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迫害致死 山东诸城市范秀凤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山东省诸城市龙都街道范秀凤全家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幸福满堂。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一家人惨遭迫害,丈夫董月华二零一零年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岁;其公爹、婆母也先后被迫害离世。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46岁的范秀凤女士二零一五年六月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请求最高检察院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刑事责任,绳之以法!

下面是范秀凤女士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

我婆母一身的病,几乎天天吃药、顿顿吃药,忘了吃药马上就出现生命危险。婆母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修炼不长时间,一身的病不治而愈了,从此再也没有打过针吃过药,整天乐呵呵的,身体轻松的像年轻人。我们一家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我公爹、我和丈夫都在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了,全家人和和睦睦、身体健康。我们遇事忍让、相互尊重,哪里没有做好下次一定做好。

对这样利国利民的高德大法,江泽民出于妒嫉邪恶之心发动了这场血腥的镇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在江泽民的淫威蛊惑下,诸城也成立了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610办公室,全面启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打压、绑架、抄家、酷刑、三万伏特高压电棍电击脸、电击口腔、电击乳房、电击肛门、电击生殖器、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等各种酷刑折磨大法学员。

董月华
董月华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我丈夫董月华就遭绑架,公爹也遭绑架。我丈夫被关在花园子,我公爹被关在村委遭迫害。我们家前前后后二十四小时有人看着。警察抄家把大法书全部抢走,逼迫我写不炼的保证书

二零零零年,警察多次绑架我丈夫关押在看守所、又多次抄家,使我家无法正常生活。我们就在二零零一年十月去北京信访办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结果第二天,警察就把我和丈夫绑架到诸城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丈夫被非法关押一个月,被迫害得皮包骨头。

十一月份我和丈夫又被绑架到大队屋,七十多岁的婆母为我们送饭。我们信仰没有错,就绝食抗议。十二月十二日,社区赵某某带领几个打手,开门就将我丈夫从桌子上拖下来,上去几个人就想打,我小姐夫一步闯进来说:“这是干什么,私设监狱,这是非法的。”我小姐夫,被警察勒索交了一万元,才让我回家。第二天丈夫董月华也回家了。

看着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的董月华,我公爹说:“你就在家养养身体,我就不信他们就那么没有人性,还来绑架你?!”第二天董巧山又把我丈夫骗去,说曹金辉找你谈话。结果一去就劳教我丈夫一年,因身体状况太差,劳教所没有收。

二零零二年,我们夫妻又被绑架的繁荣宾馆洗脑班,强行转化迫害。

二零零四年,我公爹看到儿子一次一次的被绑架迫害,家里从没有安宁过,身体精神高度的紧张、恐惧,于二月二十六日,在痛苦和牵挂中离世。

我丈夫在市场做了个小本生意,照顾着一家老小,几次的绑架迫害,还有公爹的去世,使家庭经济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精神造成了极大的痛苦。

二零零四年八月,警察到市场绑架了我丈夫。那天正好我和婆母抱着一岁半的孩子,去市场。还没有到摊位跟前,我外甥急匆匆的跑过来说:“我舅被绑架了!”

我和婆母急忙去要人,却不让见,丈夫被非法关押了些日子,警察一看家里被迫害的穷的叮当响,没有什么钱好勒索了,就把我丈夫放回来了。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丈夫还在摆摊卖东西,警察又一次绑架我丈夫,还到我家抄家,丈夫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孙利基用电棍狠打我丈夫的头部,直到打累了,才不打了。我丈夫头被打得肿的好大,腊月二十八才放回家,他的头还是肿的老大。

婆母看到儿子一次次的遭毒打,心疼的直哭,精神遭到了很大的伤害,身体状况也不太好了,终于在二零零六年被迫害离世。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晚上,吃完饭关上门不久,就听到有人敲门,我问:“谁呀?”范作本带着几个人,我没有开门,我说:“有什么事明天说吧!”他们说不行,警察越来越多,我说:“不就是炼法轮功吗?我们又没有犯罪,没有做坏事。”

防暴警察也来了,接着上了屋顶,真是兴师动众,就象大案要案似的。真正的罪犯他们不抓,专抓我们这些好人,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呢?这完全是江泽民的淫威所驱使,为了钱为了权什么坏事都敢干!我丈夫董月华,被他们强行绑架到了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我丈夫董月华,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岁。

对我来说,丈夫的去世就像塌了天一样,我们孤儿寡母怎么生活呀!没有经济来源两个孩子怎么抚养!经济上的损失、精神上的残酷伤害,丈夫的离世,我的精神和身体将要崩溃了,如果不是修炼了大法,我简直要和他们拼命!是大法和师父让我坚强理性了起来,我没有怨恨他们,觉得他们打手们好可怜,因为善恶必报是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