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成长

更新: 2016年08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在我小的时候,父母离婚了。妈妈一个人抚养我,她的工作单位不景气,每个月工资只有三百多元,我们母女的生活很艰难。那时妈妈基本上是靠打麻将赢的钱来补贴家用。

幸福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底,我和妈妈一起得法了,妈妈也不赌了,烟酒也戒了。那时我十一岁。记得当时妈妈放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听得非常专注,都听進去了,觉得真好。那种感觉至今难忘。

一次,我感冒很严重,头昏、高烧、喉咙很痛、鼻子不通气、全身无力,就昏昏沉沉的坐到妈妈身边听她读师父的法,当妈妈念完最后一句,我的鼻子“唰”一下子就通气了。

还有一次感冒,我难受的睡不着觉,妈妈去炼功,我就跟去了,炼完功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发现感冒好了,全身舒服极了。下次再感冒时,我很积极的去炼功,可是感冒没有好。妈妈说:“你平时都不炼功,今天一定是有求才去炼功的吧?”妈妈猜对了。

修炼后,我们母女不用在医药费上花一分钱。

苦难

邪党迫害大法后,我与母亲都坚定的继续修炼大法。派出所警察经常闯到我家非法抄家。我母亲多次被绑架,先后被关在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监狱。我一个人在家没人管,吃不上饭,有些善良的阿姨会喊我到她们家吃饭。当时电视上一天到晚的诬蔑大法,我心里很压抑,不愿与人说话,就愿在家里看师尊的讲法录像带。

那时我已经上中学了,成绩不好。初二有艺校来招生,我想换个环境。当时妈妈被关押在劳教所,我就去找奶奶,最后姑妈帮我出了学费,我就到了艺校,住在寝室里。也不知道哪里惹到了同学,我经常遭受欺负,常被打骂,被偷钱、物。但我都以当时的心性去面对,因为“真善忍”的种子已经埋在我的心底。

记得开始时班主任很烦这些事情,每次都与我有关,可慢慢发现是她们在欺负我,就对我比较照顾。有次学校放假寝室没人,班主任就将我带到她家小住。我妈妈从劳教所出来后,到学校来接我,班主任跟母亲说我是个非常乖的孩子。

成长

后来我们母女被迫流离失所,我不得不中断学业,离开母亲去外地资料点跟同修做真相资料。刚到资料点时,我什么也不会,大同修们都很忙,她们还没来得及教我怎么使用打印机,电脑也是随便给我指点一下。有一天我一个人在家,正好需要用到打印机,当时我的脑子就像开了窍一样,接接这儿,弄弄那儿,就会用了。我对自己感到很惊讶,我上学从来没有这么聪明过。

那时我们还是去网吧下载网上的资料,风险很大,要绕到对面主机下面去插优盘。有一次被吧主发现了,冲着同修和我怒吼,吓得我俩两个月都没敢出门。

接着传来坏消息,妈妈那边的资料点被警察破坏了。听大同修们讲,关押妈妈的地方昼夜亮着灯在刑讯逼供。那次我很坚强,没有哭。

不久,我与两位老年大法弟子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在派出所,我盘起腿给警察讲真相。后来我被关到当地戒毒所,监室有好多跟我一般大的女孩,当晚她们把我挤在角落里想打我,我慈悲的看着她们微笑,彼此对视了一会,她们就放弃了殴打我的念头。

第二天,我被警察接回当地,关進拘留所。那时我身上长满了疥疮,被亲戚接回了家,大姨照顾了我一周。走时大姨父不让我留他们家的电话,怕受牵连,因为警察为了抓妈妈,曾闯到大姨家骚扰、威胁。

同修辗转把我带到了另外一个城市。我继续为那里的人们能明白法轮大法的真相而努力着。面对面发放真相资料时,我会用一张漂亮的包装纸包上,还叠一张纸鹤在里面,祝福大家明白真相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一次,我和一位老同修在发真相资料时遭人构陷,被绑架到看守所,我们绝食抵制迫害,遭到野蛮灌食。狱医还恐吓我:“灌食的管子这么粗,要给你灌你根本受不了……”后来我的嘴被灌得很肿。老同修也被折磨得很憔悴。那天,一狱警头目把我带到办公室,这时别人喊她去接电话,我望见窗外一片自由的天空,窗户没有防护栏,因为隐约记得凌晨我被送看守所时上了几节楼梯,以为窗外并不高,就踩着凳子、桌子、看也没看就迈出去了……这样,我的腰椎被摔折了。

我和老同修一起被送進医院抢救。那位同修几个月后含冤离世。看守所通知我老家的派出所来接我回去。我告诉派出所警察这半年来我遭受迫害的经历,他们都震惊了。当时我十六岁,所长问我:你老了怎么办?

后来我通过学法、炼功,恢复得很好。至今过去十四年了,我一样好好的,从来没有因为曾经腰椎骨折吃过一片药、進过一次医院。这就是大法的神奇。

修炼大法真好

出狱后,我到了父亲的新家,遭受继母对父亲的挑唆、周围人的歧视,继母谩骂我时,父亲一言不发,我睡在水库旁的小屋里,正方形的小被子盖到头盖不到脚,晚上开几瓦的灯会挨骂,说费电。父亲的工资全部上交给继母,我跟爸爸说我想去上学,他却根本不想让我去读书,继母说我炼法轮功根本靠不住,还鼓动我的叔婶去派出所构陷我,再次把我送進监狱。

后来善良的姨妈收留了我。姨妈一家供我读书。在学校里我给同学们讲了真相。不管怎么艰难,我终于走过了学校生涯。

再后来,父亲因触犯法律被判无期徒刑,被关進监狱。至今是我与丈夫在管他。继母的家也被占了,她也过了段没有家的日子,当时她怀的孩子已经足月,父亲的家人都叫她打胎,我听说后就打电话鼓励她,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她在电话那边感动的哭了。

如果没有大法,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修炼“真善忍”真的很好。有缘看到我的故事的朋友,请不要错过这万载难遇的大法,好好了解你会发现这是你生命中久远的期盼与等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