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耳被打聋、两眼被喷风油精 刘勇遭六年牢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被非法关押迫害六年后,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江西南昌市法轮功学员刘勇带着巨大的伤痛回到家中。面临家中的困境,身心受创的他倍感悲凉、怆痛。

六年的身心折磨,使原本身体健壮的刘勇患上脉管炎、下肢浮肿、长期高烧四十度、双脚风湿致行走困难。多年被非法关押,使他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生活没有着落;从小将他拉扯大的九十三岁的外婆瘫痪在床无人照料;面临中考的儿子急需升学后的书资费用。而被没收身份证的他无法正常找工作……

刘 勇
刘 勇
六年前双腿被酷刑折磨后留下的疤痕
六年前双腿被酷刑折磨后留下的疤痕

刘勇出生于一九六四年十月,原为南昌市妇女儿童商店鞋帽柜的营业员。虽然受中共的洗脑宣传被灌输了无神论的思想,但他从小就经常思考人生许多不解的问题,人为什么要活在世上?到底有没有神、佛、鬼的存在?为什么要烧香、死后为什么要烧纸?一九九七年五月,刘勇有幸接触到了法轮功的书籍《法轮功》,刚看完前半部分,他就感觉到许多的人生疑问都找到了答案,明白了人生存在的意义是返本归真、返回自己先天的善良本性。修炼大法后,他很快戒掉了多年的烟瘾,原有的支气管炎、胃炎和关节炎也痊愈了;炼静功时,看到过罗汉和菩萨。大法的法理还善解了他与前妻的冤怨,俩人冰释前嫌。这些亲身的体会和受益使他内心非常震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残酷镇压法轮功后,刘勇与大陆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也经历了血雨腥风的迫害,被非法关押、被强制洗脑、被酷刑逼供,被非法判七年刑期。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刘勇抱着向政府反映法轮功是高德功法、政府的镇压是错误的良好愿望,向单位领导请假一个月,单独一人去北京上访。借宿在北京朝阳区某农户家时,半夜十二点遭朝阳区高碑店派出所四、五个警察非法绑架,在高碑店派出所关押一夜后又被送到江西驻京办,后被劫持回南昌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刑拘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大年初八,刘勇被单位领导骗致单位后,被几位彪形大汉强行塞进车中,直接被绑架到位于南昌市昌北警校的洗脑班强制洗脑。

三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失去人身自由和与家人的联系,被单间关押且二十四小时都有两个包夹人员监控,房间里贴着诽谤法轮功的条幅,他每天被逼观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和造假的电视节目、参加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当刘勇把那些抹黑攻击法轮功的条幅撕毁时,遭到了洗脑班恶人的殴打、谩骂、搜身等各种体罚,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

二零一零年六月九日晚上十点左右,南昌市国安大队长李小平、南昌市青山湖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王军,伙同当地桃苑派出所警察熊俐清和振中小区居委会人员等七、八人强行闯进刘勇的家中进行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四台、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一台、摄像机一台、手机两部、移动硬盘四个、上网卡两个、U盘数个、DVD影碟机一台及招商银行卡一张(存有五千多元钱)等等,家里被翻抄的四处凌乱、一片狼藉,被抄走的所有物品、钱财均没有开具任何收据、清单。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刘勇被劫持到位于南昌市新建县(现为新建区)新建大道八号的 “北斗大厦”宾馆进行秘密酷刑逼供。警察将刘勇双手一前一后分开铐在审讯椅里,以国保大队长王军和另一个教导员为首,加上另外八个警察,每俩人、每六个小时一班轮流对刘勇进行二十四小时不间歇的酷刑逼供:掌扇耳光、用鞋子猛抽耳光,导致刘勇内耳被打伤、左耳当时即失去听力致聋;用脚狠踢他两小腿的前骨,致小腿紫胀青肿、血肉模糊,至今还留下斑斑伤痕;用带有锋利齿状边沿的塑料鞋底在刘勇大腿的皮肉上拉锯般的切割、使他右腿破裂淌血;用木棒击打大腿致青紫肿胀;用铁皮棒击打背部;五天五夜剥夺睡眠不让合眼,用风油精喷脑门、喷眼睛,导致双眼火辣滚烫、疼痛难忍,视力一度不正常;用冷水浇透全身后,将空调制冷开至最低温度吹干,然后再浇透再吹干,使人处于极度痛苦之中。王军还试图用脚踩刘勇的生殖器官,幸而被刘勇躲过。最后警察将刘勇随身携带的六百元现金抢走,于六月十三日下午将他关押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五日下午,恶警声称所谓牵扯到一个案子,刘勇又再次被提外审。同样被劫持到新建县的北斗大厦宾馆,警察又再次使用同样的手段折磨他,且比上次更残忍,每天有时只给一顿饭、有时只给两顿饭,让正当年的刘勇食不果腹。王军还扬言准备对刘勇实施十天十夜酷刑逼供不让睡觉,如出现生命危险就送监狱医院。在遭受了五天六夜的剥夺睡眠、扇耳光、浇冷水、脚踢双腿的酷刑折磨后,刘勇身心衰竭,眼睛严重损伤、无法站立行走……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二零一零年九月,刘勇遭南昌市青山湖区法院非法庭审,二零一一年四月遭第二次非法庭审,最后被法院重判七年刑期。刘勇不服判决依法上诉,结果中级法院维持原判,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被送往位于珠港农场的赣江监狱,十五天后又被送往位于经开区的南昌监狱。

南昌监狱是江西省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窝之一,在那里法轮功学员被妖化为自焚、杀人、放火的精神病患者而加以歧视和虐待。刘勇在那里的五年黑暗牢狱岁月里,被强迫奴役劳动:做服装、做冰棒棍子、插祭祀花圈等等。

刘勇还被监狱强制洗脑迫害,长期被强迫观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和造谣电视。长期被刑事犯人包夹监控,包括洗漱、上厕所、吃饭、做工、购物、睡觉等等,每句话、每个动作都受到严格的管控。刑事包夹人员还动辄对刘勇辱骂、恐吓、喝斥,甚至耍流氓手段在他身上乱摸乱捏,在生活上虐待他,不经他的许可将他的生活用品随意丢弃,将他尚能穿戴的衣物当抹布使用,威胁他出狱后要到他家里实施暴力侵袭。

一年看守所的关押迫害、五年监狱的身心残酷折磨,使原本身体健壮的刘勇患上脉管炎、下肢浮肿、长期高烧四十度、双脚风湿致行走困难,身心遭受极大的摧残。

刘勇所遭受的这一切只是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给亿万修炼者家庭带来深重苦难的一个缩影。他真切希望世人能早日明白真相,认清邪恶的谎言毒害,共同结束这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