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安全是我们正法修炼的一部份

更新: 2016年09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看到在我们周围、周边,同修中不注意安全的状态是比较普遍,也很严重,比如轻易的暴露资料的来源,暴露资料点,对公开暴露的手机和座机不采取任何屏蔽措施,在这样的电话前什么都说……

多少年来,明慧网在这方面的交流文章很多,但还是有不少同修对这方面不够重视,有同修因此被迫害到,有了切身之痛后,能一段时间注意安全,但没多久就又忘了。很多地方,有谁一提注意安全,那基本上这个人就被别人和“怕”联系在一起了,这也成了很多同修因此不能注意安全的一个障碍。

但我们都看得到,现在很多地方的迫害形势表现的很严重的,近期,周边不少地方的同修不断出事,陆续得到同修反馈,大部份都直接和安全方面有关,有些十多年来一直未出事的资料点也被破坏了,让人痛心疾首。

据悉,出事前,同修普遍处于一种被抑制和麻木的状态,认为现在环境宽松了,没什么邪恶了,多少年都是这样走过来的,也没见出什么事,不怕。结果迫害发生了,损失惨重,不少同修或当事同修这才一下惊醒了,清醒了。

当然同修出事,包括当事同修,大家都在向内找,找到了很多其它心,这是没错的,但我在这里谈谈刚才认识到的一个理:我们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个问题:不注意安全的本身就是正法修炼中一个很大的漏,长期以来,我们把注意安全和我们的正法修炼割裂开了。我想,这也许就是多年来,在这方面很多同修不容易听進相关意见,老把注意安全当成怕,觉得注意安全可有可无的主要原因吧。

一、注意安全是师父和大法对我们的要求

师父在海外讲法中多次提到让我们要注意安全,特别近期,法已讲得很明。比如在手机方面。

“弟子:请师父多讲讲注意手机使用安全问题。
 师父:这没啥讲的。你带着个窃听器。不光是间谍、政府,任何人随意的都可以监听你,非常简单。就这么回事,关机和不关机是一回事。我在这讲,你知道中共邪党那也在听呢。”[1]

师父对我们讲的是法,师父已明确告诉我们手机是“窃听器”,那么我们怎么来对待?是无条件的听师父的话,还是仍要依着自己的观念、心情来我行我素呢?有同修对手机方面的技术不懂,虽然明慧网、天地行论坛上关于手机在安全方面的讨论和要求非常多、非常细,但这些文章不一定有更多同修能看到,也许那些涉及具体技术的还看不懂,有人看了也不一定当回事,觉得那不过是同修的交流,可遵照,可不遵照。

但师父在法中非常明了的告诉我们:“你带着个窃听器。不光是间谍、政府,任何人随意的都可以监听你,非常简单。就这么回事,关机和不关机是一回事。”[1]那我们遵不遵照去做呢?

在我们同修之间商量事的时候,当我们的对话不可避免要谈及同修证实法的各种信息,整体配合的各种细节时,我们对我们公开暴露的手机或座机,明知这是窃听器,我们该怎样去对待?正确的做法不是在这种时候应该有效的屏蔽,或取下电池,让它起不到窃听的作用吗?在这样的电话中,一定不能说那些证实法、同修之间互相联系的事吗?

同修啊,师父只会给我们最好的,师父告诉我们的肯定是为我们好。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不听师父的话是不是我们修炼中的一个大漏呢?那不就给邪恶找到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充足的理由了吗?这真的需要我们及时按法来归正啊。

二、不注意安全后面有很多需要我们修去的心

1、不能为别人着想的心

表现出来不修口,这在很多地方都是一个很突出的安全隐患。谁在做资料,我从谁那拿的资料,谁做了什么,很多同修在说这些事情时,是非常随意的。

大法弟子之间本来需保密的事,但只要有一个人知道了,那马上是更多的人都知道了。有一个人知道了资料点,那马上就有不少人一个跟一个直接就到资料点来拿东西了,有很多同修把做资料的同修热情的介绍给更多人时,把资料点轻易的暴露出来时,他真的以为自己在牵线搭桥做好事呢,这时候没有考虑到资料点同修承负着怎样的压力,特别是现在很多同修觉得环境宽松了,看着好象就要结束了,经常把“不怕”挂在嘴上,那在只从自己的角度上在考虑问题,有一种侥幸心态:哪有那么容易就出事哦?!但这样的同修自己真遇到问题、直接面对压力时,不一定想得到“不怕”了。

也有这样的同修,你不用问他任何事,他都会主动把他曾做了什么,他现在在做什么,滔滔不绝的事无巨细的“和盘托出”,到哪儿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自己不注意安全,当然更不会注意别人的安全,看似没有任何安全概念的背后,是显示和欢喜在作怪啊。

有同修一听别人叫他把公开暴露的手机处理好,他就非常不高兴,勉强放到另外房间,那基本上和没拿开没什么区别,有人总爱这样说:“我又没说什么。”可是仔细听一听这些同修所说的,就会发现什么都在说,谁在做什么?谁做了什么?谁在协调,谁在做什么资料,我做了什么……家常话中都不由自主的总会带進很多同修之间、整体配合的很多信息。同修觉得没说什么,那是自己的错觉,那是把那些事错当成了小事(邪恶把大法弟子所有的事都当情报的)。而此时,这样的电话就在那儿清清楚楚的“窃听”着。

以为国安监听大法弟子电话是偶尔为之吗?那可不是,所有大法弟子公开暴露的手机座机,国安都是一直监听的,有人工监听,也有通过设备监听(技术并不复杂),那都是国安等等的“日常工作”,在大陆很多地方,迫害大法弟子的中共江氏流氓集团根本不需要费力的安排什么特务来打探情报,监听不注意安全的大法弟子的电话,能轻松得到他们想知道的各种信息,那是最方便和省力的。

同修之间不修口,加上不注意电话安全,国安长期监听,什么都知道了,就这样,在中国大陆很多地方的资料点几乎都是“公开”的,以前,本地国安人员就曾给同修打过“招呼”:你们谁在干什么,你们做了什么,我们非常清楚,只是不想动而已……

我想,为什么邪恶能够如此嚣张的把手机弄成了窃听器呢?世间的一件事发生和存在一定有其后面的原因,就象当年邪恶敢毁大法书籍,就是以大法弟子和世人不尊重大法书为借口的。那么现在邪恶敢把手机弄成了窃听器,是不是钻了大法弟子不修口,至今在这方面不能够为别人着想的空子呢?

2、怕麻烦,怕吃苦的心

注意安全就要采取一定措施,那确实要比不考虑这方面的问题多一些事,多付出一些。那确实让人不“舒服”,让人不“痛快”。嫌麻烦,这其实是很多同修不愿注意安全的一个真实原因。

但我们想一想,我们注意安全是在遵照师父和大法的要求,是在为别人和整体着想,能在这方面多吃那么一点点苦,能给别的同修消除安全隐患,不让邪恶从我这里得到所谓“情报”,去迫害同修,去破坏资料点和整体,这那不正好体现出了一个修炼者为他的境界吗,正法修炼中真的没有小事,那不是一个大法弟子建立威德的过程吗?

但反过来说,我们怕麻烦,不愿在这方面吃一点苦,在不知不觉中不断的给邪恶当“义务信息员”,不断给邪恶提供免费“情报”,给同修造成安全隐患,或真的造成损失,那是不是在做坏事呢?会不会造下业力?给自己的修炼增加魔难和障碍呢?

我们清醒明白时谁也不愿这样,是吧?

那么看来,这方面注意和做好是不是在为自己负责啊。如果我们想明白了这方面的问题,相信很多同修一定能重视和做好安全方面的事。

3、不理智和虚荣的心

除了以上的心促使有同修不注意安全,我们看到这方面还有邪恶的安排和干扰。

这么多年,我们知道有个别人(各地都有),非常不注意安全,那是怎么说都听不進的,后来都给整体造成了严重的损失,这样的人后来基本上都邪悟了,有人至今都没走回来。而这样的人当初表现出来,是胆子大的出奇,还被很多人崇拜,他们明显违反明慧网一再强调的安全原则时,还被学人不学法的人当着“正念强”,很迷惑人。

现在看来,这样的人的理智被邪恶蒙住了,他一直没有摆脱旧势力破坏性的安排,而他能被操控和利用着干成那些破坏的事,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他周围的学员有一个虚荣的场,就是追求表现和显示自己“不怕”。从而排斥和否定注意安全。

旧势力给我们每个修炼者一思一念都做了非常细微的安排,没有扎扎实实在法上的实修,和在法上的主见,我们真的很难分清那些反映在我们思想中的念头符不符合法,有很多时候那些念头到底是不理智还是真的不怕,很容易让人混淆。

那么当我们在以“怕”从而排斥同修注意安全的提醒时,我们是否应该警惕了。

其实,我们不怕也要注意安全啊!因为那是法对我们的要求。

在中国大陆,多年的迫害是那样的严酷,现在还在持续,因此在我们现在的正法修炼中,就有了注意安全这个部份,这其中包含着我们能否修出为别人着想的心,能不能听進别人的意见,能否修口,能否去掉惰性,去掉欢喜心和显示心等等……最后修出正念、理智、无私等我们应有的状态。

注意安全是我们正法修炼不可缺少的一部份,有了这个认识,我们一定能做好这方面的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