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遭绑架关押 伊春市赵国华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黑龙江省伊春市法轮功学员赵国华女士,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非法拘留,被非法劳教、判刑、办洗脑班各一次,被抢劫勒索钱财累计十二万多元。她的丈夫、母亲在当地警察的恐吓骚扰迫害中含冤离世。二零一五年六月,赵国华女士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52岁的赵国华女士曾经营化妆品商店,生活上比较宽裕,一九九八年四月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炼功数天后,困扰她多年的腰椎盘突出、便秘、先天性风湿病不治而愈。

以下是赵国华女士在控告状中阐述她所遭受的迫害:

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我被当地中共政府多次非法抄家,监控骚扰,软禁洗脑,逼迫放弃修炼,身份证扣押,外出上货必须到当地派出所请假,被限制人身自由,曾多次被绑架,非法拘留无数次,被非法劳教、判刑、办洗脑班各一次……

多次绑架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午,我正在商店卖货,团结派出所数名警察无任何理由将我绑架到团结派出所,逼迫看中央电视台播放的诬陷法轮功的新闻。当天晚上被非法绑架到信访办,晚上睡在板凳上。在信访办非法关押一个月,在关押期间抢走炼功服和法轮功书籍,家还被抄,逼迫表态,不让炼功,逼迫写不修炼的保证。我被关押期间,家里的商店由丈夫一人承担,他既照顾孩子,每天还给我送饭,我们的正常生活被严重干扰。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去一位法轮功学员家,被团结派出所警察看见,我回家后被团结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关押在金山屯看守所迫害,又被劫持到检察院非法关押十天左右,我坚持修炼,再次被非法拘留后关押在西林看守所迫害,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金山屯法院关押,十多天才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一月过大年期间,金山屯公安局,害怕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团结派出所无任何理由,我被绑架,被政保科张兴国勒索五千元钱作为不进京上访的保证金才释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我被政保科副科长肖靖宇等警察绑架,家被抄,我被非法拘留关押在金山屯看守所,七月份天气闷热,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关押在几平方米的房间里,晚间睡觉挤得满满的都不能翻身,每天给吃一碗白面浆糊,刑事犯每天给馒头吃,法轮功学员吃不饱绝食抗议。一天清晨,看守所所长李长江将我叫出门,我还没站稳,李长江就用拳猛打脸部,打得我满眼冒金星,随后就用小白龙抽打,打累了,这时管教张文革过来继续用小白龙抽打,我用手去挡腰部,当时手就被打得青紫肿起老高,我整个后背与臀部打的紫黑肿得都不敢坐下,李长江打累后,让我坐在地板上。

非法拘留三十多天后,我被政保科张兴国勒索三千元钱后才被释放回家。在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间我家多次被抄,政保科张兴国、何伟东没有任何手续非法抄家,还有一次半夜奋斗派出所刘淑安敲门骚扰,监控我是否在家,我开门看到门前,门后有两名警察监视,还有一次公安局副局长孟宪华问我是谁复印传单我不说,他就打了我两个大耳光子,后来拿木棒打我大腿,当时就不敢动了。

非法劳教、关洗脑班

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我,面对当地公安无理的迫害,心想一定是政府搞错了,法轮功利国利民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于是便本着宪法赋予公民的有信仰与上访的自由,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政保科张兴国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关押一个多月后,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哈市戒毒劳教所迫害,被逼迫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片,被洗脑迫害,逼迫写不修炼的保证书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我和女儿去铁力串门,回家后,被团结派出所陈佳明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被公安局长崔玉忠勒索一万元。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早上,六一零秦汉东,团结派出所房贤刚等数人,没有任何理由,非法闯进我家,非法抄家,并非法将我绑架到伊春市洗脑班,被洗脑迫害一个月,非法勒索我家人二千元钱,造成了商店无法经营,经济受到严重损失,精神上受到很大伤害。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我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人诬告,六一零秦汉东,再次勒索家人三千元钱。

非法判刑

二零一三年六月我去秦皇岛法轮功学员家串门,都买好了往回返的火车票。六月十日晚上十点多被秦皇岛海港区国保大队非法抄家,将我存放在朋友家五万元现金非法抢走,同时绑架我,将我包里的身份证,新买的三星手机note2五千元,三千元的手表,现金五万四千多元,还有许多新衣服抢走。

第二天我被非法拘留秦皇岛市海港区第一看守所。十三个多月后,我被非法判刑两年半缓三年。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二日我被释放,我去海港区国保大队索要被非法抢走的物品与现金,海港区国保大队不给。

我于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四日晚回到东北老家,当地政府还让我去司法局“思想汇报”,我现在仍被非法监控。

我丈夫胆子非常小,自江泽民下令不许修炼法轮功后,他就不敢练了,在我第一次被非法绑架关押一个月时,他的精神承受到极限,经常出现心慌,失眠等病症,我回家后,丈夫说:“这次我真正的体会到了一夜愁白了头”在后来的几年中,我多次被绑架迫害,都被非法抄家,由于他多次反复的被警察惊吓,出现了心脏病等病症,住了几次医院,刚治好些,我又被绑架,他又被惊吓,他的精神上彻底崩溃了,二零零五年五月我的丈夫在金山屯不法官员的骚扰惊吓中含冤离世。

母亲被江泽民追随者们迫害离世

我的母亲段淑娴在大法中身心受益,法轮功救了她的命。我母亲曾患有肝胆疾病、十二指肠等多种疾病,找到许多医生,医治,中西药没少吃,都不见疗效。雪上加霜的是一九九七年又患上乳腺癌,在当地医院做了手术,主治医生说:“你这病得化疗”,就化了一次疗,越来越严重,从那以后就不化疗了。母亲手术后仍不封口,被病痛折磨的痛不欲生。这时我正好学了法轮功,就把法轮功讲法录音带放给我母亲听,我母亲去炼功第四天伤口就愈合了。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提高心性,数天后乳腺癌好了,身体曾患有的肝胆等疾病都不治而愈,身体完全康复了。

母亲一九九九年七月去北京上访,要求还师父清白,被当地公安绑架,关押在大会议室被罚站等迫害,数天后才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母亲再一次去北京上访,当时北京信访办戒严,到天安门广场表达心声,被便衣警察,连踢带打,拖上警车在北京派出所,被一年轻警察暴打,鼻子、脸部、眼睛被打的又青又肿,眼睛充血眼眶青紫肿的都封侯了,半夜十二点左右被金山屯政保科肖靖宇、解亚辉绑架到金山屯驻京办,手被手铐扣上,只有上厕所,洗漱吃饭才打开手铐,在北京驻京办关押数天后,被劫持到当地看守所迫害。

十二月份东北天气寒冷,母亲被逼迫坐在冰凉的地板上三个多月,腿部,腹部受凉出现浮肿等症状,在非法关押期间被非法审讯限制人身自由,被关押三个多月被政保科张兴国勒索三千元整才让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团结派出所警察无任何理由,再次将我母亲绑架、非法抄家,我母亲被非法关押在金山屯拘留所迫害一个多月,我母亲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冰的出现双脚浮肿,心慌等症状,公安局还不放人将我母亲非法劳教,送往哈市戒毒劳教所,体检身体后,劳教所害怕出现生命危险拒收,警察将我母亲继续关押在金山屯拘留所迫害两个多月后才让家人接回家。

二零零五年母亲被团结派出所数名警察没有任何理由绑架被劫持到伊春市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出现腹痛,呕吐等症状,洗脑班怕出现生命危险,去伊春医院检查说肚子里长满了石头,洗脑班害怕担责任才让家人接回家。

我的母亲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又在看守所被迫害的腹痛,腿肿等症状,于二零一五年五月六日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