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基点、整体配合挽救公检法人员

更新: 2016年08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晨五点多钟,我县公安局和当地派出所六、七辆车的警察闯進六位大法弟子家中绑架、抄家,有四名同修当日正念回家,另外两名同修被关進了县看守所。

最初,同修们遇事没有向内找,没有形成整体,交流中有的指责说:“这次是因为他们在几个方面有漏,才遭到迫害的。”有的说:“怕他们承受不了迫害,还是走常人的办法把他们保出来吧。”经过同修交流:我们遇事应该向内找,不应该指责同修,应该形成整体,以救度公检法的众生为基点。同修们由指责变为理解,由抱怨到宽容,各自承担起救度一方众生的使命。

有同修提出:以前给他们多次讲过真相,公安人员大多不接受真相,同修想请律师在法律层面给他们讲真相,再给他们一次得救的机会,但被迫害同修的家人怕白白浪费钱起不到作用,同修的女儿想次日到公安局打听一下再说。

第二天,同修女儿听国保大队人员说:“他们被延期一个月,另一个可能被判刑。”同修女儿对一国保人员说:“我爸爸要是杀人放火你们把他抓来还行,这做好人反而被你们抓来了,警察都赶上土匪了,但不包括叔叔您,一看您就很善良,实在不行,我们就请律师。”国保人员说:“没有律师敢为法轮功辩护。”

过了两天,同修家属到看守所送东西,看守所不许家属看望同修,同修们和家属都非常着急。经过再一次整体交流,同修们也都归正了自己的思想,把基点放在救人上,特别是直接参与迫害的“六一零”、公检法人员,他们的参与就会使更多的众生被害,就会使他们的罪业更大,所以救度他们就更加重要,应该吸取以前的教训,因为我县和邻县都请过律师,事后才找到同修们有求结果的心,和控告参与迫害人员的争斗心、仇恨心,再加上没有及时沟通、没达到整体配合,使得过程中和结果没有起到很好的救人效果。

于是,同修甲(被迫害同修的妻子)和同修乙(另一个被迫害同修的妻子)决定请律师营救同修,救度公检法人员,同修乙说:“过程中有一个人能明白真相得救都值得。”同修C立即与律师联系,我县几天内形成整体,大家分头行动。

1、给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六一零、政法委人员写劝善信、发彩信、点名发短信、国内、国外同修同时打电话劝他们不要迫害好人,释放善良人得福报(我县同修不会制作彩信,邻县同修帮助制作和发送彩信)。

2、真相资料和真相粘贴遍布全县,让被蒙蔽的世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曝光江氏集团的罪行,同时警示公检法人员,不要当江氏的枪使,善恶有报是天理。

3、到检察院和法院的家属区,散发真相资料,贴真相不干胶。

4、全县同修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

两位律师如期到来,一起去看守所会见同修,回来后告诉我们同修状态很好,都做到了零口供,同时拒绝配合签字,大家更有信心了。

随后两位律师一同去公安局递交材料,有很多同修一路随行近距离发正念,整体的配合,震慑着邪恶,清除着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律师走后,第二天由同修甲、乙、同修甲的女儿一同到公安局讲真相要人,大家继续配合发正念。她们到了公安局,门卫往国保大队打电话,回复说:“现在开会呢,等开完会再说。”等开完会同修又往里面打电话,国保说:“有问题上公安局信访办反映。”同修们就到信访办讲真相,信访办人员又说:“你们找当地派出所解决。”于是同修回到当地派出所,派出所没有人,同修们就都回家了。

由于那几天田地旱了,同修们都忙着浇地。大家都等待律师回馈消息,期待着同修能被律师营救回来,可是几天过去了,同修那边杳无音信,于是同修C把大家召集到一起進行切磋,都发现太依赖律师了,营救同修的目地是救度众生,营救同修的过程是我们的修炼过程,律师配合大法弟子讲真相,大法弟子才是主角,大家的心性普遍得到了升华。

同修甲、乙和被迫害同修八十多岁的母亲再次到公安局讲真相要人,同修的母亲因没带身份证被门卫拦下,另两个同修進去听国保说:“三十天后听消息,可能走法律程序。”随后同修们又到公安局信访办讲真相,再到看守所要求见同修,被看守所以停电为名拒绝会见。

七月二十九日,一位律师到看守所来会见同修,看守所人员说:“国保不让律师会见。”律师对看守所人员说:“你们不让律师会见是违法的。”国保还在看守所门前新安装了监控,这些又暴露出邪恶心虚后而又耍无赖的嘴脸。然后,律师到公安局国保大队递交了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的法律条文,当时国保人员反问律师说:“你说法轮功不是邪教?”律师说:“法轮功不是邪教,修炼法轮功合法。”从公安局出来后,同修们让律师分别给公安局长、主管局长、国保队长、国保人员邮寄了法轮功合法的律师函。家属见到律师说:“昨天我们到当地派出所,所长说案子已交到检察院,不归我们管了。”

同修们和家属决定到检察院讲真相。到了检察院找到侦监科科长说明情况:“他们正在家修房子就被绑架来了,修大法后使他们判若两人,一个霸气十足的人变成了慈父,一个整日喝大酒的人变成了孝子。”同修甲还说:“要不是修大法,我们这个家早散了,更别谈孩子上大学了。”科长说:“你们信的也太痴迷了,你看这念大学的孩子有文化,就不会像你们这样。”孩子当场说:“我也学,就是因为看到了我爸爸的变化。”科长无语了,告诉家属把老人领回去吧,我会依法办事的。

八月一号大家配合同修甲、乙和被迫害同修的母亲、女儿再次去检察院讲真相。同修们交流说:“案卷在检察院就剩两天时间了,得赶紧给他们讲真相,不能让他们参与迫害。”在这过程中,同修们悟到为了救人,不能激起他们负面的东西,要处处体现大法弟子的善,才能感动人、感化人、才能真正救了人。一同修直接把律师函交到检察院,还给他们讲了真相,侦监科认真的看了律师函,办案人员还给律师打电话核实此事。

配合发正念的同修们统一了认识,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一定救了他们,不能让他们批捕。同修们内心求师父把检察院下个罩,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他们的邪恶,让他们珍惜这次得救的机缘。同修们坚持一整天发正念,通过整体配合发正念,一同修说:“我终于放下怕心走出来了。”没能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在家长时间发正念,全县很多同修都各尽其能的参与营救同修,有车的出车,有人的出人。我县高温达到三十五度,真是烈日炎炎,同修们个个都是汗流浃背的。可是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没有少反而增多了。参与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有四、五十人,把检察院都围起来了。电话组的同修都用心给参与批捕的人员打电话、发短信告诉他们:为了他和家人的平安,不能冤判好人。

八月二号检察院上午开会研究此事,同修们继续发正念,真是正邪的又一次较量啊!同修们正在检察院外面发正念时,来了一辆警车,车上还下来记者录像,同修的心有些不稳,及时归正了心态,继续发正念,不被假相带动。还出现了同修的母亲在检察院犯了心脏病,同修们都及时否定了邪恶的干扰,鼓励同修母亲你做的是神圣的救人的事,有师父保护,没有事。同修们不被带动发正念坚持到十一点,检察院做出了不够批捕条件的决定。

下午,同修们又到公安局发正念,由于起了欢喜心,放松了发正念,所以检察院迟迟没把案卷退回公安局,直到四点钟检察院才把案卷退回公安局。家属及时到公安局要人,一国保人员说:“我们明天开会研究取保”。

八月三号同修们交流,只愿众生能醒悟,不要执着结果,这一个多月我们经历的太多了,大家付出的也很大。越是到最后的时刻,我们的心越要稳住。无论邪恶怎么变着花招,我们就是正念对待。在人中呆久了,总会有一种付出了就希望得到回报的心,时不时的去考虑那个最后的结果,我们大家一定要在思想上归正它。人间不过一场梦,荣辱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其实真正的最后结果就是大法弟子完成使命圆满回家,这才是真的,其它的一切所谓结果不过是我们在人间助师正法的过程。

同修家人到公安局要人,国保大队长让家人各拿一万元钱才能取保候审放人,家人说没有钱,公安人员就骂人,还叫嚣说:“不拿钱不放人。”把家人赶了出来。于是家人就找主管局长说:“人民警察怎么骂人呢?检察院没有批捕就应该放人。”局长说:“真没想到检察院没批捕,没批捕取保也得拿钱,你找国保说我说的可以少拿一些钱。”回到国保,队长说“局长说了可以少拿钱,你们出去取钱。”同修们继续坚定正念,坚决不配合邪恶。越到最后越不要受到干扰,当同修们正在公安局门前发正念时,有一辆警车突然停在跟前,下车的警察拿出照相机对门口的车拍照,有的同修有些心不稳了,在场的其他同修立即说是假相是干扰,越到最后我们越稳住心,同修们于是继续发正念,后来才知道那辆警车是交警拍违停车辆。还有在公安局外面发正念的同修说公安局大楼里向外喊话让人离开,同修也没动心。

下午,国保给家属打电话说:“少拿一部份钱给人领回去,不拿钱就不放人。”这时有的同修有点动摇说:“少拿点儿吧,给他们点儿面子。”也有的说:“多少得花点儿。”但大部份同修支持坚决不配合。这时国保又来电话催促再不拿钱我们就下班了。同修们和家属交流达成一致:师父说了算,不配合邪恶,无条件放人,少让他们造业。

最后,经过三十七天,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整体配合下,律师的介入,极大的震慑了邪恶,也看出邪恶表面猖獗、内心恐惧。在整体正念场的作用下,同修从看守所被接到公安局,三点四十分,两位同修堂堂正正走出了公安局大门。

是慈悲的师尊再给所有参与的公检法人员一次从新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经历这次整体配合,我们十分真实的感受到了佛法无边的浩然法力,也真切感受到摆正基点的重要性。当心中有法,当对同修倍感信任,当那份生命本真的浩然正气迸发而出的时候,那种每个细胞都充满能量的震撼使那些曾经令我们惧怕的邪恶突然变的十分渺小可笑。

感谢师尊给我们本地所有同修一次迈向救度公检法人员的机会,一次整体配合的机会。

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