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国乐团中修炼

更新: 2016年08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天国乐团的成员,二零一三年加入乐团,二零一四年改练长号,到现在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下面我想交流一些近期参与天团乐团这个项目的一点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从懈怠中警醒

去年圣诞游行之后一直到今年三月在渥太华的游行期间,我们没有其他的游行活动,这段时间我个人的练习时间相比之前大幅度减少。渥太华圣帕翠克游行之后,由于大家都全力配合神韵项目,开始我还参加了几次团练,之后的两个多月,我几乎没有练过号。说来真的非常惭愧,周末神韵的传单派发我也只去过几次而已。大多数时间都在以自己学习紧张为借口,周末躲在家里偷懒。

其实我没有那么忙,只是一颗懒惰的心在作怪。说到底也是一个膨大的私心,一想到:反正现在神韵那么忙,大家也没什么时间练习;我自己还得休息呀,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累。这种想法在我脑子里占据了两个月之久。而且越是懒惰,就越不愿意真正拿起号开始练,有的时候也觉得羞愧,但是一想到都这么长时间了,再长也就无所谓了。

这几年每一次的讲法中师尊都会提到时间的紧迫,语气一次比一次沉重,而我却还是不争气,在懒惰和安逸中荒废掉大量的时间。但是仅仅感到羞愧是没有用的,有时候那种“羞愧”的感受甚至还障碍着自己再一次打起精神恢复好的状态,好的修炼状态和练习乐器的状态,当然修炼状态直接决定了练习状态。天国乐团是我主要参加的项目,是个非常可贵的机会,更是必须完成好的使命。

师父严肃的告诉我们:“你来到这个世间的时候曾经和我签过约,你发誓要救度那些众生,你才能成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这件事情,可是你没有兑现。你没有完全兑现,你承担的背后的那个分配给你的那些无量众生、庞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么?!那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不精進修炼的问题吗?那是极大极大的犯罪!罪大无比!”[1]当我第一次读到这一段讲法的时候,震惊的愣住了,不敢想象修炼与救度众生究竟有多么严肃。眼看着游行又要来了,我学校的课程也结束了,我对自己说:打起精神!好好修炼!好好练号!

与同修的配合

机缘巧合,我去多伦多上了一门暑假的课程,参加了四次团练和三次游行。在与不熟悉的同修配合的过程中,我收获很大。

第一次去排练的时候,面对完全不一样的环境,多伦多乐团的同修也不是很熟悉,我心里有点儿忐忑又有点兴奋。觉得在蒙特利尔的时候练习的效果越来越好,我得给他们显示显示,其实这想法就已经不对头了。同时,我也自认为练的还不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特别是听到个别同修不是很好听的音色之后,我的一颗显示自己的心在膨胀。多伦多乐团的同修,有些我从来没有见过,不再是蒙特利尔那个让我感到很自如的环境,让我觉得我好像和这个整体有些隔阂。排练开始了,当听到周围的同修节奏不准的时候,我有了很强的负面情绪,第一个瞬间想到的是:我要回蒙特利尔!碍于面子勉强撑过了第一次的排练,但我心里不好的物质一直在翻滚,自己也没有向内找,反而是一味的在抱怨当地的同修。

回去后,静下心来,也有其他同修的提醒,我意识到了是自己有显示心,分别的心和抱怨的心,这样的环境更是一个难得的修炼机会。在蒙特利尔的乐团里,从没听过别人说我不好,乐器的练习上也一直都很顺利,可是修炼哪儿能那么舒舒服服啊!于是师父就给我安排了这样的环境,让我磨去那些不好的心。当我想到这儿的时候,一下子就通了:在乐团里只有配合,没有显示,而且我自己怎么能有那种向下比的心呢?从而就生出来了显示心,其实我明白自己的提升空间很大,我现在做到的也只是游行曲目还算熟练而已,在后来的练习中,我越来越发现自己基本功不扎实,想想自己还有显示的心,实在觉得惭愧。如此下去,一旦自己的演奏水平又有提高,显示的心那就更要膨胀了,到时候可能觉得周围同修都不如我的水平好,甚至会自心生魔,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我还悟到:哪里的同修都是一样的大法弟子,哪有什么蒙特利尔的,和多伦多的区别,走到那儿都是一样的,都是作为一个粒子去配合整体,发挥最好的作用。抱怨同修的心就更不应该有了,这种负面的物质障碍着我,同时也对同修起了非常不好的作用,想严重些就是对同修及无量的众生犯罪,想到这我被自己之前那种对同修的抱怨心吓了一大跳,下决心一定尽快去掉这么不好的心。

之后的第一次游行,我的心里就坦然多了,心里不好的物质去掉了一些,就感觉没那么障碍着我了。在游行前练习的时候,我发现同声部里一些节奏的问题,我很坦然的跟声部长提了出来,虽然游行的时候没一下子改过来,但是我心里已经很轻松了,我也默默发正念否定对同修抱怨的心,清理这些不好的物质。在游行中,当我发现他们节奏和我不一样的时候,我就不吹或者很小声吹,在那样的情况下,我相信放弃自我才是应该做的,而不是去分辨谁对谁错,师尊告诉我们:“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2]。如果说我的吹奏跟大家不一样的话,那就是我错了。

第一次游行结束的时候,走在我前面的同修鼓励我说吹的不错,但我知道由于我的号是在当地临时租的,并不像我的法器那么顺手,甚至在游行刚开始的时候表现的很抗拒,我给它发正念才好些,还有很多应该作为主要伴奏的地方我放弃没吹,整个的演奏效果我自己不是很满意,同修的话我相信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完全放下自我,即便是自认为节奏正确,在必要的时候也要放弃,无条件的去配合,圆容。我想这样带给观众的效果才会是好的,如果我坚持我自己,不管不顾的去吹,反而是捣乱了。

当我去掉不好的东西去溶入乐团的时候,我发现大家变了,同声部的同修也来问我节奏应该是什么样的,低音号的老师兼室内指挥的那位同修也来告诉我怎么提高音色,正确的嘴形和呼吸是什么样的,我也看到乐团中同修们都那么用心,反倒让我看到了与他们的差距。有一次游行天气很热,我身后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同修背着低音号,还努力的保持每一个音的音色的时候,我受到了很大的鼓舞甚至是震撼。渐渐的我发现多伦多的乐团对我来说也不是那么陌生了,而我也已经变成了其中的一员,其实之前是我自己把自己障碍着了。

时间过的太快了,转眼间我在多伦多的课程也结束了。周六游行,周日团练,那种充实和喜悦是我在家偷懒时无法得到的。在我回蒙特利尔前一天的游行中,一次我们吹奏到《凯旋》长号主旋律开始的时候,我突然感觉一股热流通透全身,那一瞬间的感受太复杂了,就像乐团所有乐器在那一瞬间融合在一起一样,打击乐的坚实和坚定,木管的灵动和婉转,小号的喜悦和跳动,低音号的扎实和震撼,那种感受太复杂,其实就是作为大法弟子的修炼带给我的感受,那感受激励我以后做的更好一些,更加用心一点,珍惜这样的机缘。那时的心态又像一瞬间又被净化,是比我三年前第一次参加游行更纯净的一种体验。如果说第一次的游行纯的像一张白纸,那时的感觉像是越来越剔透和温润的玉。而我也只能感谢师尊,在我觉得自己做的越来越不好的时候,反而给了我机会让我一下子跳的更高。多伦多之行也能说是“凯旋”了。

回到蒙特利尔的游行

我回到蒙特利尔了,多伦多的同修来到蒙特利尔参加了省庆游行,壮大的游行队伍,欢呼的众生,让我觉得在这个队伍里是那么的自豪,同时我也觉得只有做的越来越好才能对得起天国乐团这个名号。回想起我刚刚加入时的乐团,现在的乐团的提升是令人欣喜的,和多伦多乐团的这次配合也是我觉得几年来最融合的一次。

国庆时和纽约团的配合,加上蒙特利尔乐团向上的势头,让我觉得他们的水平并不是高不可攀,我们也可以做得更好。

国庆节那天,我不止一次听到中国人看到我们的古装说:“法轮功的”,我明白了为什么有规定要穿着完整的服装,因为只要是穿上了那身衣服,我们的一言一行都不是代表我们自己了,众生都会看在眼里,我们就应该时时刻刻都展现的是最好的整体面貌。这让我想到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有无量的众神众生在看着,时时刻刻都应该提醒自己做的像个大法弟子的样子,不愧对这样一个称号。

在乐团的这几年里,我看到了乐团的飞跃,并有幸作为一名见证者分享我的所见所感。就在离开蒙特利尔短短五周的时间里,再回来时我都觉得乐团的演奏水平有了提高。这提高是每一位乐团同修,甚至所有同修的努力和付出,我很珍惜我们现有的条件和同修们的努力所达到的现有状态和水平,更珍惜这份机缘和使命。我发现在乐团中,不管是排练还是游行,也是对每一颗执着心的消去的过程,暴雨,酷暑,寒冬,百炼金刚。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也感念这一份弥足珍贵的同修缘份。我相信我们会做的越来越好,把天国乐团的美好传递给更多的世人,用法鼓法号为他们送去一首首神圣的歌。

以上是我近期在乐团中修炼的一点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六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