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警察围困 哈尔滨赵淑红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更新: 2016年08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 哈尔滨市二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淑红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被上百名警察与武警围困,被逼跳楼,据最新调查情况,赵淑红当时只是昏迷,她是后来在医院“被抢救死”的。赵淑红的丈夫杜庆军当天早些时候被绑架,后来被枉判八年入狱,刚满四周岁的女儿杜宇新,与奶奶相依为命。

赵淑红遗照
赵淑红遗照

赵淑红女士,中专文化(药剂、财会),原住哈尔滨市道外区松浦镇。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二零零三年二月末至三月初,哈尔滨市多个真相资料点被破坏。三月五号早上,杜庆军骑摩托带着妻子赵淑红,离开道外区松浦镇七公里住所的上班途中,碰到松普镇派派出所一警察,他认出了杜庆军,马上把杜的摩托车给推倒了,然后把杜绑架。另一片警于军凯对那人说:刚才杜庆军驮的那个人就是他媳妇。然后于军凯就尾追到杜的住宅楼下,赵淑红进楼后就把房门反锁上了。

当天,公安分局、哈市武警和道外区松浦派出所二十多警察,后增加到一百多个,将赵居住地楼口围的水泄不通。赵淑红见楼下这么多的人,就和同在一起的雷敏给下面的警察和围观的人讲大法真相,下面的警察就给她们两人照相。

警察们企图强行从窗户入室,他们动用警车及消防车架设了攀爬的云梯。赵淑红和雷敏大声的阻止着警察。人山人海的围观者议论纷纷。

僵持七个小时后的下午三点多,警察开始用电钻钻门,还用大榔头起门,起钉子的,门连钻带撬的被弄开了。首先冲进屋子的是610的便衣和警察。室内的赵淑红和雷敏为躲避抓捕迫害,在万分紧急的情况下,被逼双双手拉着手跳下了楼。
两个人的身体接触地面时,巨大的冲击力带着腾起的尘浪,两个人全身被灰土所埋。警察和无数个观望的人瞬间冲了过来,有人在雷敏的脚心处用东西划了一下,雷敏本能的动了一下,再划赵淑红的脚心,没有反应。警察把她们两人分别抬上两辆警车送医院去了。雷敏被摔但未伤及身体,赵淑红摔得昏死过去。

当时,警察和武警用像鞭子一样的东西四处乱抡,猛抽那些围观的人,欲把他们打散,很快警察就在楼群周围戒严了。

同时,赵淑红的多个亲属家都被警察监控起来。赵淑红的住屋、母亲及婆婆家等多个住宅楼及仓房都被非法搜查,被抢物品有:一台打印机、两台台式电脑、三台复印机、切刀和金戒指、金项链,五百块钱等若干私人物品。

三月六日,派出所片警高才把赵淑红的父母亲用车拉到道外区公安分局,有人告诉赵淑红的父母:说人已经死了,明天得出(火化)。

三月七日赵淑红家人赶到分局的时候,他们又改换了见遗体的地方。家人随车到了道里区很远很偏僻的一个存放遗体的地方,也不知那个地方叫什么名,只允许进去五个亲属,警察让家属在一个单子上按手印,方能见遗体,家属并没有看按手印的单子上写的什么。

赵母见到女儿的遗体被放在一个水泥台上,遗容已经被化了妆,她痛哭了起来,她不相信二十多岁的女儿就这样结束了她短暂的人生,她没有罪啊,她没犯罪啊,为什么把孩子逼到这份上啊!

给女儿穿衣服的时候,有人见到赵淑红的左腿都当啷着了,脚往外撇着,说这腿肯定是折了,头部有伤口。悲痛欲绝的赵母哭的昏天黑地,还没顾的上看看女儿的身上的伤势,就被人架走了。

据可靠消息称,赵淑红当时并没有死,是警察编出的谎言欺骗了家属和炼功人,当时赵淑红是被送到公安医院抢救的,但是结果是抢救后死亡。家人最后没有见到任何书面的东西,连个抢救记录和检查结果都无从知道。

当时赵淑红的丈夫杜庆军被枉判了八年徒刑,三十多岁的雷敏被枉判七年。杜庆军被劫持到监狱一段时间后才听说妻子死于非命。

一个家庭就这样支离破碎了,赵淑红当时四岁的女儿成了孤儿!

哈尔滨当局敢于如此兴师动众、肆无忌惮地非法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正是因为江泽民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邪恶命令,以及其胁迫所有人参与迫害的株连迫害手段。

参与迫害的直接责任单位及责任人:
驻哈尔滨武警部队
哈尔滨市公安七处
哈尔滨市公安局
哈尔滨市道外区公安分局:杨局长
哈尔滨市松浦镇派出所所长:魏刚
哈尔滨市松浦镇派出所片警:高 才
哈尔滨市松浦镇派出所片警:于军凯
哈尔滨市道外区610
哈尔滨市道外区检察院
哈尔滨市道外区法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