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新等四人家属到公安局要人遭驱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县法轮功学员杨丽新、陈立新、杜凤芹、李友菊,在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晚去承德市宽城县峪耳崖发真相资料,被宽城县国保大队马飞等人绑架,非法关押在承德市看守所至今两个多月。

八月二十二日,李有菊、陈立新、杨丽新、杜凤芹的家属再次到宽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要人,被国保队长马飞搪塞推脱,并说把以前放回家的六人又下传票,企图继续捏造所谓的“证据”加害四位法轮功学员。杨立新七十多岁的母亲及家属为了见到公安局长张华、国保队长袁国平,一直等到晚上下班才在门口见到,不容诉说,就被推脱训斥,老人带着一脸的失望与无奈回家了。

八月二十五日,杨丽新的母亲,陈立新的女儿,杜凤芹八十八岁的老公公、女儿及弟弟姐姐等人继续到宽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要人,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亲人,又被国保队长马飞推脱训斥拒绝,并再次扬言要到青龙县绑架被以保外就医、取保候审为名敲诈勒索大量现金而回家的另外六位法轮功学员。因马飞要求这六个人在八月二十五日去宽城国保签字,然后把四个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卷宗送往检察院加重迫害。(已回家的多数没配合)。当年迈的老人要求见亲人时,又遭到马飞的拒绝,家人无奈只能在公安局大厅等候。

到了午后两点多钟,国保大队大队长袁国平上班来,在公安局大厅看到家属还在大厅,就命令保安给撵出去。正往外撵的时候,杜凤芹的女儿拿出手机就给袁国平及撵人的现场录像。袁国平当时没穿警服,就追着抢杜凤芹女儿的手机。到操场后,袁国平不追了,他开车走了。一会他开车回来了,他换上了警服,对家属说你们这么多人一个一个进来说。袁国平指杜凤芹女儿说:“你们不都听她的吗,让她先进来!”

她舅和她姨对袁国平说,要去我们一起去,孩子一个人去我们不放心。这时孩子把装手机的包递给了别的家属,就一个人跟他去了。袁国平给她带到大队长的屋里,当时有国保大队大队长袁国平、马飞、录像的男警察和一个女警察。袁国平看了她的身份证后就让女警察开始强行搜身。杜凤芹女儿大声斥责警察你们为什么骗人还搜我的身?你们在知法犯法!

家属听到吵闹声都赶到了门口。袁国平叫拿包的陈立新女儿进去,从包里拿出了两个手机,删除了给他录像的内容,并威胁说:“以后网上有我们什么不好的东西你就是嫌疑犯!”在家属的强烈抗议下,半小时后放回了杜凤芹的女儿。然后袁国平、马飞以有事为名,也没有告诉楼下苦苦等待的两位老人及其他家属就溜走了。

家属一直到下班再也没见到袁国平、马飞。直到局长张华下班,杨丽新的母亲想拦住向其诉说女儿的遭遇与家庭的困难,却被公安局长张华大声威胁训斥,并大声喊叫武警,保安驱赶老人。

老人连气带吓的四肢无力,坐在门口,无奈的向围观的人讲述自己女儿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被绑架的遭遇,并绝望的说,公安局是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幌子干着土匪的事情,自己也不回家了,就等着让她们抓去也要见到女儿。在众多好心人的劝说下,晚七点多钟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坐车回相距几百里的家。

此前,几位家属也多次去找国保和马飞本人。杨丽新七十多的母亲在八月一日、八月八日两次到宽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要求无罪释放她的女儿,也遭国保大队长马飞驱赶。

杨丽新婆婆得糖尿病十年了,在杨丽新被绑架后,老人想失去儿媳妇照顾,病情加重了,于七月二十二日离世。离世前老人四处张望找儿媳。

张华、袁国平、马飞等人请扪心自问,自己的老母亲是母亲,杨丽新的母亲就不是母亲吗?她也是血肉之躯,也应在家母女团圆,安享晚年,受人尊敬!可是你们的所作所为敢在自己的母亲面前曝光吗?她们会不会感同身受呢?希望你们能心存善念,停止迫害,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李有菊、陈立新、杨丽新、杜凤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