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学员:做好一名修炼者

更新: 2016年08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西人学员。我修炼大法已经四年半了。在这段时间内,我身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也在努力的做好一名修炼者应该做的事。但是,在很多事情上,我还有漏。

我发现,扎根很深的执著是很难去掉的,甚至很难被认识到。现在我可以很快的认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改变自己的行为却很难。

我总是用法来衡量自己的行为。我想找出每次自己过关失败时的共同原因,这样下次我就能把握好自己。但是,我的進步还是不理想。直到最近,我才认识到我最根本的缺点是什么。

向内找和“反省”

我经常想分清向内找和反省的区别。这两者都是要找出自己的问题并解决它。但是师父说的很明确了:“修炼的提高不能和反省、悔过等同起来。”[1]

我悟到,反省只是在表面上认识到问题,在表面上去纠正问题。而并不是真正找到执著,向内去看到底每个执著的核心在哪里,并把这个核心和根源挖出来。

像我刚才说的,我以前可以认识到我哪里做错了。我能认识到我的思想不符合法,而且我能马上试图改正自己的思想。

但是,因为并没有找到引起执著的真正原因,我的進步很缓慢,因为肤浅的认识无法真正去掉执著。

举例来说,我努力的做到修口。我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都很粗俗,说脏话是家常便饭。我也经常爆粗口,讲低级笑话,而这种行为在我成长的环境中是受到鼓励的。越低级的笑话,越脏的话,越容易受到朋友的欢迎,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

当然,我开始修炼之后,马上就认识到这些言行都是出自于情,都是不符合法的。但是,每当我和有这种言行的常人在一起,我的言行就变得不像个修炼人了。

我很努力的改变这种行为。老实说,我现在比以前已经好多了,但是还远远未达到应该有的境界。直到最近,我才理解了师父给我的点化,认识到了为什么我没能找到这个执著的核心所在。

五岁小侄子给我的启发

几个星期前,我弟弟一家来我这里做客。我并不是有很多机会见到他们,所以我期待着和他们一起玩一天。我们玩得很高兴,但是整整一天,我发现我的行为都象个常人而不是修炼人。我极力逗我父母兄弟还有他的儿子发笑,甚至说些很不符合修炼人的笑话。我意识到了我的言行不对,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那一整天,一直到出去吃晚饭,我都是那样的。我对自己越来越生气,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

直到我开车回家时,我才意识到师父已经给了我很多点化。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那些点化都太明显了,甚至明显到都不能称之为点化了。

我五岁的小侄子是个淘气可爱的孩子。那天他比往常更淘气。我弟弟对他发了火,向他大喊:“别脦瑟了!” 那天他至少对我侄子说了十次这句话。现在回想起来,那实际上是师父用他的口让我停止“显摆、脦瑟、表演”。

当我认识到自己根本错误时,真感觉到是当头棒喝。我忽然觉得身上很重的压力一下子都没有了。在师父的帮助下,我认识到了根本的执著,并挖出了它的根源。

珍惜同修和修炼的环境

我身上存在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不能尊重同修,不够珍惜能够做大法修炼者的机会。

能在一个自由的环境中修炼而不用担心被迫害是难得的机会。但是,正因为环境太轻松了,就容易滋生出懒惰和自满的心态,甚至连大法的珍贵都看不到了。这也造成了我把同修不当回事,不尊重同修。

我认识到了自己的执著心,总是看着别人的执著对别人评头论足。不管他们是有情也好,懒惰也好,我都很狂妄的评价他们,甚至不尊重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和一位同修有矛盾,但是我甚至不愿去解决矛盾。

但是作为一个学员,当我努力去做好三件事时,师父总是会给我点化,或者说是棒喝。

几个月前,我向一位同事介绍大法。她似乎很感兴趣,也能接受我说的关于大法的事情。她听说过一点关于迫害的消息,也有一点佛教徒的背景。所以我觉得她能够一开始就接受《转法轮》,而不用给她看入门的《法轮功》一书。我给她《转法轮》时,她很激动,给了我一个拥抱。她还说要马上开始阅读。

几天以后,我打电话给她,问她开始读了没有。她说她已经开始读了,而且很喜欢读。但是,第二天她的生活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灾难。她十七岁很健康的儿子忽然被细菌感染,而且蔓延到了全身。他的器官受损,而且出现了几次小中风和心力衰竭。他在医院里呆了两个月,生命垂危,并且越来越糟糕。

每次我和这位同事说话时,我都会旁敲侧击的问她有没有读完《转法轮》。可以理解,在那种情况下,她连书碰都没碰。

两个月后,她儿子出院了,虽然心脏问题还是没有改善,我同事的情况稍微好转了,所以我就又劝她去读《转法轮》,她答应了。可是当她开始读的时候,她的丈夫忽然毫无理由的变得很暴力,经常对她发火。这就又把她读书的事拖延了下来。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把书看完了,而且还打算看第二遍。这时候,她告诉我,她儿子的情况开始好转了。

我马上意识到,她身上出现的一切状况都和她读《转法轮》有关。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棒喝:只要能接触法轮大法,她就能走过如此多的危机。我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幸运能成为大法弟子,而我却没有尊重其他同修。

师父说:“奠定了这么长时间,两个地球,两亿年的历史,安排了这件事情。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当你坐在这里的时候,你被称作是大法弟子的时候,不管你精進不精進、是新老学员,你就有这个责任。如果没有缘,你今天绝对坐不到这。”[2]

能成为大法弟子是幸运的,更值得珍惜。虽然师父很早就告诉我们了,但是我却一直没有理解好,一直到我同事的事情发生。现在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我正在努力的改正,使自己回到正确的轨道上。

我现在珍惜每一位同修,并努力像一个修炼人一样解决与同修的矛盾。

克服自私,化解矛盾

最后我想和大家分享我是如何克服自私去化解与一位同修的长期矛盾的。

我来到现在这个炼功点之前已经修了一年多了。在这之前,我身边没有同修,我也没有相互帮助的环境。我当时觉得,如果我想修出来,就必须找到一个修炼环境。

虽然离我最近的炼功点开车要一个半小时,我还是联系了当地的负责人,向他询问集体炼功和集体学法的情况。他给我介绍了一个西人学员。这位西人学员非常热心的抽出时间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因为这里西人学员很少,他也觉得很孤单,也很喜欢和我一起学法炼功。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一起学法炼功,他又把我介绍到了一个大的炼功点上。当一切都進行得很顺的时候,我们俩的执著和情却冒了出来。我发现我们在一起做事,更多的是出自于友情,而不是为了法。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我和他在一起就有一些不自在。但是我不想引发矛盾,所以我什么都没有说。

渐渐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但是我害怕矛盾,所以就什么都没有做。这样过了一年,我们对友情的执著在发展,但也到了该有个了断的时候了。我搬了家,并且强烈感觉到,我不应该再和他在一起。但是我没有向他解释。

有一天集体学法之后,我彻底的切断了和这位同修的联系。我们在脸书上有几次不友好的谈话,而我的行为也没有完全在法上。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我们再没有联系。开始时,他约我一起学法炼功,但是我知道这只是想在一起的借口。出于自私和不想发生冲突的心理,我推掉了他的邀请。从那以后,两年的时间里,每次我们在炼功点或神韵晚会时遇到对方时,都装作视而不见。

师父说:“那些个你们互相之间被你们用人心排挤出去的学员,当然也是没做好了,愤愤不平的走了的,你不把他找回来你也是犯罪。你以为那象常人的事,过去就过去了?那么简单?”[2]

直到听到师父在纽约的这段讲法,和经历了我同事的事情之后,我才意识到我应该归正自己,并解决冲突。所以,我就联系了这位同修,为我的行为向他道歉,并且为我们俩之间发生的事情承担责任。几周以后,他接受了我的道歉。我知道,事情回到正轨上来了。当我在炼功点上再次遇到他时,我在炼功结束后走过去和他说话。我们谈得很好,互相握手道别。

对学员来说,形成一个整体很重要。不要让一些琐事干扰我们的主要责任。我们必须能够相互配合救度众生。如果像我刚才谈到的琐碎的冲突长期不解决,谁知道我们将会造成多大的损失。我真的感到时间非常紧迫,我在努力的奋起直追。

谢谢大家听我的修炼体会。如果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

(二零一六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