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对母亲的怨

更新: 2016年08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我对母亲的怨恨由来已久,从未修炼时的常人事到修炼后的种种种种,我觉得我感觉不到母亲对子女的爱,在我的心中,母亲只是一个名词而已。我是全职家庭主妇,时常在家学法时就会翻出母亲曾经对我所做,所说的那些事,母亲当时的神色都全历历在目,十年谷子八年糠的全显现出来了。

另外空间旧势力不停的加强着我对母亲这种怨恨的物质,我都能感受到邪恶的操控,但我却轻轻的排斥一下就又随着它去了,有时甚至是自己都不愿排斥它,还觉得那东西就是自己真正的思想。后来,我对母亲的怨恨越来越深,自己学着法对照自己的心觉得也不对,可是自己痛苦的想去掉它,就感觉那东西垂死的挣扎,把母亲曾经对我所做的一切都象放电影一样的全部历历在目地过一遍。

我痛苦极了,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让我提高,我要去掉它,我不要它,每次都在痛苦万分的心理煎熬中反反复复去了又有,有了又去。曾经有一次我对母亲的这种怨恨之心已经折磨到自己快崩溃了,于是我跪求师父,我哭着说,我一定要把这颗心去掉,提高上来。那一次,我整整在家呆了三天没出门,全天全天的大量学法,发正念,尽管它弱了些,可是它还是把根埋在我的空间场中。

于是我就去找同修,正好另一个同修来那里,她简单直率的点到我的执着,用法来破我的执着,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身上的一层壳“哗”的破了,那以后,我对母亲的怨恨心轻了许多,后来也时有冒出来,我就立马抓住它,心中念着“灭”,用法对照自己,另一方面还求着师父加持,但是我很清楚,对母亲的恨意并没有从根子上去掉,我要修炼,就得去除一切人心,我努力着,那种痛苦真的是不经历的人无法了解的。

最近,同修电话告诉我母亲的身体出现病业反应已一段时间,我听后也无多想(母亲也是修炼人,我与母亲没有住在一起,平时因为与母亲的恩怨很少回家),于是打电话回家问母亲的身体情况,母亲的人心让她总是掩盖着她的真实情况,她总说别人胡说八道,说她没事。过了段时间同修又告诉我母亲的身体情况,于是我回家,看到母亲比原来真的老了十几岁,身体出现病业,我当时心里就来气了,责怪母亲不向内修,修了这么些年还修成这个样子,人心一个比一个大(人心让自己看不到自己的执着,没悟到这是我们共同提高的问题)。

回家后我不停的学师父的讲法,我又求师父帮帮我,我要从根本上去掉对母亲的怨恨心,我要真正的提高上来,于是我看《转法轮》看到第四讲的时候,师父的法字字入心,句句都仿佛是讲给我听的,正是此时我所面临的问题,我知道自己该怎么样去做了,这一次,我心生慈悲,头脑清醒,仿佛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打通了母亲的电话,从未修炼到如今,从我记事起,快四十年了,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对母亲说话,我感到我说出的话带着很强的能量与慈悲,我明显的感觉到了师父的加持,母亲也第一次被我感动了,母亲在电话里也许哭了。我从法理上与母亲交流,真心为她好,希望我们共同提高,消除邪恶在历史上给我们强加的一切间隔,不要走前面同修走过的弯路。

至此,我真切的感受到那个怨恨的根清理掉了,现在我常电话鼓励母亲,我几乎每个整点都帮助母亲发正念清理迫害她、间隔我们形成整体共同提高、共同向内找的邪恶,母亲的精神也好了很多。

曾很多次,我都想把我对母亲的怨恨心以写交流文章的形式写出来,其实是存有极大的私心,因为我非常痛苦无论怎样去这颗心都去不掉,所以就想以文章的形式写出来从而去掉这颗心,结果,文章成文后自己看后都觉得这颗怨恨的心强烈而又肮脏,仿佛我在展示给全宇宙的众神看我这颗肮脏的人心,自己没有真正实修,狡猾的人心还想以文章的形式发往明慧网,从而去掉它,当时的心性,就是那么低下。

修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感觉自己会修了,第一次知道了师父所赐予的法宝“向内找”是这么的好用,这么的美妙,再回首与母亲的那一切一切的恩怨情仇,不过就是为了铺就我们共同提高的回归之路,师父巧妙的利用了它,一切只是铺就回天的路啊!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