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陈年积怨 修大法一朝尽解

更新时间: 2016年09月2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我本是一个很内向性格的人,我婆家弟兄五个,四个姐姐,我家是最小的。我结婚的时候,母亲也经常叮嘱我,到婆家一定要有个好名声,不要弄出矛盾,妯娌多了要搞好关系。我也很听母亲的话,什么事都让着他们不计较。

我婆婆是个很厉害的人,与九个孩子都合不来。大姑姐每次回家看她,住不了几天就哭着走了。我到婆家后,妯娌们都跟我说不用惯婆婆的毛病。可他们离婆婆远,我是小的又在一起,我就认命吧。可是婆婆一有不顺心的事又哭又闹,三天两头找事,每天都说我偷东西。今天偷这个,明天偷那个。馒头没了也说是我偷的。鸡下蛋少了也说是我偷的,说我丈夫一块帮我偷。我很注重这个名誉,说偷太侮辱我了。我为这事很生气,气得我死去活来。晚上婆婆还骂一夜不停,什么难听骂什么,不叫我们休息。

又一次是正月十四,婆婆也不知为什么不顺心,又找我事。说我偷香菜,跑过来拽着我的衣服用头撞我,丈夫没在家我也很害怕,怕婆婆有个好坏我说不清。我转身就往门外跑,我在前面跑,婆婆拿块石头就在后面追,边追边骂,等我俩距离拉远了她回家了。我委屈的边走边哭,一直到晚上我才敢回家。不敢从正门走,怕婆婆知道,只好从后窗跳進屋。

可是婆婆在其他孩子那里一点也不说我不好,还说我好。这样把整个家庭矛盾变得更复杂了,婆婆到那些儿子家去都不让進屋,他们说:你走吧,你小儿子好你就跟他过吧。哥哥和妯娌们都嫉妒我。有一天两个哥哥喝酒,喝得醉醺醺的,说:就显得她好。四哥让三哥到我家打我,我正做饭,这突如其来的,气势汹汹的抓住我的衣领把我压在身下。我说你想干什么?他说我就是要打你!丈夫知道了,跑过来打他哥。当时我很生气,我心想:谁欺负我也轮不到你。你四个孩子在东北困难的时候你找我帮忙,把孩子送给我一个,我给你养好几年。孩子病了,我省吃俭用给孩子治病,没要你一分钱。因我家里没钱,我只买10块糖偷着给他生病的孩子吃。把我四岁的孩子支出去看雪花,结果孩子冻得感冒发烧。你从东北回来什么都没有,大事小事都是我帮的忙。家用的东西我有什么就给你什么,你全家六口人穿戴都我做。今天你打我,你还有良心吗?这事轰动了村大队,大队派人调解,让他给我赔礼道歉,他不干偷着走了。这样我们两家就结下了永远解不开的仇恨了。

再说我四哥,他负责给村里划盖房的地方,我孩子大了要结婚盖房子,他就不给划。别人说情也不行,说我的事不准别人插手。我儿子拿着钱亲自登门向他大伯要房场,他却把孩子推出来了,让他找别人。这样矛盾越来越大了,我的怨恨心也越来越强了。我想,我吃这么多亏,你们家老人这么对待我,我都没把他扔了,我没和你们计较,我自己伺候赡养。你们当儿子的不但不感谢我。反而用各种方法来报复我。越想越气,落下了一身病。

我每天都在病痛的折磨中苦熬着,满身的关节都很疼,检查说是类风湿。坐骨神经痛打了多少封闭针都不管用。颈椎、胸椎、腰椎都增生。晚上睡觉时不能自己翻身,脖子端不上头,都要老伴帮忙。因怕麻烦经常摞起被子,靠着被子坐着睡。到医院医生说不能手术,怕成植物人。内脏更不用说了,神经衰弱、心脏病很严重,肺结核三公分大的块,慢性胆囊炎七公分左右,胃溃疡便血,后来到医院检查做胃镜,又是严重的胃窦炎,慢性肾炎三个加号尿血,这些使我花了不少銭,遭了不少罪也没实效。

二零零二年,老伴得了癌症,做了手术,给他打化疗时,我觉得身体很难受,一检查是尿毒症,医生说我的病比老头还严重,让我赶快住院。我说我们没有报销,都是自费,住不起医院。求医生给开药回家打针,还好医生给开了很多药,说打完了再回来。我和老伴出了医院我就把药方撕了。我知道老伴这个病不会好了,我身上这么多病,没老伴了我还活着干什么?药准备好了,等老伴走了我也一了百了。在这最无望轻生的时刻,我很幸运的得到了这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

我是二零零五年九月份走進大法修炼的,在修炼中自己不断的按照大法的要求标准要求自己,慈悲伟大的师父看到了我这个要修炼的心。我看书时间不长,师父就把我身上的病灶一次一次的都拿掉了,现在一身轻。从修炼到现在十年多了,从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感到从来没有感觉到的那种真正的没有病的滋味。慈悲的师父把我这样一个满身业债,像一个拿不起来的烂透了瓜一样的人,净化成一个完好无损没有病的人,我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只能含着满眼的泪水,真诚的说声谢谢师父!又给了我第二个生命,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我还能活到现在。

现在什么都敢吃了,硬的、软的、凉的、热的、生的、辣的,吃什么都行!哪也不疼了。

大法使我思想得到了升华和提高,在大法的修炼中我不但没有病了,而且大法使我明白了很多东西,懂得了我真正的人生意义,大法还把我和哥哥妯娌们二十多年解不开的疙瘩都解开了。

我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向内找,明白了这些因缘关系,这些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所以我也不恨他们了。师父说:“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1]我就听师父的话,我想我是修炼真、善、忍的人,修炼没有敌人。我就亲自到哥哥家拜年,在前些年一开始修炼的时间短,虽然明白了法理,但是自己这颗面子心没有去,走進他们这个门也是很难的。毕竟是二十多年的仇恨了,师父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我想我现在是修炼人不是常人,不管怎么样我也要把这个仇疙瘩去解开。当时我就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看到我这个心就帮了我,把我这个常人爱面子的心给去掉了,我就很自然的走進了他们的大门。

一進门,妯娌感到很惊讶,因为没修炼以前有一次妯娌跟我说话我把头一扭,心想我永远不会搭理你们这些没良心的人。她怎么也没想到我能到他们家拜年。我说:“我今天到你这来想说件事,咱们老人也没有了,我现在学法轮功了,学法轮功是不能有仇恨心的,咱们这辈这么多年的矛盾都影响到下一辈的孩子,这样下去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咱们现在开始不想它了,以前的事过去就叫它过去吧。”四嫂这个人也挺开明的,很高兴的就答应了,还说这都是你四哥的错。我说不管是谁的错,都让它过去吧。还把全家七口人都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了。

我又到外村的三哥家去拜年,一進门三哥低着头不好意思。三嫂很热情的接待了我,还没等我开口,三嫂就狠狠的责备三哥说他没有头脑就听别人的指使,喝上酒就不知姓什么了。说:她五婶是个好人,咱们好还没好够呢?三哥一直点头说;我不对,我不对。说着说着他哭了,哭着说:“她五婶,我对不起你。”我说:“哥,你也不要难过了,不管是谁对谁错咱们都不要想它了,过去的事就叫他过去吧。”他们全家七、八口人也都做了三退。我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美好,他们都很接受。他们都爱听师父讲法录音,我就给他们买了好几个mp3把师父的讲法录上让他们听法,他家好几个人都走入大法修炼了。

我现在回想起我婆婆给我制造的这些魔难,我不但不恨她,反而我还要感谢她。因为我明白了法理,如果不给我制造这些魔难,我这个满身业债的人可能我这一世连法都得不到。

这就是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神奇,他能使千年的仇,万年的恨都化解。如果没有大法我们这个仇恨是永远解不开了。

我再次以很虔诚的心双手合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