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的慈悲看护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我开始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走到了法轮功的炼功点,一开始学动作就感觉到身上痒酥酥的到处有法轮在旋转,美妙无比。当天晚上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梦到一尊身体巨大笑呵呵的弥勒佛,我在震天动地的笑声中醒来了。那以后,以前经常出现在我梦中的那位老道人再也没看见过了。

后来学习师尊的著作《法轮功》和《转法轮》,明白了人生的目地是返本归真,修炼就是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更好的人,消去罪业,最后“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解决的是根本的问题。《转法轮》博大精深的法理震撼着我的心灵,治愈了我伤痛。随着学法的深入,思想境界的提升,逐渐明白法理后,很多东西看淡了、释怀了,不再偏执往牛角尖里钻了,真的感觉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我二十年的修炼中, 感觉师尊时时都在我身边,看护着我、点悟着我,鼓励着我、呵护着我,无论我怎样的不争气、不精進,师尊都没有放弃过我。师尊为我承受的、为我做得太多太多了,这里仅举几例与大家分享。

(1)师尊帮我清理环境

得法不久后,学法点组织大家观看师尊广州讲法录像,师父讲到:“你家里的环境也要清理的。环境不清理,各种东西干扰你,你怎么炼功?”(《转法轮》)当天晚上我回家一推开门,只听见屋里字画、书籍哗啦啦象狂风吹的一样发出声响,但表面看并无异样,我知道是师尊在帮我清理环境,心里一点也不害怕。

一九九七年暑假我回家接母亲。母亲房间安了两张床,一张是母亲的,一张是侄女的。大姐那天来送母亲,晚上和母亲同睡一张床,我和侄女睡一张床。那晚我们上床刚刚熄灯,就听见有“啪、啪、啪、啪、啪”的鞭打声响,一鞭一鞭的抽打的很响,声音很大,抽打得不知是什么东西“嗷嗷”的叫,还伴有呵斥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抽打声从大到小渐渐的远去,消失了。我们四个人都听到了,母亲问:“刚才是啥子声音哦?”侄女说:“好象是谁拿鞭子把什么东西打的叫,大姑不是信××的吗?可能身上带有附体之类不好的东西吧,师父在帮她清理。”

一九九九年之前,我住的隔壁有个大茶铺,经常有一些社会团体组织起来在那里搞活动,一次一个什么气功协会大喇叭喊着在那里活动,开始干扰声音很大,过了一会儿我感到自己的耳朵听不见外界的声音了,我知道是师尊避免我受到干扰把我耳朵封起来了。中午十二点前,当那帮人活动一结束我的耳朵就恢复听觉了。

(2)师尊帮我拿掉身上不好的物质

一九九六年的冬天,师父把我身体里不好的东西推到了皮肤表面,身上奇痒难忍,内衣上到处是抓破皮肤后留下的斑斑血迹。本来是好事,可我却心性长时间提高不上去。时间拖长了,我就动了歪念,动了人心,想通过吃药来解决瘙痒问题,可不论我中药、西药、偏方、土方全用遍了都不管用。

一关过不去另一关又上来,满脸长出象青春豆一样的疙瘩,视力也极速下降 ,黑板上写的画的和看书只是勉强能看得见,给生活造成很大的困难。那时不懂得怎么修炼,心情很是烦恼、沮丧。

有一天我碰到一个学生的家长,她买了很多东西拿不动,我主动帮她拿了一大半。我两手拎着沉重的东西一口气走了好长一段路一直送到她家门口,这在未修炼前肯定是没有那个体力办到的。路上她看见我满脸的疙瘩,关心地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不管它,炼功消出来的。”她问我炼的什么功,我告诉她说是法轮功。她一听就凭着她自己的感觉随意胡乱说,我当时就警觉了,心想:自己修不好不要紧,但千万不要由于自己修不好而破坏法,导致不了解大法的人对大法产生不好的印象。

我横下一条心:身上那些症状不去管它了,要死要活的随便它,我不怕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坚定的一念当时符合了那个层次法的要求,师尊就把我身上那些不好的东西全部给拿掉了,身上马上不痒了,脸上的疙瘩两、三天之内全消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视力也恢复正常了。

(3)生命危险关头,师尊救我性命

那是二零零七年早春的一个傍晚,一天我从画廊下班回家时要穿过铁轨下面的隧道时,背后来了一辆噪声很大拉了满满一车砖的小货车,车尾还喷放出一股浓黑刺鼻难闻的臭气。我让到路边退到那辆货车后面,让货车先走。前面那辆拉砖的货车在快出隧道口的斜坡处突然失控斜着急速的向我骑的电瓶车倒撞下来,我旁边是隧道的坎壁,根本没地方可避让,还没等我作出反应,两眼一黑,车祸就发生了。

走在我后面的人眼睁睁看着货车撞上我,都以为我肯定被撞死了。车祸过后,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被摔到了电瓶车的前面,我扶着坎壁站起来,手脚身体都能动。回头一看电瓶车倒在地上,从座凳位置起后半部全被撞得粉碎,我一看就明白了:这分明是冲着我来取命的,是师尊救了我的命!这时后面路过的很多行人围了上来,他们都说以为我已遭了(死了),没想到还活着。七嘴八舌的说我命大福大。

那货车司机从车上下来,吓得脸都变色了,全身筛糠似的瑟瑟发抖。我的外甥和外甥媳妇走在后面,这时赶上来看见吓得哭了,拉着我全身察看有没有受伤。我活动手脚身体给他们看,对他们平静的说:我有师父保护,我没事,看,真的是毫发无伤。”

外甥媳妇不放心,要求货车司机拨打120送我去医院做全身检查有没有受到内伤。我坚持自己有师父保护没受伤,他们见犟不赢我也就只得作罢。

一场气势汹汹的索命车祸,就这样被师尊化解了。感谢师尊的救命之恩!

(4)师尊保护我装真相的包不安检

二零一零年春我回老家接母亲,丈夫不愿同去,我带了好几大包真相资料,临出门时我求师尊保护我,不让我的包过安检。我拎着大包小包在石羊肠下了市内公交车,正准备要進站购票,一个小伙子跑过来热情的拦住我,叫我坐他们的客车,并说车上还有一个座位,并热心的帮我把包拿到车上。这也太巧了吧,他们好象早就知道我要来坐车似的等在那里,而且连座位都给我留着。

二零一二年过年时我随丈夫回重庆他的老家,我准备了一个很大的双肩背包,装了满满一袋的真相资料,我求师尊保护我们,不让汽车站安检人员让我们的包过安检。進站时我把包背在背上,安检人员象没看见似的就让我進去了。等从重庆返家时带的资料早发完了,那天下着小雨,汽车站安检的传送带也被弄得脏兮兮的,我怕把包弄脏就不想让包过安检,可安检人员就非要我的空包也要过安检。

(5)顾客及时取画付款

二零一三年底我们家的宽带费头一天到期,第二天武侯区电信分局就在我们居住的院子搞活动,我们前面使用的宽带信号太差早就想换成电信的了。但那时家里只剩下1000元钱,我又想一次性付两年的宽带费当然钱就不够了,况且还要生活呢。之前我给顾客完成有好几千元的画放在家里,打电话让他来取可一直没来。第二天我和丈夫商量那就只交一年的费用吧。

中午过后我拿着钱到院中电信摆设的摊点正准备办理手续,电话来了,我一看正是订画的顾客打来的,告诉我他已到我们院子门口了,让我把画送到门口去。这样我就一次性付了两年的光网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