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大法书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八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十九个年头,在风风雨雨中,要没有师父的看护是不可能走过来的。在修炼的头些年中,我主要是发放和粘贴同修制作的真相资料。一开始是零散的少量的,后来是批量的传递。在几次被恶警迫害中,恶警说:你以前是零售现在是批发,对我的迫害也升级了。

在近五、六年中,我开始制作大法书。我从单位退休后去打工,主要从事机、电方面的工作,所以制作大法书很适合我,我也下决心一定要做好这项工作。

刚开始我做了一些调查,仔细看了同修做的书,好的留下,不足的改進。做书的设备大多数我都有,买一台切纸机就开张了。做了几本书让同修看看,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不是很满意。我想一定要下功夫,做出质量好,外观好看、成本又低的大法书。

首先从选材开始,要选质量好价格适中的耗材,这是成书质量好、降低成本的关键;第二要有严格的工序和工艺,尽可能的做到模板化、规范化,一旦确定不要随意改动;第三是设备耗材的选定,特别是打印机硒鼓的选定,贵的成本高,便宜的打出的字颜色淡,想了很多办法都未能解决,最后在一位技术同修建议下,加大打印机的激光量使这一难题得到解决。而且对硒鼓的要求也降低了;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要有一颗对师父对大法的尊敬和负责的心,助师正法要从自己的实际言行中体现出来

我是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那一种人,做大法书除了买耗材和必要的设备修理费外再没有其它的费用。激光打印机的硒鼓,容易坏,故障多,必须把它的结构弄清楚,自己要能修理,这对降低成本是很有好处的。这方面我不用找别人,自己完全能解决。

我在做书中也经常碰到和发生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特别是时间紧大法书需求多,设备又出现故障,这时心就不稳,焦急发火拍打设备,可是这样做往往适得其反,非但情况没有好转反而更糟,过后我就停下来调整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想了一会,这才认识到发生问题后我没有做到忍,没有向内找。对法器也没有做到善,如果法器它也有手很可能也会打我,将心比心,道理是一样的。

有时大法书需求多,打印时要连续打几天,一个人坐在打印机前那种孤独的感觉也真是考验人。有时还迷糊,我想这不行,容易出错,怕出错才坐在打印机前的,特别是打偶数页错一页整本书就废了。这时我想起了师父曾讲过:“无论你们再忙,都不能忽视了学法。这是走向圆满与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证。”[1]我就背师父的讲法,师父说:“你们在证实法中走过的路,所有的一切都在历史上有记载。你们成就的东西,神在给你总结,师父的法身给你总结。精华的东西拿出来就是你的路,就是你的威德,就是你建立那个世界的东西。”[2]

学了师父的讲法我觉得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在看着我呢。要振作起来好好干。从一年前后到现在,我制作的大法书基本上达到了我的预期要求,成本不断想办法降低。

尽管成本价一降再降,仍然还有少量利润,这是大法资源,任何个人都不能动一分一毫的,如果完全是用于证实大法,拿出来使用是没有问题的。师父在金钱上对大法弟子要求是很严的,在这方面我是这样做的:我有收支两本帐,买耗材是支出,售书的钱是收入,收入支出之差为利润。为了严格收支纪律,买耗材先用我自己的生活费,结帐时再从收入帐中把支出的钱拿出,这样可以防止用大法钱买材料没有用完和自己的钱混在一起。

可是这样做也出过问题,有一次我拿了一千五百元要买打印机,后来旧机修好了没有买新的,钱就在衬衣口袋里忘了拿出来,这时是深秋一直到来年初夏拿衣服时才发现口袋里的钱,但已弄不清是怎么回事了,这钱是我的是大法的无法判定了,最后我决定这是大法的钱归到大法资源中去。可是就在那一个月我的生活费总也用不完。这时我才悟到那一千五百元钱是我的,师父看到我不为私的那颗心,用另一种办法给我弥补。

有这么伟大的师父看管着,作为大法弟子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只管放大胆子全力做好大法的工作,努力做好三件事,精進再精進,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