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闻集团:中共劳教所中极端恶劣的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八日】澳洲新闻集团通过采访法轮功学员,揭露了中共劳教所中令人震惊的极端恶劣的酷刑,文章说,这些罪行在今天仍在发生着。

澳洲新闻集团(News.com.au)九月十八日报道,有些法轮功学员逃离中共的迫害来到澳大利亚。他们告诉澳洲新闻集团,令人震惊的被迫害经历。

报道说,今年三十六岁的刘金涛是成千上万被关押在中共监狱、劳教所和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之一。

被电击、灌食、毒打、性侵犯

在化工学院读研究生的刘金涛,被警察发现电脑中有法轮功的资料,就被抓捕。在没有任何审讯程序的情况下,被强迫观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他被关押在满是吸毒犯的牢房里,经常受到侮辱和殴打。

刘先生说:“刚开始时,他们让我坐在一个塑料小板凳上,长时间坐着不让动。要坐一整天,不让上厕所。狱方看这样达不到转化的目的,就改让我站着,站一整天,我的两个腿都肿了。”

报道说,刘金涛被迫一天要罚站十八个小时,如果他稍微晃动,就会受到毒打。

“他们看我仍不转化,就开始减少我的睡眠时间。他们把图钉按进我的指甲里让我醒过来。从睡三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最后就不让睡觉了。他们就这样一直折磨你,直到你屈服为止。”

最后刘金涛被关进小号长达一年的时间。他说是法轮功的信仰让他度过这最黑暗的日子。“我坚持真、善、忍的原则,没有恨,也没有暴力。”

有一次,狱警的折磨对他造成严重伤害。四名狱警将他的衣服扒光,用刷马桶的刷子插他的肛门,说要把他插成同性恋。

这就是刘金涛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九年期间在北京拘留中心和劳教所经常受到的迫害。

他还经历过被电击、体检、灌食、毒打、性侵犯和各种野蛮酷刑折磨。他受到这些迫害,只因他修炼法轮功,坚持真、善、忍原则。

中共海军军官受电击

四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林鸿滨曾是中共海军军官。因修炼法轮功受到迫害。

他被关押在劳教所一年半。二零零二年获释时,他在横幅上写上:“法轮大法好”。

林先生第二次被抓捕后,他对庭审不抱任何希望。因为,不允许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进行无罪辩护。以前有几位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就被抓起来了。

林先生说:“在中国,没有言论自由。”

林先生表示,他在被关押期间,受到电击的酷刑。他说犯人也被狱卒胁迫迫害法轮功学员。“我被关押的第三天,因我不承认犯罪,狱卒就开始折磨我,包括对我进行电击。”

“两名警察用二根电棍,还有其他犯人围着我。他们把我压倒在地上,有的踩着我的腿,有的把我的手扳到后背,然后电击我的头、脸和下体。直到他们的电棍没电了才停下来。”

“电击后,他们把我铐在铁床的床架上,不让我睡觉,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十五天。”

林先生后来有一年的时间是睡在马桶旁。他的地方比一个椅子还小。“我的双手被绑在后背,躺在地上。我感到心灵和肉体严重受伤。”

林先生表示,犯人连狗都不如。“食物就放在肮脏的地上,没有桌子。吃饭时就在地上吃。狱卒动不动就打人、骂人,随便使唤。”

工程师被折磨成颈椎骨折

七十八岁的岳昌智曾是航空部门的电子工程师和画家。她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她受到了严重的酷刑折磨。

“他们九个警察突然上来,把我按倒在地,几个人就打我,使劲压、使劲打,把我的手指头要折断,还打我的牙齿,然后让我坐起来,把我的腿一字拉开,几个人同时把我的腿往外拉、踩,当时就听到‘咔’、‘咔’两声,这些酷刑造成我颈椎骨折,腰椎变形,骨盆变形。”

“之后,一名男子在我几乎失去意识的情况下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

野蛮灌食

六十六岁的张凤英因修炼法轮功从家里被绑架,被关到看守所。三天后,张凤英绝食抗议。

张凤英说:“我二零零零年被关押,一进去就抽血、化验、按手印。后来绝食抗议,被灌食二次。他们灌食特野蛮。他们有四个人,二个人按住我的头,二人踩住我的腿。他们不是慢慢给你插管,灌完后人好像窒息了一样,感觉奄奄一息。他们就把我扔到院子里去冻着。”

中共的迫害今天仍在发生着

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澳大利亚发言人索菲亚•布莱丝金(Sophia Bryskine)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仍然很广泛。法轮功学员在没有合法审讯的情况下就会被关起来。澳大利亚和其它国家,应该立即行动起来,谴责中共的迫害。”

报道说,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二零零八年公布的报告显示,中共关押了几十万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联合国酷刑特派员诺瓦克说,在中国监狱中被关押的人中,有百分之六十六是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给北京当局一年的时间,让他们报告实施联合国反酷刑公约的执行情况。

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说:“委员会严重关切在中共司法系统中广泛存在的酷刑和虐待情况。”

据有关证人指证,那些有信仰的人是在中共劳教所中受到酷刑、虐待和被谋杀的主要对象。

在过去十几年中,中共的这些令人震惊的人权迫害,还包括强摘器官。而这些罪行在今天仍在发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