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台记者修炼法轮功

更新: 2016年09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一日】我是二零零四年二月初二开始修炼大法的。那一年的那一天,我地下了一场大雪,整个城市被白雪笼罩着,满天满眼都是银白色,雪有一尺半厚。电视报道说这是当地有历史记载以来最大的一场雪,那一天汽车因此停运,机关停止了工作,学校停了课业,全城老少都清雪。

就在那一天晚上,我和另外两个同修一起开始学大法、炼功,我的心灵也从那一天开始被师父和大法净化。

一、为邪党服务的记者 随波逐流

修炼大法前,我是当地电视台的一名记者,在新闻界工作了二十年。

刚参加工作时,身边的同事写了一篇批评稿件,局长因此差一点丢了乌纱帽。于是天天强调的就是记者要讲政治,为党服务。就是说写多好的文章不重要,关键是要听话。刚大学毕业的我,踌躇满志,认为自己是无冕之王,要铁肩担道义为百姓说真话,做一个有良心的记者。

可是在现实中,这一切都化为乌有。在工作岗位时间长了见惯了谎言,见惯了阿谀奉承,见惯了百姓的疾苦,见惯了上访者投诉无门的悲愤。自己也练就了一身的“麻木不仁”,甚至面目表情都很麻木,有时感到自己在工作上很无情,为了饭碗随波逐流;在生活中对家人也很麻木,对什么都没有热心。工作上的不称心,却会得到领导的夸奖,说我工作越来越有经验了,越来越成熟了。先進工作者、奖金等各种好处也都来了。

当记者经常在基层,政府的各部委、居室每年至少要上电视宣传两次,让上级和百姓知道他们都在努力为人民服务,实际上是为人民币服务。政效挂钩嘛!我们报道的情况,如:农业部门所说的土地增产了多少,农民增收了多少;民政部门所说的受灾了多少,救灾了多少;水利部门所说的建了水库多少,蓄水多少,获益多少;林业部门所说的退耕还林了多少,种树多少;政府领导所说居民增收了多少,厂矿创税了多少等等等等,对着摄像头冠冕堂皇的说了一通,采访完吃饭喝酒时,我们记者要例行公事的奉承几句:你们今年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呀。因为彼此太熟悉了,他们会说那是为你们新闻报道提供的数字,现编的,彼此哈哈一笑:那就按你说的报道。后来得知,公检法司以及政府各个部门无一例外,每项工作都要按上级的指示办。上级是谁?就是党委。工作中想表达个自我、想为百姓鸣个不平、想有个公道,那你就是和共产党作对,和自己过不去。所以学乖了的机关干部,不知道、也不关心、也不管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未来,所以黄赌毒泛滥,假货充斥中国大地。贪官们在台上喊着反腐败,台下照样大把大把的捞钱。没有信仰的各级官员攀高结贵、追名逐利。

二、初闻真相渐醒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陆各种媒体大肆诬蔑法轮功,天天看到的都是恐怖的造谣。我丈夫的大学校友修炼法轮功被抓了,当地还报道了她的情况。丈夫跟我说:我也想看看法轮功的书,我吓得当时就制止说:你也像他们那样就完了。但心里也想了解了解,到底“党”为什么这么狠毒的整那些善良的人。因为我地有不少机关干部炼法轮功,我认识他们,他们都是善良的人,不像电视说的那样。

二零零一年,我有机会在特殊的环境下接触到法轮功学员。那时,公安部门让电视台配合诬蔑法轮功,我第一次了解法轮功。

在看守所里,我按公安人员的要求录完了画面,但并没有马上离开,正巧公安陪同人员也没在身边。我站在监室外,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用流利的语言快速的向我介绍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说:怎么可能?那可是中央台报道的啊!他又说:自焚者头发没烧着,两腿间的汽油瓶都没烧变形,灭火毯在后边等着扑火,如果真想自焚是一瞬间的事,天安门那么大,消防队怎么那么快就赶到了?我仍然没动心,他诚恳地说:姐,你是当记者的,你想想,你说过多少次真话!这一句话可像炸雷,我的大脑被炸开一样,一幕幕展现在眼前:我采访时被各级、各部门领导欺骗,我再用电视把欺骗的谎言报道出去,又去欺骗百姓。周而复始,年复一年,就这么骗着,骗着自己、骗着上级、骗着百姓。撒谎比说真话还仗义,因为撒谎不涉及政治问题,不涉及奖金及各种人际关系。而说真话则不同,弄不好不但饭碗丢了,还要坐牢的。我还想到自己曾经常为了需要,改动过录制的画面,移花接木。还有我们每年都要参加全国、全省优秀新闻稿件评比,我及我的同事写的并评上全国一等奖的稿件,内容大部份是捏造的。

如果政府为了镇压善良百姓而造谣,这样的政府太可怕了。我又想到我的父亲,一个老实巴交的技术工作人员,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扣上“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两伙红卫兵为争抢批斗他而火拼伤亡的场景;我又想到我的姑姥爷,辛辛苦苦积攒家业,拥有几亩地,被定为地主。在各种运动的压力下,含冤死去;我们还在老师的要求下全班同学都写了批判孔子、孔圣人的表决心的顺口溜,然后贴到教室后面的黑板上。

难道是这些善良的人错了么?我从小就因为父亲而被歧视,上小学时,因为我父亲挨批斗没有一个同学敢跟我说话。我是深受邪党其害的人,我深知在这个不正常的国度里,共产党反对和批判的人大多是好人。

我信了这个男孩的话(我修炼后得知这位同修因为在监狱里说真话、说大法好、不转化而被迫害死了)。可是我是记者,报道是我的工作,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而我的报道和事实相悖,怎么办?不报道就是严重的政治事故,而且关于法轮功的文字报道都是公安局政治处写好的稿件,我只是拍一些画面而已,这样的稿件电视台领导都不能给改动的,何况我?越想越泄气,就这样我还是又一次撒了谎,这次是最严重的,那是谤佛谤法啊!可我当时并没有认识到,只是觉的良心上过不去。

除了小时候批判过孔圣人,这是我在共产党的胁迫下做的第二件大蠢事。后来我有机会调离了记者这个撒谎的职业。

三、走入大法体验神奇

二零零四年,我因各种疾病的原因走進了大法修炼。短短的一个月,我那时腿还盘不上,奇迹就在我身上出现了。我身上多处的血管瘤消失了,又过了几个月,戴600度近视眼镜的近视眼也好了。

我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修炼后,个子又长出一厘米。骨骼也发生变化,向外支出的两胯收拢回来了,肋骨也比以前圆了。身边的女同事都称奇,因为我以前穿裤子胯部支出来特明显、特难看。还有心脏病、乳腺炎、附件炎等等都好了。师父说:“我们好多人走出这个礼堂之后,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保证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的心性已经跟上来了。”[1]真的,我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师父教我做好人,首先在家里我就应该是个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对待老人我不再想改变他们,而是既孝敬又顺从他们的心意;对丈夫我不再指手画脚,而是温柔善良;对待孩子,不再呵斥强迫他,我用自己理解的真、善、忍的内涵去引导他。家中一片祥和,昔日的河东吼变成今日的严格要求自己的修炼人。

我以前性格懦弱,撒谎成了自己的保护伞。加上又是干了二十年的撒谎的记者职业。毕竟撒谎习惯了,已经形成了自然。有时说完谎话就打自己的嘴,可还是很难改。后来修炼大法知道修心了,知道不敢说真话的背后有很多的人心和执着。比如:怕得罪人的心、怕伤害别人的心、怕别人伤害自己的心、爱面子的心、虚荣心、攀比心、显示心……一层层的修心,渐渐的能管住自己的嘴了。撒谎的物质去掉了,取而代之的是真实的自己。我不再追逐名利了,因为虽常人追求的车房我早就拥有了,可我明白这些物质财富并没有填补我空虚的心灵。相反,我在追名夺利中变的身心疲惫。

我开始按照师父的教诲在自己的修为上、提高自己的道德品质上下功夫。生活中、工作上,我注重自己的言行,关心同事和亲人。我在大法中受益,在任何情况下我都要用我的善心告诉身边人法轮功真相,挽救那些曾经被我用谎言欺骗的世人。我向我所认识的人,包括公检法司的工作人员介绍法轮大法,用我的亲身体会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真善忍能拯救当今道德下滑的人类。不要再相信邪党害人的谎言了,这个自称“西来幽灵”的邪恶组织,它坑害了我们中华儿女几代人。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废除对它曾经发出的毒誓,不要当它的陪葬。当我说出这些真话时心里特别舒坦。感谢师父给我勇气,教我说真话。

修炼后,在生活中我能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了,对家人、对同事再不像以前那么麻木了。有一天,全家人在一起吃饭,突然嫂子说了一大堆怨我的话,说我家老人对她有意见是我在中间说是非造成的,还说父母把钱给我了。我当时就愣了,师父的法打入我脑中:“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我没吱声,我想到的是,哥哥和嫂子都下岗,给人打工勉强维持生活,压力实在太大了,所以担心家产被瓜分。虽然当时心性守住了,没动心。找一找自己,吓一跳,自己求名求利的心还真的很重,不想让别人说自己不好的求名心,总想多挣点钱的利益心等等。后来父母把家里的门市房、两套住宅都变更了哥哥和嫂子的名,我没插过言。我以前是个好管闲事的人,学法轮大法,师父教我向内找,我变的善解人意了,我会化解矛盾了。和同事、亲人关系更溶洽了。生活的既轻松又简单,我天天快乐的走路都要蹦几下。儿子说:妈你一天天的怎么那么高兴。我说我按照真、善、忍做人,同化宇宙特性,这叫顺天意而行,做啥都心安理得,能不高兴吗?

四、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父母是最大受益者。父亲因被邪党迫害过不敢炼功,但认同大法,说你们法轮大法的师父太了不起,将来中国人一定都会炼大法,我支持你直到平反那一天。就这么一念,他常年的高血压、便秘、全身没劲的症状就消失了,近九十高龄的老人大冬天都出去溜达。母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背部瘙痒症、灰指甲、心脏病都好了。去年年底母亲也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在她身上奇迹更多。修炼前,半夜总要起来吃点东西,否则胃就痛,现在一觉睡到四点起来炼功。经常看到大法书冒金光,真相小册子全是金字。前一段时间,在医院工作的舅舅得了绝症,母亲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能保命,他不敢,结果命都没了。母亲经常说:人人都能看到《转法轮》这本书就好了,这么多人被邪党宣传所蒙蔽,不敢接触法轮功,太可惜了。

今年过年,侄儿从南方回来了,他看到爷爷奶奶这么健康,又听说奶奶修炼了法轮大法,他举双手赞成法轮功。因为他也是受益者,他相信:法轮大法好。有一年刚入冬,公路的薄冰上又下了一场小雪,前方公路上已有三辆车相撞,他开车看此情景赶紧刹车,可是车轱辘打滑刹不住闸,一刹闸就跑偏,眼看就要掉到深沟里,汽车的前轱辘一半悬在半空,这时他和坐在车里的大爷一起喊: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救命!车奇迹般的停住了。当时在场的人都说太神奇了,好像在拍电影。

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十二年了,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幸运,幸运我能在严酷的迫害环境明白了真相,幸运如今的我身心健康,幸运我是这亿万人群中的一员,他们不畏强权、暴力,追求真理、信仰,曾令我无比敬佩。在此感谢曾冒着生命危险向我传播真相的大法弟子。

无限感激恩师的教诲和呵护,是伟大的师尊教我做个好人,更好的人。在法轮大法的恩泽下,我及我的家人身心健康,事事顺心。我多么希望更多的人能像我一样,做一个踏踏实实、堂堂正正、身心健康的中国人啊,我用修炼人的良知和正信,呼唤更多的世人从邪党的谎言中走出来。愿所有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愿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法轮大法的恩泽。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