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出轨”的丈夫

更新: 2016年09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我坚修大法,被中共邪党劳教迫害两年。从劳教所回来,确定丈夫出轨后,我没有表露出任何知道此事的迹象,默默承受四年多。我不吵不闹,操持好家务,干好自己的事,把此事看的很淡。

我平时用旁敲侧击的方法点给他,不该做男女苟且之事;也把传统故事中这类事的因果说与他听;时常举些身边的人所发生的因男女之事而造成的没好结果的例子说给他,还常常把师父有关男女之事的法理讲给他听。总之,我想用时间,用比古比今的事例,用我的耐心,诚心让他自己结束这段不该发生的事,因我是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

我理解丈夫,我被迫害深陷囹圄身不由己,他在家承受着各种压力,社会的歧视、家庭成员的不理解、生活上的孤独寂寞,被路人指指点点等等,使得他总是避开人多时外出,以免跟人打招呼,特别是熟悉的人更是躲着走。但理解不等于允许其出轨,作为大法弟子不能让他道德再下滑了。

大法师父曾多次告诉弟子,在任何环境,对谁都得好的道理。理智告诉我善待、静观、启悟他的良知,可是真做到,可不容易。结婚三十年,这个家的大小事几乎都是我说了算。这个社会塑造的“强人”脾气,加上我的工资始终比他多,我又能说,用常人的话说我是那种“手也分嘴也分,上炕拿起剪子,下地会用铲子,里里外外一把手”的人,要真心对待背叛自己的男人,这口气是不好咽的,做起来表现是,想的挺好,可话一出口就带气,就有指责的口吻。所以我们两个总是冷战,交流沟通困难,要不就是吵嘴。

我常常为忍而忍。由于我工资比他高很多,家里的花销几乎都是我的工资,他的工资存起来。即使这样,他还限制我花钱,怕我把钱花在讲真相救人上。时不时的盘问我钱的去处。我真的气不得急不得。而且他家务活从不主动干,能不干的就不干,能推后干的就往后推。对我不理不睬,怎么做他都能挑出毛病,就是不满意。更不能容忍的是他对我娘家的亲戚恶言恶语,关系处的很紧张。本来修炼前就想过等把孩子养大工作了就跟他分手的。这么多年我怨气就没消,现在又在我受难时背叛我。久积的怨气,当下的耻辱,男人本来是女人的依靠,可我却是他的依靠,那个想早点甩掉他这个“包袱”“累赘”的想法总是压在心头。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明知自己做人的本意是要得大法往回修的,走的是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不执于世间得失的。但长期的魔难形成了很深的烙印,离婚的念头时常冒出。甚至认为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不值得。越是有这样的念头,越加重看不起他,越觉得自己委屈——什么他挣不来钱、又懒惰、还不会哄人开心,就是一个摆饰,我不在家你背叛我,也就算了,我回来了你还这样,真是无情无义之人,不值得珍惜了,离婚算了。每当他出言不逊时,我就想:算了吧,随他去吧,换不回来他的心了。甚至想每月给他点钱离开他也值得。分开吧,分开吧,分开就解脱了。

无论心里咋想,但我始终没有戳穿他有外遇的事。每当我心里过不去时,师父的法理就出现在大脑里:“你炼功,你爱人可能不炼功,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还不行。”[1]是呀,他出轨是邪党迫害造成的,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他可能早就得法修炼了。他也是受害者。这十几年在恶党迫害我的过程中,他承受的痛苦只有我知道,我是修炼人,甘心情愿的要同化大法,我有师父的呵护。而他不修炼,不明白大法的法理,他在迷中,他的苦只能自己承受,我怎么不理解他、原谅他、帮助他摆脱这种困境,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呢。他可是我今世的亲人呀。

怎么办?忍!能忍的住才能体现“善”的力量,而善的力量能从本质上改变人。大法的法理扩大了我心胸,我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和他象往常一样生活着。我没有了仇恨的那种怨、没有了受伤的那种痛。但是当我做出各种努力仍不能唤醒他时,无奈的想不能让他再这样下去,真的回不来那就成全他。于是,我跟他说明我的想法,我把房子给你算是我对你这些年跟我担惊受怕遭罪的补偿,我离开这个家租房住。你从新安排你的生活吧,希望你能如愿幸福。

丈夫开始不承认有外遇,当我说出证据时,他低下头。太出乎他意料了,原来我早就知道,什么都知道。他用吃惊的目光看着我,看到我要搬出去住,他真的急了,要跟我详细说他跟那女人的事,向我表白,我打断他,不让他说下去。我不听那些肮脏的事,听都不听。

这下丈夫更不知所措了。我平静的跟他说:我是大法弟子,你的事我早就知道,给你四年多的时间,够多了。你不回头,我只好成全你,为了你好,我才要这样做的。他听了此话无言,最后说,我改,你不能走,我不让你走。我仍旧平静的听着,看着他。记得那天快到中秋节,我要给师父发中秋问候,我问他你想说句问候的话吗?他突然说:“大法弟子的家属祝师父中秋节快乐!”

我听后再也不能平静了,失声大哭起来。丈夫把自己摆在大法弟子家属的位置,我还能说啥?我也看到自己的不足,没有为他这个生命的未来着想,只是想到他现在的状态,我的自私局限了我的胸怀,还以为自己是为他好呢。

我平静后对他说:你要记住今天说的话,你的身份可不一般呀。从此丈夫把心收回来了,对我做证实大法的事不再说三道四。我做证实大法的事也不用回避他了。我们夫妻关系真的溶洽了。更神奇的是他再也没有夫妻生活的要求了。

修炼就是要升华。随着学法认识到,大法对弟子的要求越来越高。今天大法修炼不是为了达到个人解脱,大法要求炼功人要达到完全为了别人着想的标准。即“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2]

对丈夫的理解、宽容、原谅、不揭穿不轨行为,还不是真正的大善,有情在里面。这件事让我明白,要真正为他好,那就让他从心里抛弃这些龌龊的东西,真正看到大法好,为他有好的未来奠定好基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