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传文和周光明被非法开庭 家人也被非法关押

更新: 2016年09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垛庄镇法轮功学员赵传文和周光明,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二日被非法开庭,法院对开庭时间和地点迟迟不告知,周光明的家人一个也没能参加旁听。

就是这样,蒙阴县及垛庄镇一伙公安警察,带领寺后洼村书记王启生到开庭现场,想绑架可能赶来旁听的赵传文的弟媳。

律师为这两位法轮功学员做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法庭不敢当众判决,推说以后再商议。

据悉,在大约八月十五日左右几天里,垛庄派出所警察先后去寺后洼村和罗圈崖村,强行把一些年老体弱、胆小怕事的村民用车拉到派出所,进行恐吓、逼供、逼迫村民们说和做违背良心和违背事实的事,不许他们再说法轮功学员的好处,同时进行造假录像和照相、笔录等等,不知道他们想搞什么阴谋。其实这些都是共产党的一贯作风。

赵传文的妻子刘凤厚和周光明的女儿周玲玲仍然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

垛庄镇法轮功学员赵传文(寺后洼村村民)和周光明(罗圈崖村村民)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临沂市新桥镇集市上发送真相年历时,不幸被新桥镇派出所警察非法绑架、并被非法送往临沂市看守所(地址在临沂市河东区)非法关押至今,已有八个多月了。期间,临沂市兰山区国保大队等等方面的公安警察曾经对赵传文、周光明非法审讯和残酷折磨,赵传文曾经在特大雪天的严冷天气里被强迫冲冷水澡。

赵传文、周光明两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和亲朋好友多次依法去兰山区国保大队等部门和平要求亲人回家,都被非法拒绝。而且赵传文的妻子刘凤厚和周光明的女儿周玲玲(小名)还曾经遭到兰山区国保大队警察的恐吓、非法审讯和无理搜查。

二零一六年五、六月份,赵传文的妻子和周光明的女儿各自请到了律师,兰山区国保大队等部门的公安警察们大为震惊,迟迟不敢“开庭”,后来“开庭”的时间一拖再拖,一改又改,再后来听不到“开庭”的消息了。

同时在这段时间里,一直盼望赵传文、周光明平安回家的亲朋好友、父老乡亲们联署签名、按手印,依法、联名要求相关部门秉公办案、无罪释放赵传文和周光明、给善良的法轮功及其学员一个公道。

家乡亲人联署签名要求相关部门释放周光明和赵传文
家乡亲人联署签名要求相关部门释放周光明和赵传文

没想到,这一善良的联名、按手印的消息上网发表不几天,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命令,蒙阴县垛庄镇派出所警察(未穿警服)一伙人及寺后洼村村书记王启生,在村委办公室发疯大怒,制造恐怖,挨门挨户的疯狂搜查参加“联名”的村民,并对参加“联名”的村民以停止发放残废抚恤金、停学、罚款、等候处理等等无理条件进行恐吓和逼供,逼迫村民们违心地做违背良心和违背事实的事。一些老人和孩子被吓得大哭。

周光明的家乡罗圈崖村也发生同类恐怖事件。后来派出所不断到这两个村子里非法审问和非法搜查,搜查赵传文妻子和周光明女儿,搜查上网的线索和渠道。后来垛庄镇派出所警察一伙人到赵传文的家院门口等待、企图把赵传文的妻子刘凤厚非法带到派出所,但没有得逞,他们把赵传文的弟媳非法带到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并把她非法关押起来,直到下午才被其丈夫带回家。

后来赵传文的妻子刘凤厚,不忍心看到善良的村民们受到这样的无理摧残、不忍心看到这些公安警察和一些无知的恶人继续行恶,主动走到垛庄派出所讲真相,讲清这次“联名”的善良愿望以及合法的做法。当时她感觉在场的派出所警察好像很愿意听她讲真相,只是对她做了一些非法审问和笔录。于是她认为“事态”不会很严重。

七月三十一日、八月一日两天,垛庄派出所一伙警察带着刑事拘留证,专门去绑架赵传文的妻子刘凤厚和赵传文的弟媳,刘凤厚没有被找到,赵传文的弟媳得幸走脱。后来派出所警察打电话要刘凤厚去派出所,刘凤厚一去派出所就被非法刑拘,接着垛庄派出所警察蹿到沂南县绑架、并非法刑拘了周光明的女儿周玲玲(小名),周玲玲被非法带走、刑拘,家里撇下两个幼小孩子嗷嗷大哭,大的才几岁,小的还没有断奶,刚刚会走路。

现在赵传文的妻子刘凤厚和周光明的女儿周玲玲被非法关押在地处河东区的临沂市看守所、遭受迫害马上就一个整月了,刘凤厚有八十多岁年迈的父母和公爹,周玲玲有刚刚几岁的两个婴孩,她们的家人以及亲朋好友都着急地盼望她们平安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