人在绝望中离开了人世。

张东生的母亲去世后,刘金英请求监狱让张东生回家安葬母亲,又没得到允许,向单位申请丧葬费及拖欠工资,至今没给一分钱,他的母亲的骨灰至今停在高碑店火葬场。

冤狱期满 亲人盼望好人回家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是张东生十五年冤狱期满的日子,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亲人们都在盼望他回家,就在张东生十五年冤狱期满前夕,石家庄监狱却发函给涞水县“610”“指定人去接”。这种无休止的对无辜善良人的无理迫害,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是站不住脚的。

警察也是人,也是有血有肉的,也有好人,在法轮功学员十七年的讲真相中,法轮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他们当中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在国内,他们不再参与迫害,很多默默的帮助大法弟子,看到过《转法轮》的警察,很多开始走入修炼,成为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在国际,墨西哥六百多警察集体修炼法轮功。希望参与迫害的石家庄监狱相关人员、涞水县相关人员明真相,使受了十五年冤狱的张东生顺利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